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爷每天都想官宣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下载

      “逍遥公子。。。逍遥公子。。。”

      “老大,好像有人在叫你。”刀无柄耳力比较好,提醒逍遥叹。

      “我知道,也听出了说话人是谁,不想理她,走,当作没听见,直接去珍宝库。”逍遥叹四人在将牢房里的所有房间都打开,并且对于一些人用星力给与相应的治疗后,离开了牢房,刚走出大门就听到了有人在叫自己,当时正想一探究竟时,暗影告诉自己说应该是苏小小后,就没理会了。

      “逍遥公子,我建议你还是见一见吧,从他们被放出来到现在,能避开众多恶徒的魔掌,一直在这里等你,就这能力也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拟的,也许对你之后的清风寨之行有所帮助也说不定,我记得你说过,我们这些人中少了一个智者。”席古见逍遥叹如此说,还是提醒一下后者,至于自己最后的决定,就与自己无关了。

      “你说的不错,是我钻牛角尖了,走,去见一下,问一下她找我们有什么事?”逍遥叹想了想,还是决定见一面,现在还留在老虎口的人不多,也不怕暴露了。

      “逍遥公子,真的是你,是妙姐姐让你来的?”苏小小一眼就认出了向这边走来的逍遥叹,惊喜的笑道。

      “是我,苏姐姐,让你受委屈了,没想到当时的一次计策,就让你陷入如此危险的境地,是逍遥的不对,在这里给你赔礼道歉。”逍遥叹说着,恭敬的对苏小小行了一礼,被对方避开了。

      “哪里,逍遥公子言重了,我被抓这事与你无关。这礼,小小承受不起。”

      “苏姐姐,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还是先离开要紧。。。逍遥公子,小女子姓邢,名沅,字畹芳,艺名陈圆圆,多谢公子的救命之恩!”逍遥叹闻声看去,只见一女子其人澹而韵,盈盈冉冉,衣椒茧,时背顾湘裙,真如孤鸾之在烟雾。

      “她就是陈圆圆啊!吴三桂为她冲冠一怒,果然不简单啊!难怪苏小小能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等你,应该就是他的功劳了。”玲珑听到陈圆圆的介绍后,对逍遥叹说出了她更准确的来历。

      “就是不知道我们放出去的人员中有没有李自成、吴三桂等和她有关联的人,可惜了,多少英雄豪杰,就这么让我错过了,浪费呀!”逍遥叹听到玲珑的话后,第一反应就是见一见这些历史人物。

      “邢姑娘说的不错,这儿确实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边走边说。”逍遥叹同意陈圆圆的意见,右手向二女做了一个虚引,刀剑带头引路。

      “逍遥公子,还是以陈姓称呼我吧!”陈圆圆不知为何,并未让逍遥叹以邢姓称呼。

      “这样啊!那陈姑娘,这边请!”

      一行人有说有笑的向前走着,逍遥叹和苏小小诉说了这段时间的经历,而陈圆圆和席古不时的插上一嘴,让气氛和谐、热烈。

      “呵呵!逍遥公子,这里好像不通往山外之路,不知公子还有何事?”陈圆圆从一开始就感觉逍遥叹等人并未离开老虎口的意思,以为对方还有其他人要救,但是发现一路走来,老虎口竟然一个人影都没有,虽然现在是后半夜,离黎明已经不远了,但是竟然连一个巡夜守卫都没有,这就不对劲了,要不是对逍遥叹有所了解,否则早就有脱身的想法了。

      “入宝山却空手而回,这不是我的风格。”逍遥叹未明说,相信以陈圆圆的智商,会明白是什么意思的。

      “逍遥公子,我们现在还能如此闲庭信步,相信现在老虎口已经没有一个强盗了吧!”

      “陈姑娘,女子无才便是德,太聪明了,可不好哦!”逍遥叹半开玩笑的对陈圆圆说道。

      “老大,到了,珍宝库就在这里。”刀无柄指着一块普通的空地,对逍遥叹说道。

      “地下密室?”

      “是,旁边的树木只是一个伪装,目的是为了掩盖地面上的入口。老大,你将阵法撤去,就可以看到入口,我们离开前并未将入口关上,因此很容易就看到的。”

      “有人啊!”逍遥叹准备出手破阵时,发现了阵法内有人影。

      “老大,应该是那些囚犯,稍等,马上就好。”刀无柄说完,和剑无锋俩人跨入阵法中,几声惨叫声传来,当当再次出现刀剑二身影时,借着微弱的月光,发现了地上六具尸体,而阵法也已经被刀剑二人破去了。

      “都是第三层的犯人,如果不是误入,那么他们和这里的守卫肯定有所勾结,不然不可能这么执着的想要找到入口,目的应该是进入宝库取宝。”席古之前就知道这个阵法的作用:迷幻。

