性XXXXX18学生

      宋华桂以其特有风韵走进会议室,坐到了长长的会议桌首席的椅子上。

      她今天的表情显得有点严肃,没有像往常一样耐心地,微笑地回复大家的问候。

      她根本不说话,只是用眼睛扫视了室内一圈,敷衍地点点头,就算是打过了招呼。

      然后就皱起眉头,自顾翻看眼前摆放着的策划报告。

      这让会议室的气氛顿时压抑起来。

      宁卫民身边的人就像上自习课胡闹被老师抓到的孩子。

      不知所措的楞了一愣之后,一个个全灰溜溜地回到了应该待的位子上。

      大家全都安静地等着,把手里的烟也掐了,丝毫不敢再有任何轻浮的表现。

      良久,宋华桂才抬起略显阴沉的脸,看了大家一眼,示意开会。

      首先,是策划部门的负责翻开文件夹,条理清晰地讲了起来。

      “我先跟大家介绍一下公司策划模特大赛的情况。目前为止,除了我们已经获得经贸部和纺织局的大力支持以外,《时装》、《现代服装》两家杂志,也都非常有意愿和我们联合举办,京城电视台也对转播权很感兴趣。”

      “只不过这些单位在资金上比较有困难,如果我们要全部承担下来的话,财务部门提供的预算大概是二十万到三十万之间。”

      “还有,目前我方正在跟文化演出部门做必要的申请。能否冠公司的名,是目前主要讨论的问题。由于是共和国服装届的首开先河的新颖赛事,还有官方参与,预计社会关注度较高。如果用外国服装大师来命名,怕引起民众非议。”

      “文化部门对此似乎有些顾虑,需要相关领导批复才可,时间恐怕很难掌握……”

      宋华桂沉默了一下,“资金不是问题,预算再做详细一点吧,争取控制在二十五万以内吧。至于冠名问题……”

      她抬起头,面冲大家,“你们看呢?”

      “我认为应该坚持我们的冠名权,毕竟公司花钱了嘛。不为做宣传,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我们是企业嘛,要维护自己的合理权益。”

      沙经理率先发言,但他后面不同意见也不少。

      “可是万一要因为这个问题卡住了,放弃不会太可惜吗?”

      “是啊,毕竟举办大赛获得批复,以后我们就站在行业高点了。长期利益是很可观的,可以说过不可估量。”

      “那要不要跟文化部请示,弄个什么联合冠名呢?官方的放在前头,咱们放后头。或者弄个噱头,摆个副标题,比如某某时装模特大赛——暨皮尔·卡顿服装节……”

      “我看,还是应该从组委会下手,不行咱们请个文化部门够份量的领导坐镇,不就好说了嘛……”

      会议室嘁嘁喳喳地小声议论开来,唯有宁卫民不发一言。

      但宋华桂还就不放过他,“小宁,你的看法呢?”

      “这事涉及层面太大,各位的话也都有道理,我真没什么好办法……就……藏拙了吧……”

      “这件事可是你的提议,现在需要你的意见了,你怎么又闭口不言了呢?你是有什么顾虑,还是有什么别的想法了?”

      “没有,没有……”宁卫民见躲不过了,只好硬着头皮应差。

      “那好,我就投个巧吧,我的看法就是,不如把大家的意见汇总在一起。”

      “首先,我们的目标肯定是一致的。无论如何,大赛也得争取举办。因为好处太多了。至于能谈成什么条件嘛,随机应变。先坚持,再想办法沟通、商量,不行再让步。”

      “当然,文化部门也是讲理的,如果让我们真的放弃冠名权,那别的地方会给补偿的。具体变化,到时候大家再一起想对策就好了……”

      他这番话一说往,会议气氛登时就松懈多了。

      不为别的,在座的各位高层都不禁萌生了笑意。

      因为谁也没想到,宁卫民最后越俎代庖把宋华桂的活儿给干了。

      归纳总结可是总经理的特权,这小子居然敢僭越。

      但偏偏还没法指责啊,谁让是宋华桂自己点名逼问的呢?

      不用说,同样因为这个原因,宋华桂头疼了。

      因为这就像课堂上,老师非点名逼着学生回答问题一样。

      遇上聪明的学生不但回答了问题,还反将老师一军,老师能好受吗?

      碍于身份,她根本就没法去计较。

      只有无语地看了宁卫民一眼。

      转过头去,又示意策划部负责人继续。

      “另外一件事,我们……我们居中联络的纺织部与日本西浦百货的商业推广活动已经圆满结束了。西浦百货对我们推荐的模特很满意,代表团正在接受日方盛情款待,很快……他们就会归国。皮尔·卡顿先生在日本设立的工作室,业务也因此得到了促进……”

      策划部负责人完全硬憋着笑,使劲告诫自己忍住,才把精力转移到在文件上的。

      “而据纺织局馈的消息来看,这次日本之行,也是出乎意料的成功。服装卖疯了,还追加了不少货量。为此,西浦百货不但和官方签订了深入加强合作的协议,也有不少其他日本商社对这种商业合作模式表达了兴趣和关注。”

      “现在可以确定的是,以后纺织局方面需要模特赴日演出的机会还会不少。尤其鉴于4月下旬,一场由轻工业部主办的五省市服装鞋帽展销会在京召开。沪海、津门、大连这些地方城市,目前均已经组织成立自己的模特队,打算进京参加服装表演。那我们是否也要成立专属咱们品牌的模特队呢?”

