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双腿分开无档图片

      一片沉寂中,米迦勒出声打破平静:“舅舅,我先带泠泠去休息了。”

      宁风致惊醒过来,发现叶泠泠这个功臣一脸疲惫的样子,心中愧疚,赶紧让宁荣荣带着两人去客房休息。

      宗门的两大守护神,剑斗罗和骨斗罗都不在宗内。挥退了侍女,大殿内只剩宁风致一人。

      他瘫坐在座椅上,表情复杂,似有遗憾,似有感激,又似有欣慰,最终化为坚定:“小妹,你真是生了个好儿子啊!”

      宁荣荣领着米迦勒来到客房,看着靠在他怀里面色苍白的叶泠泠,表情纠结,欲言又止,好一番思想斗争后才下定决心细声细气地说道:“谢谢。”

      叶泠泠和米迦勒对视一眼,颇有种孩子长大了的感觉。她伸手揉揉荣荣的脑袋,温柔地一笑,道:“不客气,荣荣。”

      宁荣荣被她这一笑撩到了,居然有点害羞,退后两步挣开叶泠泠的手,有些慌张地说道:“你,你们休息吧,我先走了!”

      说罢落荒而逃,身后的两人皆轻笑出声。

      宁荣荣自然不是想跟表哥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之前只是觉得崇拜的表哥被人抢走了,单纯地讨厌叶泠泠而已。如今在对方的帮助下,自己的武魂更进了一步,叶泠泠对自己又这么友善,哪里还讨厌得起来。

      叶泠泠其实也就魂力耗尽,没有什么大碍。在神秘石头的帮助下,叶泠泠恢复得很快,早早休息后,第二天又是光彩照人。

      用过早餐后,米迦勒又带着叶泠泠找上了宁风致,昨天的想法还需要这个舅舅的帮助。

      “舅舅,我有一事相求。”见人说人话,米迦勒也只能勉强自己做个文化人。

      宁风致自然是乐意帮这个外甥:“什么事?”

      “其实是跟我的变异武魂有关。”米迦勒组织了一下语言,“荣荣的七宝琉璃塔在九心海棠的魂力帮助下完成了升华,但是要想更进一步的话,可能需要我弄懂我这九宝海棠秘密。”

      “哦?那你想怎么办?”宁风致一听跟七宝琉璃塔有关,一下子来了兴趣,声调都不自觉地上扬。

      米迦勒早在昨天就有了些想法,立刻开口答道:“我想让舅舅和泠泠一起将魂力灌注到我的武魂内,并且让我可以自由控制你们的魂力,说不定能有所发现。”

      至于为什么不找宁荣荣,当然是因为她的魂力不够了。

      宁风致一听这不过是小事一桩,立刻点头答应,叶泠泠更是不会拒绝,米迦勒要干什么她都答应。

      三人来到七宝琉璃宗的修炼室内,盘坐在地,宁风致和叶泠泠同时开始向米迦勒的武魂中注入魂力。

      这两股魂力顺着双手流入米迦勒体内,他阖上双眼开启了内视,控制着魂力向体内生出圣光的位置流去。

      圣光的源头被层层封锁,内视下只能看到偶尔会漏出一点点的金光,表面则像是被黑色的壳罩住,形似圆球。米迦勒曾经试过动用自己的魂力,想要来冲破这层壳,但无论他怎么努力,这层壳都不为所动。

      宁风致和叶泠泠输入的魂力也在他的控制下开始冲击这层壳,可结果和他动用自己的魂力一般无二。气恼间他又想起了昨天,在叶泠泠的帮助下被改造的七宝琉璃塔,这证明纯粹的九心海棠和七宝琉璃塔的魂力应该是可以融合的。

      米迦勒也开始试着将注入体内的两股魂力融合在一起。随着他的尝试,宁风致和叶泠泠面色都是一变,感觉到米迦勒似乎是在吸取他们的魂力,并且吸力越来越强。

      两种武魂有着说不清的联系,魂力融合也并不困难,一番努力后,米迦勒也成功将这两种魂力融合在了一期。随着融合成功,吸取魂力的强度也是骤减,身后的两人表情一松,叶泠泠更是差点再次经历昨天的事。

      在米迦勒的感知中,这股魂力和他的蓝色魂力完全不同,而是呈现着白色中泛出淡淡紫红的颜色。再度调动这股魂力对着那层壳冲击起来,这一次,终于是有了效果!

