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强奸美女视频完整

      回望过往,我没变,还是以往的淘气加捣蛋。

      凤国是我的家乡,它依山傍水,美如画,散发安宁的气息。

      有我的捣蛋,凤国才添上喧闹的外衣。

      “前方是太子偷,快拦下他。”男子直指前方娇小的身躯说道。

      “就是他,就是他,在我白白的墙面画只可气的乌龟,我不喊停,太子偷起码要画两只,大家快拦下他。”

      “有道娇小的身影从我窗边路过,紧接着是破碎,玻璃碎片滑落,吓了我一跳,大家快抓住他。”

      “你们这算什么,太子偷差点点燃火苗,要烧呢!好在我的呵斥,店铺逃过一劫。”

      ……

      说什么都有。

      挂着竹竿上的衣物消失,难道是他做的?

      野猫进屋偷吃鱼干,难道又是他?

      奇思妙想……

      凤国的居民真是越加过分,身为凤国的太子,我会不知廉耻。

      偷衣服,放野猫……太掉价了吧!

      不再逃跑的我,直视这帮刁民,大叫道:“后方休得造次,我乃凤国的权威,不容这般诋毁,容你们10秒解散队伍,放弃我的追捕,我有重赏。”

      “你休想蛊惑我等,上一次的你妖言惑众,重赏?我看是重罚。”说话的男子貌似领头,扇动周围的人群,一起谈拢我。

      一扇动,场面越加激烈,原本10人的队伍,扩散至20人。

      吵闹还在持续,队伍还在扩散。

      好言好语没用,看来,只有来硬的。

      “墙壁就是我画的,绿色的乌龟是否亮眼。可惜时间上的不足,单画一只,如果给我充裕的时间,必将画满白白的墙。”

      “你再敢造次,休怪我不讲情面。”我的语句带着威胁之意。

      领头的男子立马停下追赶的脚步,低着头,好似认清我与他之间的关系。

      我是凤国的太子,他不过是凤国的居民。

      怕了吧!我有些小得意。

      接下来所发生的的事,超出我的认知。

      “身为普通居民的我你可以看不起,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谁对谁错,一目了然。”

      “你的身份我无法撼动,淘气是这个年龄最好的礼物。我在这个年纪,何尝不胡闹,只是诙谐罢了。”

      “最后我只想说一句,参见太子。”说完话语的男子,并没有停留,钻入拥挤的队伍,消失了。

      白白的墙被我画上乌龟,你不该生气吗?最后一声的参见太子是什么意思。

      不再费脑,注视剩余的人群。

      “领头的走了,你们呢!还聚在一起,想造反吗?”我继续说道。

      队伍有各种声音。

      “皇后曾贴出公告,抓住捣蛋的太子偷,赏银10铜币,快活捉他。”

      领队的虽走了,但人群还未解散。

      “对对对……不要被太子偷吓唬的分神。我们不怕他,哪怕他是凤国的太子。”这位随声附和,长着贼眉鼠眼,仔细一看,透着坏呢。

      “大家先停一停,我有话要说。”

      “你说我敲碎玻璃,可有证据。”气不打一处的我正注视他,凭借敏锐听觉,抬起右手,食指指向他。

      “亲眼所见不算证据吗?我就是最好的证据。”男子说完有些闪躲,刻意躲开我的目光。

      “你就是最好的证据?地点,时间,如何发生,越详细越好,我仔细听着。”

      敢污蔑我的,绝不能放过。

      我看他能讲出什么,玻璃破碎,纯属扯淡。

      现在的他都敢污蔑,往后指不定……变本加厉,不严惩,我太子的威严何在?

      男子有些吞吐,我都能看见他额头上冒出的汗珠,“太子你在颠倒黑白,你不信,可上我家观看,是否如我所说,窗户破碎。”

      我也不好发作,都无法作答,还在这强词夺理。只能借助群众的力量。

      “差点被我点燃店铺的老板可在。”

      “在。”老板显得不自在,这么多人,你点我做什么。我是不够可怜,还是显得善良和面善,你才点我。

      很不高兴的挤出队伍,与太子直视,散着吃人的目光。

      “老板在啊!那就好办多了,我几时潜入店铺的,你店铺叫什么名字,最好有详细的过程。”我提问道。

      “我以太子的名义,损失双倍赔偿,希望你能回答的漂亮。”我最后加上一句。

      “我的店铺名,花酥糕,听名字可以听出,我是做糕点的,想必很多人不陌生,吃过我家的糕点。”

