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性戏观

      周安明都听不下去了,可见这两人是有多么的让人厌烦。

      好在周永翔也跟着出去了,不然的话,可能第一个发火的就是他了。

      今天已经发过一次火了,这要是第二次再发火,那后果就严重多了。

      果然还是有其父必有其子,之前周安贵一直在挖苦奚落,现在又轮到周波,果然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大哥,你这又怎么了?人家四舅和周波在讨论事情,你发什么火?”

      周安贵立即站了起来,一副冷眼问道。

      他这分明就是明知故问,还刻意在这里装傻,演戏给谁看呢!

      倒是周涛,从始至终,都一点都没有在意的样子。

      对啊,为什么要在意,自己有没有工作,自己做什么,关这些人什么事,用得着在这里咸吃萝卜淡操心的指手画脚吗?

      真搞不懂,这些人有必要因为自己工作的事情一直在这里纠结吗,难道嘴上嘲讽两句,奚落一下,就真的可以体现自我价值?

      至少周涛觉得这是一种既无聊,又毫无意义做法。

      “周安贵,你给我闭嘴!你安的什么心,你以为我不清楚?你不就等着看我的笑话吗?这都这么多年了,还没有看够吗?你多大了,怎么还那么幼稚!”

      幼稚这两个从周安明的口中说出来,倒是颇为的喜感,怼的周安贵瞬间眼睛一瞪,好像被说中心事一样,不知道该如何搭话。

      其实周安明说的一点都没有错,周安贵的想法确实就是幼稚了点,这种属于死脑筋,不会转弯那种,为了一件事情,就死咬着不放。

      这又何必呢?

      你费尽千辛万苦,想要对方出丑,对方就算出丑了,可心里依旧波澜不惊,不为所动,那你又有什么值得庆幸的呢?

      就好比一个人,绞尽脑汁的想要报仇,想要报复,可是到头来,他的仇人从来都没有把他当成一回事,也从来不觉得这个仇恨的存在,那你报仇的意义又在哪里?

      “你……你说我幼稚!好!那我就幼稚给你看!你以前老说我不懂事,说我不会教孩子,那好,你现在倒是给我说说,你又是怎么教育孩子的?你儿子不是一样不务正业?现在更好,连工作都没有了,居然还好意思到这里来蹭吃蹭喝,是我,我都觉得脸上无光!”

      “你搞清楚一点!我当初那样说你,是怕你走歪路,你仔细想想,如果不是当年我拉着你,你就跑去跟人混社会了,那你还有今天?在说你儿子周波,对,现在他混得不错,西装革履,有为青年。那你记得他进劳教所那几年是什么情况?我做大哥的,教你怎么教孩子,有问题?”

      周安明声色俱厉的吼了一声,显得非常的生气。

      当初他可是纯粹的一片好心,从来没有因为自己是大哥就刻意去针对,他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在为当时的家庭着想,他扪心自问,对得起所有人。

      随后,周安明又开口道:“我儿子怎么了?对,可能在你们的眼里,他是一个没什么成就的人,三年来,换了很多个工作,可以说,就是一个一事无成的人。但是,这能怪他吗?”

      “呵呵,真好笑,大哥,你不觉得你说话有些矛盾吗?三年换了一百份工作,这还不怪他,怪谁?谁都知道周涛是个废物,也就你们和老爷子把他当成宝!”

      周安贵的老婆终于开口了,仿佛逮到了机会,立即又是一番嘲讽。

      这一家人算是绝了,一个接一个的来。

      周涛妈妈徐芝兰当即站起身来:“弟媳妇!有些事情,你不知道就不要乱说,很多谣言就是不计较后果乱传最后变成了杀人的利器!你好歹也是一个护士,说话最好要经过大脑,不然就成了无知妇女,让人笑话!”

      徐芝兰是个音乐老师,但是在做人做事这一块上,觉得可以当思想品德教师。

      与周安明的老婆一比,瞬间情操都高了很多。

      “我有说错?这三年周涛是什么样,大家有目共睹,这还用我造谣?大嫂,不要以为你是教师,你就真的高人一等!我可以说,周涛有今天这样,也是你们过分溺爱造成的!”

      周安贵的老婆黄淑芸来劲了,还不忘伸手指着徐芝兰说道。

      这下可热闹了,其他桌的人都已经陆续将目光投了过来。

      没有想到,这上午已经闹过一场了,下午居然还能连续闹两场,在其他亲戚眼里,这一桌的主人桌是真的事多。

      不过周安明显然没有在意其他人的看法,而是继续说道:“黄淑芸,你注意你自己的身份,你最好不要用言语进行人身攻击!我们周涛怎么了,要不是三年前的那一次意外,你们会有这样的机会幸灾乐祸?”

      “意外?呵呵,什么都归因意外,这个借口倒是很好,不用负责。”

      周安贵却是不屑的冷笑一声。

      “等等,什么意外?三年前发生了什么?”

      周安贵好奇的问道,对于这件事,他可是从来没有听过。

      毕竟以前他都忙着自己的会所嫩模,哪有时间去管亲戚发生什么事情。

      “这个我知道,三年前周涛和一帮同学去爬山露营,中途发生了意外,周涛滚下山,昏睡了三个月,当时妹妹也在。”

      叶芷琪淡淡的说道,这件事她也是听叶芷晴说的,然后又看了新闻了解到的。

      “那你们知不知道,自从那件事之后,周涛完全变了?整个人都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

      徐芝兰有些沮丧的说道,眼角已经泛起了泪水。

      这个时候,周涛终于有了反应,他感觉这个气氛有点不对。

      还有,老妈怎么说自己变了呢?

      当年自己不就是住了一会儿医院吗?好像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才对。

      “表嫂,你说周涛变了?哪里变了?我看他挺好的啊!”

      叶芷琪不解的问道,随后又看了看周涛。

      而周涛此刻也是一脸的疑惑不解,他并没有意识到,这当中还牵扯一个很大的秘密。

      “起初我们也觉得没什么,可是后来我们发现,周涛会有很多奇怪的行为,一到晚上,就会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就感觉他是在做梦。一直持续了三天,我们找医生给他做了个检查,医生给出的答复是他的脑部受到重创,导致行为怪异,同时也失去了一部分的记忆。”

      “没错,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周涛经常做出一些不正常的事情来。后来开始工作了,也是如此,每次离职都是莫名其妙的,事后,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离职。再后来,我们又去找了心理医生,心理医生推测是他有双重人格,所以才会这样。”

      “双重人格?”

      这一次,连周涛懵逼了。

      自己有双重人格自己怎么不知道?

      不对,好像以前自己的那些工作确实都是自己莫名其妙的就不干了的,回想起来,自己都没有任何离职时候的场景,就算自己去做直播,写小说,也是莫名其妙的就放弃了,现在怎么都想不起来当初为什么会这样做。

      难道说,自己真的有第二个人格,所以才会什么事情都做不成?

      细思极恐,周涛也不禁愣住了。

      “本来这些事,是周涛的秘密,根本没有必要向你们交代,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但是今天我是实在忍不了了!反正话就这么多,你们信也好,不信也罢,就这样!这顿饭我是没心情吃了,芷琪芷晴,我们先走了,等你爷爷和爸回来之后向他们交代一声即可!”

      说完,周安明立即一个转身,带着周涛和徐芝兰就此离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