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斯克号航母

      管家阿福选好的新宅邸,是在寒鳞城南城,桐梓巷。

      占地20亩,曲江环绕,厅榭精美,花木繁茂,有着雅致的园林景观,起伏的台地地貌。

      搬家前,陈炀开启窥命之眼看了看宅邸的风水。

      左边隔开的第三家是将军苑,虎威奔腾;

      右边隔开的第五家是太守府,文气巍然。

      周边邻居不是权贵,就是富豪。这是寸土寸金的宝地。

      而自家这栋宅邸的上空,飘荡着淡淡的紫气,这是吉运当头的吉兆啊。

      陈炀大喜:“就它了。”

      第二天搬进去,阿福盘算开销时,陈炀才有了点悔意。

      尼玛!

      买房竟然就花费了三千两白银!

      这么大宅邸,相应排场不能少啊,家丁、女婢、厨子、杂役、马夫等开销不少。

      这些人力开支,加上日常生活用度,园林养护,一个月至少又得搭进去几百两银子。

      “会不会太奢侈了?”陈炀嘀咕。

      阿福没吭声。

      陈棘道:“不会。毕竟是贵人区,圈子都不一样。”

      陈炀拍了他后脑勺一下:“小屁孩懂什么圈子?”

      陈棘阴阴笑了笑。

      陈炀大度道:“好吧,先这样。”

      有了卖出戮神散得来的50晶玉本钱,还怕赚不到钱吗?

      地里有座玉矿,还愁不能坐吃玉山吗?

      陈炀旋即释怀,仰天大笑出门去。

      该怎么开采玉矿,确实值得好好研究一下。

      毕竟有了钱,自己才能利用老贝的神通,这是自己安身立命的资本啊。

      寒鳞城很富裕,陈炀倒不担心找不到人来合作。

      寒鳞城,被称之为北境第一城,雄奇,富饶。

      它位于苍雪王国的北境,与舒鸠、虎方三国接壤。

      苍雪、舒鸠、虎方三国之间繁华的边境贸易,给它带来了源源不绝的财富,眸色各异的美人,以及彻夜不眠的都会灯火。

      陈炀首先去万通钱庄去逛了逛,打听一下晶玉的消息。

      “什么?晶玉?没听说过。”

      钱庄掌柜是一个胖胖的中年人,下巴处长着一颗黑痣。

      听陈炀打听晶玉价格,中年人立即狐疑地摇了摇头。

      陈炀走后,中年人走上二楼的一个房间,立在门口恭敬道:

      “师兄,寒鳞城有人打听晶玉。”

      “哦?”房间内传出一个男子的低沉声音,“他还说了什么?”

      “只是打听价格。是一个十六七的少年。”

      “那估计是个跑腿的,派个人跟着先看看,不要惹事。”

      “是。”

      陈炀出了钱庄的门,又去繁华的骡马市、甲兵巷、符篆街、梨花街四处踩点。

      他像林间四处嗅探的猎狗,想了解一下玉石产业相关的行情。

      但陈炀不准备直接泄露玉矿的事情。

      以自己目前的实力,玉矿一旦泄露,估计会死得很惨。

      一些帮派绝对会直接劫夺控制。

      想必白家那边也不敢轻举妄动。

      “绝不能欠老贝的钱啊!一定要多攒钱,免得急用时,不得不把自己卖给老贝。”

      一想到那些被巨树吞噬了的人脸,陈炀心有戚戚焉。

      就在这时,一块其貌不扬的石头引起了陈炀的注意。

      梨花街与符篆街的交叉拐角处,是一家玉器店。

      一块圆滚滚的青石,足有水缸大小,就突兀矗立在店门口。

      哈!

      竟又走到大石头仙玉居这里来了。

      记忆中,大郎小时候经常来这一带玩。大石头仙玉居,也算是当地有名的百年老店了。

      或许,可以跟他们老板聊一聊。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十两赌一石,富贵上青云。”

      “富贵还是贫穷,中间只隔着一块石头。”

      “不要挤,不要挤,都往里走。”

      ……

      一个店小二站在高背椅上,拍手吆喝,招揽着顾客。

      陈炀猫着腰朝里面看了看。

      只见店里一排排的木架上,摆放着一块块磨盘大小的原石。许多顾客在木架旁,挑挑拣拣。

      十两银子买一块石头,如果剖开后里面是玉石,那立马价值至少翻十倍。如果里面是石头,那就只能自认倒霉,钱都打了水漂。

      一个迎宾小哥看到陈炀在门口东张西望,立马热情招呼道:

      “这位小哥,进来看看。一看您就是紫气加身,手气定然不凡。”

      哦?

