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沦陷了怎么回答

      一周后。

      大众点评跟多多点评的官司,在万众瞩目下开庭了。

      沈、张二人一直跑关系,四处托人,目的就是延缓开庭时间,让事件得以降温。

      毕竟没有那么多人盯着,官司假如真的输了,也就输了,虽然也很打脸,但不至于名声完全扫地。

      至于让这庭开不了,两人还没那么大能量,特别是这个案子有越来越多人盯着的情况下。

      夏景行自然识破了他们这点伎俩,所以才找到了魔都高官,让案件得以加速进行审理。

      除此之外,开庭前的这一周的空挡时间,夏景行也没浪费,开启了氪金系统,记者们纷纷挥动笔杆子,奉献了一篇又一篇耸人听闻的“标题党新闻”。

      在媒体的热炒下,“两大点评之争”这一案,赚足了眼球,几乎快成为了“新世纪的现代商业案”中的“教科书案例”,极具教育意义,为公众普及商业法,创业避坑。

      除了两大点评名气大增外,远景资本和红杉资本也破圈了,很多人都记住了这两家公司的名字,知道可以找这两家公司融资创业。

      特别是一些打算创业,和正在创业的人,更是高度关注此案,他们打算案子一结束,就带上自己的创业项目来敲门。

      当然了,具体敲哪家资本的门,还得看庭审结果。

      庭审现场。

      一片肃穆、庄严!

      上首位国徽高悬,法官正襟危坐,不苟言笑。

      下方左右桌,分别坐着原告张涛及其辩护律师,被告孔伟及其辩护律师。

      这还是夏景行第一次见到孔伟,其人个子不高,戴着副金边眼镜,白白净净、斯斯文文,浓眉大眼的,怎么看都不像是那种坏人。

      这位还曾担任UT斯达康的副总裁,是张涛三顾茅庐才请来加盟的高级人才。

      如今却因为利益,因为背后的棋手对弈,双方闹得对簿公堂。

      注意到听众席投来的目光,孔伟扫了坐在最前排的夏景行一眼,目光冷冽,隐隐带有恨意。

      他移开目光,看向前排另外一侧的张帆,后者正对他微微点头,目光中带有鼓励。

      跟张帆一起坐着的还有其他几名多多点评创始人,均挥拳给台上的孔伟助威打气。

      夏景行暼了张帆一眼,嘴角上扬,待会儿看你还有没有这么淡定。

      张帆扭头与夏景行冷冷对视了一眼,收回了目光,目不斜视的看着正前方。

      他现在也是在死撑,局面已经越来越被动了,但他又不可能去投降。

      因为投降结果也是一样的,颜面扫地。

      今天到场的还有很多媒体记者,全都坐在听众席上。

      由于是公开审理,他们都得到了法院的授权,纷纷架起长枪短炮,整得就跟在录制什么重要会议、庆典活动一样。

      开庭后,双方律师开始了唇枪舌剑,为各自当事人辩护。

      夏景行听着各种绕口的法律条款,专业术语,有些昏昏欲睡。

      要不是为了提高话题性,彻底钉死红杉,他本来都不打算亲自出庭的。

      但既然已经为敌,自然不能给敌人留任何喘息机会。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

      前人的血泪教训告诉他,不是死掉的对手,不是好对手。

      打了一会儿盹,案件审理也渐渐进入高潮。

      大众点评一方提交了各种证据,包括孔伟等人签署的竞业禁止协议,50万美元银行转账记录……

      孔伟及多多点评一方自然不认,嚷着都是胁迫的,但又拿不出胁迫的证据来。

      法院是要讲证据的!

      胜利的天平渐渐朝大众点评一方倾斜。

      接着,原告代理律师又开始展示大众点评一方评估的各类名誉、经济损失。

      并提出了退还竞业禁止补偿金,索赔同等金额违约金,赔偿其他各类经济、名誉损失,共计800万元人民币的主张!

