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聊交友平台客服电话

      喂!小妹,哥哥也想你了,学习成绩没有落下吧?爸爸他有没有好转?哦,这样啊,哥哥今天发工资,一会儿就到银行把钱转给你,够!你不用担心,照顾好弟弟和爸爸,打电话的正是“化逍”。

      电话那边的妹妹已经哭成了泪人。

      这个年代已经很少有人用座机打电话了,走了很久,才在一个十字路口的报刊摊位找到公共电话。

      化逍在家里排行老大,下面还有一个13岁妹妹,和一个十岁的弟弟,而父亲瘫痪在床。

      化逍挂断电话来到了银行门口,门口停了一排各式各样的车,其中有一辆就是奔驰,因为当年她的母亲就是做奔驰车走的,那一走就再也没回来过。

      在化逍的印象里,母亲并不是很眷恋这个家,生下弟弟以后,变得愈发的不闻不问,对自己和弟弟妹妹,仿佛是两个世界的人,没有打过,没有骂过,没有过问过,也没有表扬过,无论是在学校里闯的祸,还是在班里拿了满分,仿佛都激不起这个母亲的幸福感,仿佛无论他们怎么样。都与这个妈妈无关一样,

      化逍到银行把钱汇款给妹妹后,有一种欣慰感,这个家总算有收入了,弟弟妹妹,爸爸你们放心,有我在,天塌不了,长兄为父,我会像一个父亲一样,照顾弟弟妹妹,直到长大成人。

      曾经,化逍的爸爸是电厂的工人收入微薄,但却很爱自己的妻子,无论妻子做错什么都能原谅,

      有一次,化逍放学回家刚把书包放下,就见她的妈妈醉熏熏的被人搀回家,而那个扶着她回家的,就是隔壁的王叔,王叔把她扶到屋里后并没有走,紧接着屋里出现了奇怪的叫声,大概半个小时后才从房间里面出来。

      那时候化逍还小,不懂得男女情爱,但是很有可能会成为他一生的痛,

      化逍在工地很勤恳的工作,工头很喜欢他,虽然只有15岁,却不偷懒,不耍滑,也只有工地这种地方敢用他这未成年,工地上这个活就是隔壁那个王叔帮她找的,王叔也在这个工地上工作,虽然帮自己介绍了工作,但是化逍并不对他感激,相反,每次见到他都有一种莫名的痛恨,和母亲的不耻历历在目。

      但让化逍对母亲最痛恨的却不是这件事,而是三年前父亲像发了疯一样,躺在一辆奔驰车前面,嘴里面辱骂着,当化逍拨开人群,走进去的时候,发现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父亲。

      化逍赶快步过去,搂着父亲,哭着说爸爸,你怎么啦,他一抬头,看见几个人正拿着钢管,其中一个男子掏出钱包往下扔了一沓钱,骂骂咧咧的,做到了那辆奔驰车里,开走了。

      化逍看得很清楚,那辆车的后座上的正是自己的母亲,化逍抱着奄奄一息的父亲,大声哭喊着妈妈,妈妈,别走,

      父亲则是用几乎喘不过气的语气说,逍!算了吧,留不住的。

      医院里,医生对一个秃顶男人说着话,而化逍就在门口听着。

      您是他单位的领导是吧?医生缓声问道。

      对,我是他的科长,医生同志,不知道他的情况怎么样?那个科长反问道。

      目前情况很不乐观,可能是腰椎粉碎性骨折,今后可能要丧失劳动能力,如果严重的话,严重的话,

      医生,您尽管说,秃顶科长说到。

      是这样的,骨刺已经扎进骨髓,如果能进一步观察,可能有复原的可能性,但仍然丧失劳动能力,且花费巨大。

      那需要多少钱?秃顶科课长又问道。

      大概35万吧!医生回答道。

      医生你也应该知道电场的效益一直不是很好,小化没有亲戚,也没什么存款,几个孩子还小,如果有选择的话,肯定是效益最优化。秃顶男子慢慢的说道。

      那照你的意思是放弃治疗了

      我只是这么想,具体还是要问问小化是怎么想的,对于孩子还小,就不征求他们的意见了。

      听到这里化逍躺在了墙上,一行泪水从他的眼睛滑落,终归还是自己足够强大,没有救助家人的能力,如果自己能长大,该多好,能有钱该多好。

      想到这里化逍抱住自己的头,蹲在墙角痛哭了起来。

      爸爸瘫痪,妈妈走了,这个家倒了。

      第二天化逍爸爸就出院了,昨天的那个秃顶科长代表单位买了一台轮椅,和化逍一起把化逍的父亲,送回了家,看来爸爸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放弃治疗,那也意味着他要在床上,躺一辈子。

      秃头科长感叹道,多么坎坷的人生啊!本来妻子漂亮,孩子听话,怎么就遭这一番变故了?