      这你都知道?

      陈炀吐槽一句,站着不动声色。

      迎宾小哥拉着陈炀就往店里走。

      “哥,开一块石头吧。十两银开一块,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如果是玉的话,转手就赚几百两银子。”

      陈炀道:“万一不是玉呢?”

      小哥笑道:“那就再开一块。”

      “还要付钱吗?”

      “当然。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小哥笑容可掬。

      陈炀挥退小哥,信步走入店中。

      也不知这个店知不知道晶玉是何物?

      店里顾客多是中老年人,一个个围在木架旁,或用指头敲击,或用手掌摩挲,判断着内里的成色。

      在进店门口位置,一个头发稀疏的中年人抱着一块青石左看右看,摩挲许久。

      跟在他身旁的小二问道:“张哥,开吗?”

      中年人眼里流露出痛苦的纠结之色,最终他咬了咬牙,递出几块碎银:“开!”

      “好嘞。”

      店小二一招手,立马有人递来解石钢刀。

      陈炀眨眨眼睛,窥命之眼看了看这中年人,只见此人的眉宇间散溢着驳杂的光晕。

      灰黑之色郁于中,暗红之光泛于外。

      其命苦,其运衰,发财是不可能发财的!

      恐怕近期还有血光之灾啊!

      陈炀叹息一声。

      想提醒,但看中年人两眼闪亮,兴冲冲憧憬着未来,陈炀保持了沉默。

      医不叩门,命不强改,各人有各人的造化。

      这时,店小二舞动钢刃。

      嘿!

      只听得嘣一声轻响,钢刀劈开青石,里面半点玉的影子都没有,只是一块普通的石料罢了。

      噗通!

      十两银子就这样没了。

      中年人脸色灰白,双眼茫然坐在地上,嘴里发出了干嚎一样的呜咽之声。

      陈炀摇摇头走开,启动窥命之眼,扫过木架。

      或许是因为他能力太弱的缘故,什么也看不清,只看得见木架上有一层灰蒙蒙的雾气。

      “也有一种可能,是这些所谓的玉料,其实都只是普通的石头。”

      店铺最里间,靠近柜台的位置,一整面墙的架子上,陈列的是雕工精美的玉器。

      一个身穿鹅黄长裙的年轻女子,脸上带着好看的笑容,欣赏着架上的玉器。

      “倒是有些意思,耐看。”陈炀微微颔首,移步近前观看。

      柜台后面坐着一个三十来岁的老板,穿青色长袍,手托下巴撑住柜台,头发油腻地耷拉在脸颊上。

      他的眼睛本来死死盯住年轻女孩的背影,见陈炀踱步过来,老板的眼神不情愿地移到了陈炀身上。

      “哎,这位小哥……对,说的就是你……看就可以,看就可以,千万别摸哈。”

      你妹!

      陈炀笑笑。

      突然,他感觉到一丝空气的异动。

      似乎有风从身边刮过。

      身旁这位姑娘的袖摆,轻轻动了一动。

      刚才她似乎扔出了一粒小石头?陈炀皱眉想到。

      那边玉料区,一个店小二惊呼起来。

      “小心,架子要倒了。”

      陈炀回头就看到,不远处一组高大的木架正发出嘎吱之声,朝着一侧剧烈歪斜。

      咚!

      咚!

      原石滚落。

      架子旁拥挤的顾客四散躲避。

      “啊!”

      “砸中人啦!”

