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神学院 小说

      在这庭院中,有一大片的水池,氤氲缭绕,彩光流动,池边上有诸多奇种,生长旺盛。

      水池中的鱼儿,自由自在,游来游去,时不时翻腾身子,探出水面,嘴巴一张一合,显得很惬意。

      “这小子是谁?看起来是夏国人。”耶律宽见商尹,只觉得有些不顺眼。

      “管他是谁,等下不就知道了。”耶律木不以为然,原本他觉得耶律保对自己还是有威胁,但经过这段时间,这位小皇子的表现,太过妇人之仁,只怕萧太后不会想要立他为辽国未来之主。

      有一名女子,在水池边上的廊亭中赏鱼,她一身白衣,黑发如瀑,眉宇间却有着浩荡威严,这是一种无数生死沉浮中磨砺出来的,她身上的气息,商尹只是一看,只看到金戈铁马,惊涛骇浪归于平静后,才能够拥有的气质。

      “小木,小宽,你们两个怎么也来了,有什么事就先说吧!”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辽国当今萧太后。

      “听闻奶奶派遣青鹰军,对边域的马贼,进行屠戮,我们是来劝阻的。”耶律木连忙道。

      商尹微微蹙眉,清剿马贼,对于两国百姓可都是一件好事,在这皇室高层竟然会有人来劝阻这样的事情,心道:“莫不是跟那一张地图有关?”

      “哦?怎么说?”萧太后看了一眼商尹,见他无动于衷。

      “十三大盗之首愿意缴纳一百万下品仙玉,希望奶奶平息怒火,还望青鹰军能够立即撤回。”这个时候,耶律宽行礼道。

      “小保,你怎么看?”萧太后看了耶律保,平静道。

      “我觉得目前对于马贼的清剿,根本不足以动摇到他们的根本,可以继续,比起一百万下品仙玉,我辽国皇族在边域百姓心中的威望,更为重要。”耶律保郑重道。

      “这些马贼已经折损三十多万人,要是再清剿下去,整个辽国与夏国的通商道上,只怕要干干净净,最重要的是我们与十三大盗的合作,怕是会受到影响。”耶律木沉声道。

      “小仙师,你怎么看?”萧太后看向商尹,笑容温和。

      “我觉得小皇子说得没错,马贼如今数量虽然有所折损,但根本没有伤筋动骨,怕是他们的大本营还有十多万以上灵体境的精锐马贼,这些根基无损,只要风声一过,他们再往每个窝点分派几千人,又可以招兵买马,卷土重来,对于夏国与辽国两地的百姓商贸,极其不利,应该继续巡杀,让他们知道辽国的子民不是可欺的。”商尹字字郑重道:“那一百万斤下品仙玉,应该是用两国子民的头颅所累起来的,怕是辽国要了,不吉利。”

      “小子,你胡说八道些什么?”耶律宽怒斥道。

      显然,十三大盗通过一些关系,找到辽国大皇子耶律木,希望他们可以停止屠戮,这一笔钱,他已然收下一半,作为定金。

      “奶奶,青鹰军已然出动,斩杀不少马贼,这一口气也算是出了,如果在继续下去,怕事会影响到漠北矿脉的探寻,我们还是需要这些马贼,毕竟那些地方太过诡异,如果真把他们清剿干净,就没有人替我们卖命了。”耶律宽郑重道:“小保不知道其中关隘,利害,要真是把十三大盗惹毛了,他们要报复起来,我们也不太好受,每一年还会折损更多的下品仙玉。”

      “什么漠北矿脉?”商尹微微蹙眉,看来十三大盗能够扎根在这片土地深处,显然是手上掌握了些许秘密。

      “自然是漠北仙矿。”一旁的耶律保倒也没有避讳,萧太后既然没有阻止他们的谈论,就是此事可以让商尹知晓,解释道:“商尹兄你有所不知,漠北有一条仙矿,时隐时现,如同暗龙,十三大盗则是掌握这一条仙矿的线索,并且都在追寻其中的秘密,包括他们给的下品仙玉,就是从那条矿脉开采出来的,辽国曾经与他们有过协定,只要他们能够定住矿脉,就能够将他们收编,同时将矿脉其中一成分润给他们,大哥与二哥之所以会维护十三大盗是因为他们迟早都是辽国的人。”