      情况虽然和米迦勒的设想不太一样,魂力没有将这层壳冲破,但是这魂力却将整个圆球包裹住,并且缓慢地消融着这层壳。

      第一个蚀孔慢慢地出现,耀眼的金光伴着温热的暖流从这孔洞中漏出,米迦勒只觉得全身的魂力流动突然间变得更加顺畅。随孔洞接二连三地出现,直至最终几乎完全消失,米迦勒停止了对宁风致和叶泠泠两人魂力的吸取,武魂也自动收起,体内还残留着些许两人的魂力,只是仍紧闭双眼。

      内视的状态下,他终于能够看清这些年间,圣光究竟从何而来。

      圣光之源是一个正八面体的灿金色晶体,浓郁耀眼的圣光从中不断地涌出,渗入他自身的魂力,伴随着流动温养着身体。当圣光之源外的一层壳被完全消融时,一股庞大的信息涌入了米迦勒的脑海,好一阵才得以消化。

      圣光之源有它原本的名字——天使长的圣核,凝聚着天使长圣·米迦勒几乎全部的力量。圣·米迦勒作为传说中最耀眼、最著名的天使长,有着凡人所没有的勇气与无可比拟的威力。

      至高神庭遭受了魔界的入侵,圣·米迦勒率领天使军奋起反抗,斩杀无数魔物,可就在魔物大军撤退时,天使军中出现了叛徒!

      叛逆天使——番尼早已暗中投靠了路西法,战斗中突然发难,在天使军阵中突然暴起,杀死了许多猝不及防的天使,更是一举重伤圣·米迦勒后逃遁。

      圣·米迦勒不容许军中出现这等罪恶,击退了魔物后立刻追击番尼想要进行制裁,可却落入了圈套,路西法和一个戴着半张面具,眼下有着泪痕的女人早已埋伏好,一同出现在他的追击路线上。

      重伤下的圣·米迦勒无法以一敌三,甚至连斩杀其一都做不到,只能拼死重伤最让他愤怒的番尼,濒死时将自己的圣核送入了虚空,想要将自己的力量传承下去。为了防止圣核被路西法或是那个女人得到,他在圣核上添加了三重封印,掩盖过于强大的气息。并且罩上一层外壳来遮挡光芒。

      在路西法的命令下,番尼追入虚空追踪圣·米迦勒的圣核,一路追寻着圣核的踪迹来到斗罗大陆,被此处的几大神明拦下,被圣·米迦勒重伤未愈的他,居然没能敌过这些在他眼里弱小不堪的“神明”,被困在了他们的“神庭”。

      番尼身为叛逆天使,本就不会对任何人献上绝对的忠诚,而斗罗大陆的神明们考虑到他并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明显的恶意,也没有伤害这片大陆,而且带伤的情况下也有强大的实力,便对他抛出了橄榄枝,希望他留在神庭。

      既然无法感知圣核的去向,又失去了踪迹无法追踪,并且还要找地方养伤,番尼也答应下来,留在了神庭。

      他的神位是——天使之神。

      米迦勒心中简直掀起了惊涛骇浪,埋伏了圣·米迦勒的那个女人,正是那个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哭泣之眼·赫尔德!这是怎么联系到一起的?神话体系不同啊!

      圣核的表面十字型缠着三条材质不明的银色锁链,这应该是第一层封印。周围则是布着一道球型的透明屏障而第二层,球型屏障外还有一道正方体的透明外壁。三重封印牢牢锁住了圣核的气息。

      米迦勒的魂力达到一定程度后便能解开封印,以自己的力量控制圣核气息的外泄,获得更为纯粹的圣光之力并且可以自如掌控。

      这下真成米迦勒了!

      圣核里只有纯粹的力量,并没有残留的意识或是意志,可总归是受先人余荫,自然也得替人办事。米迦勒自认也算是个正直的人,不然圣核也不会选中他。

      所以就先定一个小目标,干掉天使之神吧!

      坏消息是天使之神和自己成了死敌,好消息则是他根本发现不了自己,可以偷偷发育。这么一来武魂殿和自己成了直接对立的关系,尤其是千道流和千仞雪,自己一定要多加小心。至于之后的事情,路西法和赫尔德这两个敌人,以及事情的来龙去脉,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念头通达,正准备起身时,大量渗出的圣光已经随着魂力在米迦勒的身体内流淌了一周,他也既突然又自然地——突破了魂力等级。

      38级!

      距离上次的提升仅仅过去一个多月。

      米迦勒睁开眼,真诚地对宁风致道谢:“多谢舅舅,再给我一段时间,我就有办法让七宝琉璃塔晋升为九宝琉璃塔了!”

      “真的吗?!”尽管这怀疑有些无礼,但宁风致听到这话已经顾不上了,抓住米迦勒的双臂难以置信地问道。

      米迦勒表情认真地重重点头:“千真万确!”

      宁风致再无怀疑,甚至激动地握紧了拳。

      和叶泠泠一同离开,留下宁风致在修炼室我独自激动,米迦勒握着她的手有些用力,语气也有些低沉:“泠泠,以后我会有很多危险的敌人。”

      叶泠泠看他表情不似作伪,也是用力反握住他的手,嘴角微微上翘:“那你还会保护我吗?”

      “会的!我说到做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