      不提化逍的母亲还好,此时化逍正握紧拳头,回想着那辆车离开的时候,她在后座看到母亲绝然的表情。

      弟弟妹妹还小,并没有多么的悲伤,仿佛一切都没发生一样,所有的重担一下子落在了12岁的化逍身上。

      你放心,今后会常来看你们的,秃头科长沉重的说道,你爸爸现在只能点头摇头,但毕竟是个大人,有什么事情不懂要多问问他,化逍点了点头,对了,你爸爸不能签字,你在这上面签个字。

      叔,这是什么?

      厂里决定募捐点钱给你家,虽然厂里效益不太好,也是一点心意嘛。

      化逍看了一下募捐协议,没有问题,就签了字。

      秃头科长,从包里拿出了14000块钱,放到化逍他手上,就离开了。

      从银行里出来,化逍腹部又开始疼,从半年前开始,就有这种情况,没到一个星期左右就疼一次,最近越来越频繁,而且时间也越来越长,最开始的时候腹部疼几秒就过去了,有时候化逍只觉得那是一种幻觉

      最近没过两三天就疼一次,而且每次有半个小时之久,那股疼痛仿佛要把它撕裂一样,一股电流再往腹部汇聚,越聚越多,要把小腹撑破了一样,而小腹却没有肿胀,电流从头顶到脚底,慢慢的向小腹汇聚,越来越多,从左手到右手,不断的袭击而来,他的眼睛一花,扑通,栽倒在地上。

      在黑暗中,他仿佛看见,无数如蛇一般的电流在向一个明晃晃的圆球游去,那园型成淡蓝色的圆球,每一条电流汇聚过去,都仿佛壮大一分,每壮大一分,他就越发的疼痛,此时化逍正在用毅力和这股力量对抗着,我还不能死,我死了,我弟弟妹妹该怎么办?父亲该怎么办?他强忍着疼痛在昏迷中,意识沉寂在无边无际的黑暗,只有无数条藤蔓般的电流无止境的向那个圆球游动,他静静的看着,忍着,对抗着,却又无能为力,就像他对于这个家庭无能为力一样。

      太弱小,我太弱小了,还是太弱小,化逍喃喃自语道。

      现实确实给了化逍太多他所不能承受的东西,那个带他来工地打工的王叔,是他在世界上最讨厌的人,可以说厌恶到极致,正是因为当年他撞见这个王叔和自己母亲的事。

      然而自己却要装作不知道,不懂,还有想方设法的讨好他,可就在几天前,这个王叔在宿舍,搂着化逍的肩膀道,小逍!叔知道你负担大,有什么需要的,就跟叔叔说。

      叔叔,能带我来打工,我已经感激不尽了,哪还有什么奢望?化逍感激的说道。

      唉,别这么说嘛,你今年多大了?

      15,化逍腼腆的说道。

      哦,15岁呀,那你那个妹子今年多大了?

      他比我小两岁,化逍继续答到,只是他心里面咯噔一下,

      那姓王的大叔完全没有理会化逍的表情,接着说道,你看啊!我呢?有两个儿子,没有闺女,一心想要个闺女,而我那两个儿子呢?也就是你那两个哥哥,也不争气,你不如让那个妹妹过继给我当女儿,你放心,叔叔绝对好好疼爱她。

      化逍震惊的看着这个让人厌恶的面庞,那人嘴角甚至勾起了一抹淫笑。

      王叔,谢谢您的好意,我会照顾好妹妹的,化逍心里暗骂道这个畜牲果然还是打算把手伸到妹妹身上。

      唉,不是叔说你,你这样负担多大?俗话说宁添一斗,不舔一口,我这可是为你和你妹妹着想,就你那老爹,你妹妹将来嫁人都不好嫁。

      化逍一把甩开那个搂在他脖子上的手臂,望着眼前这个猥琐的男人,大声呵斥道,不必了,我们家的事儿不用你瞎操心。

      宿舍里工友们都很震惊,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小子发火,甚至有人说好心当成驴肝肺,你王叔也是对你好之类的。

      这也使得化逍更看清人情百态,人心险恶,他立志要让弟弟妹妹过上好生活,但此刻的他身处一片黑暗,望着那如拳头般大小的光球,不断吸收着小蛇般的雷电,那些蓝白色的小蛇每前进一分,她仿佛就感觉自己的灵魂被撕裂一分,淡蓝色的小球,每幢大一分,他感觉自己的意识就越发昏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