      “所以这就是他们可以肆意屠戮两国边域百姓的理由?这些人手上不知道沾染多少夏国与辽国百姓的鲜血,将他们收编,难道就不怕东华城的子民失望?”商尹闻言,也不由得心头火起。

      “失望又如何?比起仙玉矿脉,那些贱民的性命一文不值。”耶律木淡然道:“一个普通的凡胎境,终其一生,最多也就能够达到三斤下品仙玉的产值,就算死个一千万贱民又能如何?漠北仙矿,至少有数亿斤下品仙玉,甚至是中品,上品仙玉,如果连这笔账都算不清楚,未来如何治理整个辽国?”

      “商尹?你应该就是老仙师的独孙吧?一个夏国的人,都伸手到我辽国的事务上来了,你这手有点长吧?”在一旁,耶律宽冷嘲热讽道。

      “刚才只是萧太后让我说说自己的看法,至于要怎么做,是你们自己的事情,我自然是无权干涉。”商尹知道,在有些人看来,一个国家的利益,高于一切,也能够理解,在东华城与西金关的百姓,他们所能够产生的利益相比漠北仙矿自然是微不足道,他话锋一转,道:“不过以两位这种想法,只怕不配成为日后辽国的治理者。”

      “你说什么?”耶律木的眼神极冷。

      “我手中有一份地图,乃是斩杀赖鹏所收获的,想送给太后过目,看看与你们所知是否有出入,一百万下品仙玉,怕是打发乞丐的吧?”商尹将那一份地图交给耶律保。

      耶律保接过地图,送到萧太后面前,她打开之后,看了几眼,握在手中,显然与辽国皇族之前所收获情况不是很符合。

      耶律木与耶律宽两人不知道那张地图上面写的到底是什么,但他们心里很清楚,这些十三大盗不可能会如实交代,定然也会中饱私囊,这一下子就让他们不好说话了。

      “你们各自都有各自的想法,这很好,那就各自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告诉他们,十三大盗的老窝,我是不会去碰的,但是其他窝点的马贼,必须扫荡扫荡,毕竟他们斩杀我那么多的辽国百姓,不给子民一个交代,也说不过去,这样你们那五十万斤下品仙玉,也算是没有白收,给十三大盗他们吃下一颗定心丸,让他们把心思多放在漠北仙矿上,不要整天打那些游商的主意。”萧太后始终情绪没有丝毫的波动,她的容颜甚是美丽,柔中带刚,她是整个辽国实实在在的掌控者,哪怕是辽国帝君也不敢拂逆其意。

      “是,奶奶。”耶律木,耶律宽从这里得到准信,也就放心了,毕竟他们已经打包票,绝对不会危害到马贼的老窝。

      两人并没有想要走的意思,他们也很想看看那一份地图上,具体都写了什么。

      萧太后将地图交给耶律保,道:“后面的事情,就交给你去办,小木,小宽,你们两个没什么事情就先退下吧。”

      “是,奶奶。”两人阴沉着一张脸,十三大盗简直就是在坑他们,原本是来替他们开脱的,可是这倒好,竟然把柄被商尹抓住,如今只怕在萧太后心里留下不好的印象了。

      商尹见两人退走,也没有多说什么。

      “是不是对本宫很失望?”萧太后站在亭廊上,看着池中的鱼儿,轻轻笑道。

      “爷爷曾经评价萧太后,风姿绰约,天纵之才,可为女帝,世间鲜有男子能及万一,今日见了,这评价倒也中肯,不失望。”商尹回应道。

      “哦?老仙师竟是如此评价本宫?”萧太后有些诧异,眼眸中有丝丝波动。

      “确实如此,但女人,毕竟是女人,太过强势,从长远上来看,对子孙很不好,除非你能够一直在。”商尹的这一句话,让耶律保瞬间把心提到自己的嗓子眼,他恨不得赶紧把商尹的嘴巴给捂住,一身冷汗都出来了。

      哪怕在旁边的侍女,也不由得动作一僵,投放鱼食的手,凝固在半空中,现场的氛围瞬间变得极其古怪。

      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萧太后说话,商尹是第一个。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