      这个问题当然也很重要。

      如果皮尔·卡顿不成立自己的模特队,似乎作为把服装模特引入共和国的先行者,反倒落了下风。

      而且现在曲笑、石凯丽她们这些由皮尔·卡顿公司亲手训练出来的优秀模特。

      多是经由皮尔·卡顿公司推荐,为纺织部和经贸部选用。

      如果这种状态时间长了,模特必然会和皮尔·卡顿公司逐渐疏远。

      日后很难保证公司有需求,她们还能尽全力配合。

      可如果成立自己的模特队呢,皮尔·卡顿本身的摊子已经铺开,广告已经打响。

      目前国内业务大宗又是对外出口,其实还真没有太多的表演需求。

      反过来,如果模特们真成为皮尔·卡顿模特团队的一员,再参加官方演出,去拿官方的补贴,似乎也有点名不正言不顺。

      最关键的问题是,如果大赛批复下来,这些模特如果参赛,肯定会被外界质疑评选不公。

      为此,宋华桂当然要再次征询大家的意见。

      但这一次,由于大家都很难给出明确的意见,几乎每个人都保持了慎重的沉默。

      唯有运营部的邹国栋给了自己的意见,还是以困难的角度来发言的。

      “成立模特队,是不是就得全职了?人员编制上也是困难啊。咱们的模特有不少人,都是有铁饭碗的。兼职好说,让她们挣点外快都挺开心。可如果让她们彻底辞工干模特,恐怕就有顾虑了。”

      “毕竟咱们都清楚,模特就是青春饭,时效性很短。咱们公司这点可和国家单位不能比,那些成立模特队的都是地方纺织局,能给正式工的待遇。咱们可没法给模特们的未来都安排好出路。”

      “大家还别看,今年3月3日,国家劳动人事部门发出通知,要求积极有步骤的推行劳动合同制。还要取消退休工人‘子女顶替’的内部招工办法。表面上是砸了铁饭碗。可现实不是这么回事,人的意识是很难一下扭转的。”

      “就拿我目前在西单和王府井筹备的专营店来说,如何有效解决人员问题也很困难。大多数人,虽然认可咱们的名气。可一听说是劳动制就打退堂鼓了。有人甚至还说,如果当临时工,就得去国家单位,因为有转正的希望啊。一转正,那不就又端上铁饭碗了吗?”

      听邹国栋这么说,大家也都唏嘘不已。

      这就是社会形态和意识的局限啊。

      可以说,皮尔·卡顿公司目前发展受制约的也是人员问题。

      条件好的有顾虑,不敢来,怕图耗青春,没有未来。

      没本事的,就图工资高,环境舒适的,公司又看不上,根本不需要。

      结果到了这个地步,宋华桂又把眼神移到了宁卫民的身上,来逼他了。

      “小宁,你怎么看啊?你跟咱们的模特,关系挺不错的。石凯丽和曲笑不是老围着你转悠嘛。那你说说,咱们的那些姑娘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她们对成立模特队的事又会怎么看待?”

      这一下可好,在座的高层们都绷不住了,终于释放了笑容。

      不为别的,这话有的品味啊。

      真的假的吧,一个年轻小伙子,天天跟那么多花不棱登的大姑娘打交道。

      这事儿还不可乐么?

      这不活脱现代贾宝玉嘛。

      清白?那得看谁说。

      没大家点头,这事儿就清白不了。

      宁卫民当然清楚大家眼神里的暧昧含义。

      他倒是脸皮厚,不以为忤的微微一笑。

      倒是该怎么回答,在措辞上费了些心思。

      他是既不想炫耀自己,又不忍心看公司走错路,闹笑话。

      最后只能相当委婉的提示说,“模特们怎么想的,其实邹经理已经说明了,对铁饭碗还是挺看重的。而且她们自己想得开,真敢辞职,也没用,她们家里人肯定会干预的。”

      “当然,也有一些思维比较前卫的人。比如宫海滨他们这些男模,他们就扔了固定工作,几个哥们儿一起办起了模特培训学校,生意特火。听说大门都让人踩破了,头一个月就挣了好几千。”

      “他们请我喝酒我还跟他们说呢?你们几个小子就是赶上点了。这模特培训其实皮尔·卡顿公司才最有优势。也就是我们公司看不上,才有你们钻空子的余地。否则就没你们什么事儿了。你们得乐且乐,也许有天公司就给你们收编了……”

      这一下,邹国栋登时恍然,立刻伸手示意宁卫民打住。

      转头一本正经的面朝宋华桂,“宋总,我们好像有个误区啊。我们其实根本没必要成立模特队。反倒应该把模特培训抓在自己手里。”

      “这样的好处是我们评选赛事的权利既能保证公正性,权威性。而且还能够给其他模特队培训,挑选出更优秀的模特人才。”

      “换句话说,所有模特队的优秀人才,都有机会为我们所用。我们可以借培训,完全凌驾于所有模特队之上的。如果再配合大赛的评审权,比如更牢靠的把控住业内地位。也不用再顾虑没有优秀模特为我们服务了……”

      邹国栋的话立刻获得了大家的一直拥护。

      “对对对……”

      “高见高见……”

      宋华桂却在面朝邹国栋微笑点头的同时。

      眼神相当复杂的在宁卫民故意装糊涂的脸上停留了好一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