      做买卖有几个笨的,老板还趁机打广告。

      “花酥糕是我的店名,太子几时潜入,我估计下午的1点~2点,这段时间我实在太困,闭眼躺在椅子上,等我醒来,感到不对,什么味道,刺鼻的臭味袭来,我急忙起身,寻找臭味的来源。”

      “地面正摆放一块糕点,被点燃,先是点点火苗,紧接着附近的木块被殃及,幸好我的迅速,火势才被控制,扑灭。”

      “太子的身影我是没遇见,但我猜想一定与他有关,因为没人比他更无聊,火烧糕点,所以我猜测是他所为。”

      老板概括的算是完整。

      地点:花酥糕。

      时间:下午一点~两点。

      概括:没有发现我的足迹,只是猜测。

      “谢谢花酥糕老板,我答应你的绝不反悔,两倍就是两倍。”

      “他能答出时间,地点,所发生的情节,你呢!不可能毫无头绪,一点都答不出,还是在……欺骗。”最后拉长音的我有吓唬他的因素。

      太子的怒火,可是寻常居民接的下的。

      贼眉鼠眼的男子好似豁出去,说道:“不就是时间,地点,所发生的事,太子想知道,我岂能不告知。”

      “时间上我与花酥糕老板吻合,下午的一点~两点,地点就是我家,花柳巷168号。”

      “我那时在熟睡,中午太热,忍不住躺在床上,昏迷传来,后来我就不清楚,等我苏醒,一道娇小的身影,用拳头一锤,玻璃碎片落成一片,弄的我差点划伤,不甘心的我,岂能放过他,追了出去。”

      “乔小身躯的身影我没看清,是不是你无从得知,当我追到街道,大片的人群在追你,我想到一个可能,窗户是你敲碎的,只是怀疑,想太子给我个解释。”

      你不用双眼仔细捕捉,发觉不了他嘴角的邪笑,一副势在必得的模样。

      “哈哈哈……故事讲得真精彩,你不去说书,埋没你的才能,编的实在完美,我忍不住为你鼓掌。”

      “啪啪啪……”

      “先来说说案发地点,花柳巷,那边的巷口路好窄,只供个人穿过,这个我是知道的。”

      “我的身躯正好,娇小可灵活穿梭,这话没毛病。”

      紧接着我反问一句,“你可知最大的毛病在哪?”

      “由我告诉你吧!今天的我从未去过花柳巷,谈何敲碎玻璃,是你走眼,还是想……捞好处。”

      说道捞好处,我足足提高一倍音量。

      “大家决不能轻信太子的蛊惑,他说今天没前往花柳巷,就没去过吗?你们相信吗?”

      贼眉鼠眼的男子有意扇动人心。

      原本倒向我的,反而偏向他,弄得的我着实火大。

      “最后一个问题,你如果答的出,太子的位置让你坐。”

      “想必花酥糕大家都知道,花柳巷大家可能陌生,我来给你们解释。”

      “我们所在的街道名为,花合街,小巷不多不少,我数过整整168条,如今在现修的不算,那花柳巷在哪条街道,大家是否清楚。”

      “还是我说吧!百合街,那么问题来了。”

      “百合街~花合街,中间还有几大街道?”

      “花酥糕~花柳巷,需要多少时间?给你一小时是否可以来回穿梭,有明确答案的告知我。”

      看你怎么答,如何答,欺诈我,你怎么敢的?

      熟悉路的人自然熟悉,很快有了答案。

      “太子你确定,百合街~花合街吗?”懂路线的人立马站出,问道。

      两地实在太远,步行的话起码要花2小时,跑步话1小时,普通人要想完成一小时,奔波两地,这个……着实不可能。

      太远了。

      “没错,花柳巷属于百合街,花酥糕店铺在花合街上。”

      两地的距离为他们解答。

      懂路线的不再问我,“兄弟你家确定住在花柳巷吗?”

      贼眉鼠眼好似缓过神,一副做了亏心事,不知如何收场。

      “让我想想。”他还装模作样的思考,趁我们不留意,挤入队伍,消失了。

      为此,我大快人心。

      敢坑我。

      下辈子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