      跟大众点评一方一样,多多点评一方的辩护律师也是红杉重金请来的知名大状。

      但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多多点评一方无法提供有关于胁迫的证据,自然很难推翻竞业禁止协议,这名大状虽然很努力辩护,但也只能一点点败下阵来。

      随着木锤子敲响,法官开始宣判:原告大众点评获胜,判定被告多多点评退还补偿金、赔偿大众点评违约金及各类经济损失,共计800万元人民币。

      这八百万,是法院评估了大众点评的具体经济损失,以及孔伟等人在大众点评获得的竞业限制补偿金得出来的数据,非常有依据。

      大众点评方面非常鸡贼,支付的50万美元,名曰股权回购款,其实大部分都是竞业限制补偿金。

      使得整件事从程序上来说,那是没有任何一点问题的。

      因为按照正规程序,约定两年的竞业禁止时间,在这两年内,原公司就得发放24个月的薪水,即竞业禁止补偿金,并且每月补偿金最低不低于在职期间月平均工资的30%,最高则没有上限!

      不然这就不公平了,人家两年不工作,又拿什么养活自己。

      付绩勋是做投资的老手,也不会在这上面犯低级错误。

      把竞业限制补偿金定得很高,同样的,违约金设置也不低,跟竞业限制补偿金同等数额。

      因为在原则上,违约金不能超过月工资的10-20倍!

      但付绩勋又给骚操作了一把,直接给其他4名创始人发了380万元的竞业限制补偿金,折合每人月薪近4万元。

      这比四人在大众点评上班时的工资还要高,同样的,索赔的时候,主张赔偿380万元,显得非常合理!

      法院最终也采纳、支持了这项索赔主张!

      如果违约金定得太夸张,几千万元,几个亿那种,即使官司打赢了,法院也不会支持。

      退还380万元竞业禁止补偿金,赔偿同等金额违约金,即380万元,再加上其他各类经济损失,共计800万元整。

      付绩勋已经算过了,红杉那笔100万美元的天使投资刚好够填坑,非常的完美!

      这件事上,唯一可以诟病的,就是股权回购价格了。

      是按照大众点评获得融资前的估值回购的,一百万人民币估值,回购了20%股份,仅仅花了20万元人民币。

      这也是一把杀人不见血的刀,掌握在老板手上,就看老板心黑不黑。

      员工离职触发股权、期权回购协议,黑心老板可以启动“埋伏协议”,按照上一轮融资时的估值回购,也可以按照每股固定死了的价格回购,但股数这东西可以操作的空间太大。

      但即使是20万元回购股份,也是有协议做支撑的,整件事在程序上面也挑不出错来。

      孔伟几人当时签署协议的时候,根本没有想那么多,想着加起来有50万美元,而且是一次性付清的,总体金额达到就行了,管它用的什么名头。

      后来,张帆怂恿几人再次抄袭创业,几人也没料到这里还有一个“暗手”等着他们。

      此刻宣判了,孔伟及听众席的几名联合创始人,才知道这里给自己等人设了一个大大的坑。

      张帆脸色一片铁青,因为他原本也以为50万美元都是股权回购款。

      直到双方要打官司,他才慢慢了解清楚,竞业禁止补偿金、违约金如此之高。

      加起来一共赔800万元,差不多把多多点评整家公司都给赔出去了。

      庭审结束,记者、听众陆陆续续退场。

      张帆坐在原座,等到孔伟从庭审桌走下来,他才和其他几名多多点评的联合创始人一起站起身。

      另外一边,夏景行、付绩勋也都起身,笑着迎接打了胜仗的张涛,还出言感谢了辩护律师一番。

      看着那边的喜气洋洋,自己这边的如丧考妣,张帆心里一阵火大,瞪了夏景行一眼,冷冷道:“先别得意得太早了,我们还会上诉的。即使打赢了又怎么样,800万很多吗?”

      说点狠话,张帆心里顿时好受多了,带着一帮人趾高气昂的走了,好像他们才是获胜的一方。

      夏景行与付绩勋对视一眼,皆摇头失笑,他们在意的是那区区800万的赔偿吗?

      明显不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