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luxu-164

      朱棣处理的事情都是内阁整理好的,很快就看完了奏折也加了自己的批注。

      “方平,你说大明以后走哪条路好?”

      这莫名其妙的问话,打破了屋里的寂静。

      “我怎么知道,要不你搞个民主联盟?”

      方平是故意怼朱棣的,对于这封建时代,民主就要放弃大量君王的权利,极大的约束君王,这也是以后很多君王制国家反对的。

      “哼,你以为我会走这条路吗?”

      明知道这条路会约束自己的朱棣,直接驳斥了方平的调侃。

      “那要不走共和?多党制?怎么样?”

      方平再次挑衅朱棣,就是不说朱棣想走的那条路。

      “你小子就没安好心,朕这段时间参考了不少资料,现在大明还是农业国家,要向工业国家转变,最好的就是资本这条路,也是能很好的解决以后大明的问题。”

      对于学了一段时间的朱高炽也明白,大明现在慢慢进入资本时代是最好的,但是这会影响到以农业为代表的士绅和官僚阶级,自己也不敢在这上面多嘴,就望着两人。

      “这小人就帮不上忙了,这是大明的问题,陛下你自己决定就好了。”

      话才说完就见朱棣铁青着脸看着方平。

      “你小子老实点,现在是在大明,你的生死都在朕手上,别蹦跶那么高。”

      朱棣的一番话点醒了气愤中的方平,现在回不去后世,自己还真是没法在朱棣活命,只能认栽。

      “那小子这几天去查查资料再说吧,毕竟我也不是这方面的专家,有很多问题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好,你去吧。”

      方平转身就离开这是非的修罗场,明显朱棣要处理自己的几个儿子。

      “老大这段时间你学的怎么样了。”

      已经瘦了不少的朱高炽,颤微的说道:“父皇,儿臣这段时间都在学习,已经有眉头了。”

      “那你说说,刚才我和方平说的事。”

      朱棣现在想考考老大,这段时间也学了不少,看看是不是和自己想的一样。

      “父皇,这事儿臣经过这段时间的学习,觉得大明以后要实行资本才行,父皇不是还准备去海外吗?这正好符合资本的要求,也可以开始原始的累积。”

      “不错,学了一些,这次朕又带回了一些重要的书籍,你继续去学,以后大明你还要当家的。”

      朱高炽脸带喜色的叩首,只有旁边的老二和老三面色不好。

      本来朱棣是喜欢老二朱高煦的,直到解缙让朱棣立朱高炽为太子,就被朱高煦惦记上了,上次买通纪纲想弄死解缙,却被朱棣一个反杀,打的朱高煦手足无措,现在也老实了不少。

      朱棣转头看着老二老三,心里十分复杂,在打仗方面老二和老三的确要比老大厉害,以前就比较宠爱,现在知道了史料,一下子转变过来还是有点难。

      “老二,老三,你们以后就当王爷,不过不是在大明,给朕滚出大明去,自己去打一片天下。”

      朱高煦和朱高燧听到自己父皇这么说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急忙问:“父皇,这天下就这么大,你不会把儿子送到北边苦寒之地吧。”

      “混账,每天不学习的东西,狗儿把堪舆图拿过来。”

      狗儿小心的抱着地图过来了,摊开在几人眼前。

      “父皇这是堪舆图?”

      “这是世界堪舆图,又叫地图,世界是圆的,大明只有这么大。”

      朱棣指着大明的位置教训自己两个混账儿子。

      “这怎么可能,这世界不是天圆地方吗?怎么地是圆的?父皇是不是被什么人蒙蔽了,儿臣这就去结果了那人。”

      “混账,你以后多学点,这就是世界堪舆图,这次郑和远洋就是一次探路,下次就准备环球航行,这世界到底是方是圆自然就知道了。”

      朱高煦看着这精细的地图,一时也找不到什么话说,想起刚才朱棣说的要把自己外放,就在地图上仔细的查找。

      “父皇,这么大的地方,很多都是有人的啊,你不会让儿臣带着大明的将士去争夺这些领土吧。”

      “争夺是有可能的,但是很多都是无主之地,只要你们去了立上界碑那里就是大明的疆土,明白了吗?”