      “别乱跑,人怎么样?将他拖开。”

      人群乱糟糟的,似乎有人被砸中了。

      更可怕的是,一组架子带倒多组架子,眼见就要群死群伤,酿成惨祸。

      人群中一个身影,突然纵身飞起。

      他动作十分迅疾,猎豹一样扑出。

      陈炀只看到影子一闪,那人已扶稳几组歪斜的木架,并将滑落边缘的原石都拍回了原位。

      陈炀松了一口气。

      这世间还是有好人的。

      在那附近的地面上,传来一阵痛苦的呻吟。

      方才那位头发稀疏的中年人,被原石砸中肩膀,擦破额头,此时正伏在地上痛哭出声。

      仙玉居的老板,手忙脚乱蹲在他身旁帮他止血。

      陈炀愣了愣,此人气运真是霉不可言。

      哎。

      窥命之眼看人一次,要扣一百两银子。

      “要是直接把一百两银子给这个中年人,会改变他的命运吗?”

      陈炀好奇地想道。

      这时,身旁那位穿黄裙的女子,轻移莲步,悄悄沿着墙边,走出了大石头仙玉居。

      嗯?

      这就要走?

      方才混乱的一瞬间,他似乎看到女子将一盒精美的玉器,塞到了裙裾之间。

      陈炀皱了皱眉,疾步跟了上去。

      眨眼一瞥间,已将女子的信息大致掌握。

      姓名:灵犀。

      年龄:21岁。

      修行:九炼铁卒(大成)。

      ……

      转了几条小巷之后,陈炀傻眼了,那女子在拐角处消失了。

      遗憾!

      陈炀揉揉脑袋,问自己:

      “我追她干啥呢?

      是想抓弄倒木架的凶手呢?

      还是尖声喊‘抓小偷,抓小偷’了?

      都不是。

      仅仅是无聊。

      回家吧!”

      陈炀一转身,突然倒吸了一口凉气。

      因为他看到一柄锋利的匕首正对着自己的喉咙,转身时差点一刀捅到了脖子上。

      方才那位名叫灵犀的姑娘,正柳眉倒竖,怒视着自己。

      “咳咳,姑娘,有话好说,您别动怒……”陈炀竭力安抚。

      “说,跟着我干啥?”

      “没什么,恰好路过这里。”

      刀尖抵住喉咙。

      陈炀呼吸急促起来:“姑娘,饶命啊。您手上是不是拿了什么东西?姑娘,你没付钱吧?”

      灵犀脸色一囧:“关你何事?”

      陈炀看她还知道害羞为何物,心中对她的评价又调高了一级。

      于是心生一计,苦笑道:“老板让我来收钱。他让我问问姑娘,是否近来囊中羞涩?

      “若是一时付不出钱,倒也不必着急,日后有钱了补上便是。不必为难自己。”

      灵犀听他这么说,脸色羞得通红。

      这是她第一次偷窃。

      若非近日用度匮乏,又着急需要此物,打死她也不愿意出来行窃。

      方才她在架子前徘徊了大半个时辰,就是在等一绝佳机会,准备悄悄偷走东西。

      但可惜,那登徒子老板眼睛盯着她一眨不眨,愣是没有机会下手。

      她不得已只能制造混乱,浑水摸鱼了。

      没想到这一切,还是没有逃脱老板的眼睛。

      人家眼睛明亮着呢,看到了一切,却不声张。

      真乃义商!

      灵犀心中新潮起伏,思考日后如何报答此大恩情。

      陈炀笑道:“姑娘,小生做主,此物就送给姑娘了。您这样神仙一样的人物,能来小店,已让小店蓬荜生辉,感恩戴德了。还请姑娘务必收下。”

      灵犀看了看陈炀的打扮,有些怀疑道:“你看着不像店里伙计啊?”

      陈炀讪讪笑道:“我是老板的侄儿,今天来店里帮忙的。”

      灵犀收起了匕首,歉然道:“得罪了。事出有因,不得不行此下策。借用三日,后必亲自奉还。”

      说完,她扭头即走。

      陈炀在后方大声叫道:“姑娘,您最近星位不正,气运下行,当心小人作梗啊。”

      灵犀脚步顿了顿,旋即加速,鹅黄的衣裙飞快消失在巷子里。

      这时,陈炀注意到,命宫里老贝神秘笑了笑。

      “老贝,有何指教?”陈炀警惕问道。

      “你提升实力的机缘跟此女有关,跟上她。”

      陈炀脸上笑容缓缓消失。

      你妹,早不说!

      “姑娘,你等等我。”

      陈炀拔步直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