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妃夫人萌萌哒

      陆庆被杀死了!

      这一下子,整个血魔门弟子,战意全无,如同惊弓之鸟般,四散而逃。

      “凌霄剑宗弟子听令,给我杀!”

      李清依见状,顾不上追究刚才那道剑气是谁发出来的,她立即下令道。

      血魔门弟子群龙无首,根本无法组织起有效的反击,很快就全军覆没。

      李清依让凌霄剑宗的弟子,押着投降的血魔门弟子,回到了王家村里。

      “晚辈李清依,多谢前辈刚才出手相救!”

      “不知哪位长老护法,能否出来相见?”

      李清依神色恭敬,她双手抱拳,朝着空气行礼道。

      刚才杀死陆庆的那道剑气,是凌霄剑诀第一式,长虹贯日!

      在凌霄剑宗里,除了凌霄剑宗的真传弟子,有资格修炼凌霄剑诀之外。

      就只有凌霄剑宗宗主柳玄宗,还有凌霄剑宗的诸位长老有资格修炼了。

      而且,刚才陆庆施展血魔解,实力已经达到了金丹期修为!

      据李清依所知,凌霄剑宗的其他真传弟子,根本没有这个实力杀死陆庆。

      所以李清依觉得出手之人,应该是凌霄剑宗内,有着金丹期修为的长老。

      李清依心中猜测,凌霄剑宗宗主柳玄宗,应该是担心,她们这些下山的弟子,可能会遇到危险。

      于是,柳玄宗便派出了一名金丹期修为的长老,在暗中跟随保护,防止出现意外。

      只见,李清依神色恭敬的呆在原地,等待凌霄剑宗长老现身。

      然而,几分钟过去后,李清依身前依旧空荡荡的,没有任何人出现。

      “既然长老不愿意现身,那清依就不强求了!”

      李清依见状,俏脸上浮现出无奈的神色,她恭敬的说道。

      李清依觉得,可能是这名长老嫌麻烦,不愿被人打扰,所以才不肯现身。

      既然这名长老不愿意现身,李清依也就不强人所难了。

      反正这名凌霄剑宗的长老,是暗中保护他们的!

      若是再遇到危险,这名长老不可能会坐视不管!

      想到这里,李清依便不再继续纠结了,她立即让几名凌霄剑宗的弟子,去审问刚才投降的血魔门弟子,希望能够获取血魔门的其他情报。

      而此时。

      在不远处的一个小山坡上。

      陈宇收敛气息,隐藏在一颗大树上,默默的看着王家村里的发生的一切。

      而刚才出手,救下李清依的人,当然是一直在暗中跟随的陈宇!

      陈宇见李清依就要被陆庆杀死,同为凌霄剑宗之人,他不忍心看着李清依被杀,于是就出手救下了李清依。

      陈宇为了不暴露身份,他连青莲剑歌都没有施展,而是施展了昨天刚得到的凌霄剑诀。

      至于李清依请求相见,陈宇当然不予理会了!

      因为陈宇不是凌霄剑宗的长老,他也不想暴露身份!

      所以陈宇继续隐藏在暗中,并没有现身。

      现在,李清依既然误会,暗中出手的人,是凌霄剑宗的长老。

      这正好合了陈宇的心意!

      这时,王家村的村民们陆续回归。

      当王伯的家人,发现王伯战死的时候,他们顿时伤心欲绝。

      “王伯为了保护百姓,力战而死,他是凌霄剑宗的英雄!乃我辈楷模!”

      “王伯的后代子孙,若是有武道天赋者,可以执这枚令牌,拜入凌霄剑宗,成为凌霄剑宗的弟子。”

      李清依将一枚青铜令牌,交到了王伯的儿子,王平手上,她出声安慰道。

      随后,李清依和王家村的人,在后山上,给王伯挖了一个墓,做了一个坟,立了一块碑。

      墓碑上写着,王伯,王家村之人,凌霄剑宗弟子,力战血魔门弟子而死,当铭记千秋,功传万代。

      “大师姐,我们从血魔门弟子嘴中,撬出一些情报了。”

      这时,一名凌霄剑宗的弟子,来到墓前,小声的对李清依说道。

      “哦?带我去审讯的房间!”

      李清依闻言,她立即吩咐道。

      “是,大师姐!”

      凌霄剑宗的内院弟子闻言,他点头领命道。

      随后,李清依和凌霄剑宗的弟子,一同来到王家村的一处房间里。

      这个房间已经被凌霄剑宗的弟子,暂时用来关押血魔门的弟子了。

      房间内,几名凌霄剑宗的弟子将血魔门的弟子,折磨得不成人样。

      “大师姐,有重要情报!”

      凌霄剑宗的弟子,见李清依到来,他们立即兴奋道。

      “什么情报?说来听听?”

      李清依闻言,她好奇的问道。

      “大师姐,这些血魔门的弟子都是受到血魔门门主冯达的命令,暗中屠杀凡人,收集鲜血。”

      “据说是血魔门门主冯达要用这些鲜血,举行献祭血神仪式,想要获得血神赐予的力量,强大实力。”

      凌霄剑宗的弟子回答道。

      “哦?”

      “那血魔门现在隐藏的驻地在哪里,你问出来了吗?”

      李清依闻言,她柳眉微皱,问道。

      “大师姐,问出来了!”

      “这血魔门隐藏的驻地,居然就隐藏在括苍山脉中!”

      “这么多年了,我们居然都没有发现血魔门的驻地!”

      凌霄剑宗弟子将血魔门驻地告诉李清依,她不禁感叹一声道。

      “血魔门的实力如何?”

      李清依俏脸微沉,她继续问道。

      “大师姐,血魔门实力不弱,据说门中金丹期武者四五名,虚丹期武者十几名,通脉期和开窍期武者,多达上百名。”

      凌霄剑宗弟子脸色肃然的回答道。

      “这个消息很重要,必须立即传回凌霄剑宗,让宗主做决定!”

      李清依闻言,她沉声说道。

      血魔门驻地的实力,不是李清依这些人,就可以搞定的。

      若是想对血魔门动手,恐怕需要凌霄剑宗主力出动才行。

      “是,大师姐!”

      凌霄剑宗的弟子立即按照李清依的吩咐,将消息传回了凌霄剑宗。

      “血魔门?”

      而躲在暗中的陈宇,他将李清依和凌霄剑宗弟子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王伯血仇,不共戴天,不可不报!”

      陈宇脸色阴沉,目光冰冷,他语气森然的说道。

      说完,陈宇转身离开,趁着没人,他来到了王伯的墓碑前。

      【过年好,小狂人给您拜年了,祝您新年快乐,万事如意,万象更新,万方来财,万念畅通,万气皆牛气,牛气冲天起,牛年大吉,阖家万事顺利,身体如牛,健康、长寿、如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