      “儿臣明白了。”

      朱棣说的这么赤裸裸,作为儿子的朱高煦怎么不明白,一下子自己的人生就有了新的希望,只要远离大明本土,到时候自己在外面找块地,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老大也管不了自己。

      “还有以后少针对方平,大明需要他,你只要拉拢好他未来可能还有不少惊喜。”

      朱高煦和朱高燧两人都盯着朱棣,想着这话的意思,一瞬间就明白了,这很多事后边都有方平的影子,难怪纪纲直接就被拿下了。

      二人也是答应朱棣,以后对方平以礼相待。

      六月中旬,朱棣早已准备很久的船队今日就要出发了。

      江苏苏州太仓的刘家港今天这里数万大军严阵以待,朱棣带着文武大臣前来送行,码头上郑和带着副使王景弘接受朱棣的检阅。

      朱棣亲自将一面印有明字的大棋交给朕和,顺手拍了下郑和的肩膀。

      “此去数年,郑和你要完成朕交代给你的事,这是大明走出的第一步,却不是最后一步,你来开这个头朕很放心。”

      “臣朕和为陛下,为大明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好,等你回来朕要重赏,还有什么不明白的问问方平,这小子知道的多。”

      郑和谢恩后,最后一次询问方平关于远航的事。

      “郑大人,你现在可是整个大明远洋水师的主心骨,除了前边我们聊过的海上需要注意的问题以外,那就是多收集各种的情报,留下一些人作为使节打探消息,同时还要收集当地的一些特产,尤其是大明没有的东西。”

      “下官谢过方大人的提点,日后必回报答。”

      方平也没多想,你报答也就那些事,现在朱棣父子都要罩着我,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在誓师远航的高台上,朱棣对着几万将士高呼:“大明万岁。”

      底下的将士也齐声附和,声音一浪高过一浪,震的海潮都翻涌起来。

      文官集团在旁边一脸不屑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不少人都在私底下诋毁这是劳民伤财,破坏祖制。

      只有武勋一部分人眼红的看着这一切,这是多么大的荣耀,开疆扩土之功谁不想要,古有封狼居胥收复河套,再有燕然石勒以镇漠北,盛世大唐就跟不用说了,其版图东到大海,西达咸海,东北至黑龙江以北的外兴安岭、库页岛一带,南及南海,称为大唐盛世。

      如今朱棣又开始了新的开拓,再次打造一个大明盛世,谁都不想落下这一分殊荣,只是天不遂人愿,第一次远航不是自己,只能看着一个有些许功勋的郑和带着大明第一批远洋水师出航。

      不少其他不知情的武将也是疑惑,这些朱棣的嫡系怎么都这么的急切,只好在一旁干看着。

      大军起航了,是朱棣亲自送郑和上的船,看着远去的船队朱棣心里燃起了滔天的雄心,这天下我朱棣来了。

      回到京城,朱棣直接就招来朱高炽和方平。

      “现在郑和的事就是等待了,眼前朕准备解决大明内部的问题,你们说说该从什么地方下手?”

      朱高炽是个人精,这段时间又学了这么多,自然知道这里面的利益太大了,动什么方面都不行,眼巴巴的望着朱棣。

      “陛下,现在大明的问题还不明显,还是先从陛下身边改起吧。”

      “嗯,这里面的利益交杂,一时也不好做出正确的处理,朕身边有什么好解决的,方平你说说。”

      问题一下就丢给了方平。

      “陛下不如先从锦衣卫改起怎么样?”

      “锦衣卫?”

      “这是陛下的亲军,陛下要动,旁人也无从口舌,整顿起来也不叫容易。”

      “那么怎么个改法?”

      “自然是职权划分明确才行,锦衣卫主要的职能是掌直驾侍卫、巡查缉捕,从事侦察、逮捕、审问等活动,现在就给他去掉一些,再明确一些就好。”

      朱棣埋头想了半天,方平说的还是有道理,锦衣卫日后也算是大明的一大问题,自己直接整顿比较容易。

      “那你说说去掉哪些,明确哪些?”

      “去掉的是对内的问题,让锦衣卫在没有特令的情况下,不得实行巡查缉捕,审问,以免以后职权过大干扰朝政。”

      “这倒是好想法,但是对内岂不是少了很多的控制吗?”

      “陛下,锦衣卫在大明就是陛下的耳目,在外不仅是耳目还是爪牙,主要的作用还是监视一切对大明有危险的地方。”

      “嗯,这倒是好办,可是缺少了巡查缉捕,审问,他们又怎么能处理那些危险?”

      “这就要证据,锦衣卫的侦查职能还在,只要及时上报就可防范于未然?另外还有各地的官府也能上报,这样双管齐下,既能保证锦衣卫的合法性又能监督各地的情况,还能减少锦衣卫对于各地的干涉。”

      “不错,先就这样吧,一步一步来,要做的事还很多。”

      两人就这样打乱了历史上锦衣卫的布置,同时方平也有私心,不想朱棣以后搞出什么东厂出来搅乱大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