      “不管是哪一种,敢染指又技不如人,那么下场只有一个:死亡。”逍遥叹懒得问对方为什么,有那个时间的话,自己就能多赶几步路,时间不等人呐,老包还在等着呢。

      “走,进宝库。刀剑,我们进入后,你们在入口布置攻击阵法。”

      “是,老大。”

      “逍遥公子,我有个疑问,不知道能否给予解惑。”陈圆圆见逍遥叹进入入口,并未禁止她进入,也和苏小小一起走向入口,也很想见识一下这个铁岭最大的山寨的珍宝。

      “陈姑娘,说说看,该说的我会说。”逍遥叹之所以没有禁止陈圆圆的进入,是因为暗影刚刚和自己说QQ有来过,这也解释的通为什么刀剑二人能将其他所有宝库里面的物品全部搬走,没有QQ,就是是自己也无法做到这一点,东西太多,没有相应的容器装下。

      “逍遥公子,刚刚情况你也看到了,明知道有些犯人是十恶不赦之徒,为何你还要放走,给自己添麻烦。”

      “心情好啊!我做事没有那么多为什么的,就是看心情。”逍遥叹说了等于没说。

      “逍遥公子,听苏姐姐说你现在在为包拯包大人做事,你这样做不是为他添麻烦吗?”

      “我只负责抓人,其他事情与我无关,何况这里离沭阳城远着呢,强盗众多他们能不能活着离开铁岭,还是无法确定的事。”

      “逍遥公子,你想让铁岭的形势混乱,让现有的格局改变,好让包大人浑水摸鱼。”陈圆圆听到逍遥叹说“铁岭”二字后,瞬间联想了无数个情况,分析出了最有可能的结果。

      “陈姑娘,我刚刚说过女子无才便是德,太聪明了,对自己可不好哦!”一行人顺利的来到了内部,见到了众多的宝物,而逍遥叹此时正在静静的观察着宝物,苏小小、席古和陈圆圆就站在逍遥叹身旁视线内,只是观察而未触碰放在架子上的宝物。

      “想要什么就自己挑吧!那么多我也不可能全部带走,你们能带多少就带多少吧!”逍遥叹放出灵识,未发现自己一定需要得到的物品后,大方的对站在旁边的三人说道。

      听到逍遥叹的话后,席古和苏小小才敢触碰宝物,并随意的在宝库中走动。

      “逍遥公子,看来以清风寨的财力都无法满足逍遥公子啊!在这联盟内部,您的要求也太高了点吧!也是,随机抢来的东西,符合心意的概率本来就小,更何况在我们来之前,这里应该有人来抢过,想要得到称心如意的东西概率就更低了。”

      陈圆圆观察了一阵子,得到了一个让逍遥叹无地自容的结论,不是暗影提醒,自己根本看不出宝库已经有人动过手脚了,自己作为一个现代人竟然不如古代人,还是一个风月场所的女子,那心情。。。唉!

      “陈姑娘,依你来看,我的计策能奏效吗?”逍遥叹忽然对着未离开身旁的陈圆圆,莫名其妙的来了一句。

      “呵呵!逍遥公子,你不是提醒我女子无才便是德吗?怎么又问我这种问题。”陈圆圆反问道。

      “。。。好吧!是我之错,还望陈姑娘见谅。”大方的承认吧,何必跟一个小女子一般见识,也许能给人家留下一个好印象呢。

      “以逍遥公子的能力,应该也看出了铁岭强盗来历不简单,错综复杂,与联盟内部各大势力有或多或少的联系,朝廷之所以没办法将其彻底消灭,与此有关,阻力太大。逍遥公子想要以恶灭恶的奇招,撤底打算各大势力的布局,好让包大人顺藤摸瓜,将铁岭的这浑水搅清,确实有可能,但是这需要一个度,掌握不好的话,反而可能引火烧身,害了包大人。”

      “包大人不知道我现在所做的事情,即使有火,也烧不到他。而我担心的是另外一件事,一旦包大人离开后,铁岭没治好还好说,一切照旧;一旦治好了。。。”

      “确实,并不是说有朝廷人员都像包大人一样,公正廉明,你没有和包大人商量就做这种事情,考虑的还是太少了。何况,现在整个联盟内部局势不稳,依我看,朝廷也不希望某个区域出现大的变动,所以。。。”

      “做事无愧良心,这就是我的心情,现在做了,已经无法反悔了,最终的结局走向就不是我所能考虑的,让给时间吧!它是最公平的,能给我们一个答案的。”逍遥叹打死也不承认自己现在有点后悔了,也不知道当时搭错了哪根筋,做事如此冲动的决定。

      之后,逍遥叹和陈圆圆又探讨一下联盟目前的局势和之后的走向,而对于宝库中的一些宝物,陈圆圆比逍遥叹还了解,让后者有将陈圆圆当场灭了的冲动,免得到时候和自己作对,多一个可怕的对手,就是丫的找不到借口。

      “逍遥公子,小女子想向你借一样宝物,不知道可否割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