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白领的屈辱

      木已成舟,秦啸天神情肃然,淡淡地回了一句:“请!”

      他的声音气场强大,在幽静的夜空回荡。眨眼间,秦啸天脚下的一株株野草,纷纷向后躺去,被一道道诡异的磁场控制住。

      唰唰几声闷响。

      秦啸天和常自成手中的剑已相撞,噼里啪啦的打击声瞬间响起,如同一阵暴雨从天而降。

      两把剑在空中相遇,夜晚的星光下,剑光闪烁不定,晃得人眼花缭乱。

      “啸天剑!秦啸天用的是他的啸天剑!”

      有人认出了秦啸天手中的剑,那把剑明亮如镜,渗透着丝丝冷光。

      秦啸天出生名门,秦家世代均为秋芒族的豪门望族。

      他的祖父与凌悬的祖父早年结交,情义颇深,两人都是秋芒族李郡王仰仗的重臣。秦老爷子疼爱孙儿,将家族传世之剑早早交给秦啸天随身携带,并且以他的名字命名,对他寄予厚望。

      秦啸天和凌悬交好,两大家族甚至李郡王都颇为满意,认为他们的结交俨然代表着秋芒族未来的希望。

      人群颇有微词,大家都为秦啸天使用啸天剑而震惊。

      很多一年级新生震惊于啸天剑的威力,此剑一看便知锋锐,光芒耀眼。而更多的人,则是震惊于秦啸天的所作所为。

      作为一名三年级学长,居然拿出家族的传世武器与新生切磋,而这名新生手中的剑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任谁也难觉公平。

      “学长为什么这么做?常自成手里的剑怎么能和他的剑比?”晴儿忿忿不平地在闵兴耳边说道。

      “可能是因为不用内力,点到即止吧。”闵兴猜测着。

      也许是因为学长用惯了自己的佩剑,不习惯使用别的武器。不过好在不动用内力,学长一定张弛有度,不会伤害到常自成的。

      闵兴尽量把秦啸天的动机想得单纯善良,不愿意去设想其他可能。

      常自成手里的剑,黯然无光,在啸天剑面前显得有些可笑。不过,场上已经没有人笑的出来了。

      秦啸天与常自成到底谁的剑术高明?比赛开始前,所有人都觉得没悬念。但是现在看来,二人竟然旗鼓相当,常自成丝毫不落下风。

      一年级新生士气大振,高声为常自成加油。三年级学长们脸上却有些挂不住了,甚至连慕秋白都觉得有点丢脸。

      秦啸天比常自成年长这么多,还用着啸天剑,居然只能打个平手。这不正说明他们三年级学长的基本功不扎实,没有内力辅助的话也就实力平平吗?

      不过,最难受的人是凌悬。他深知秦啸天的弱点,眼见着他在一年级新生面前暴露缺陷,作为好友,实在为他难堪。

      秦啸天与常自成听不到人群的欢呼,他们的心神都极中在各自的剑上。

      他们的剑碰撞又错开,夜空中,形成的磁场交织错落,将秦啸天和常自成的身体笼罩其中。

      剑气凌厉,即便没有被刺中,空气中的磁场也带有剑意。剑锋所指,一道道光弧四散开来,弧面呈扇形铺开,发出噗噗的声响。

      秦啸天似乎难以控制,他所踏之处,地面竟然裂开了口子,所有人都能感受到那恐怖的力量。

      常自成内力虽弱,但是毕竟有几分,刚开始的时候,秦啸天好歹是收着的,所以还能抵挡。不过时间一长,秦啸天的真气就越来越压不住了。

      闵兴紧锁眉头,他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秦啸天!”

      凌悬眼神凌厉,叫了秦啸天一声,警告的意味明显。听到凌悬呵斥,秦啸天不自觉地有所收敛。

      “想不到常自成剑法如此厉害,竟逼得秦学长动用真气。”

      观此一战,闵俊不由得嗟叹。

      场边安静肃穆,已没有人交头接耳,大家都在认真观战,常在成的表现让人意外。

      很多人想不明白,为什么常自成竟然浅浅占了上风。毕竟,这场比试之前,没有人清楚常自成的真实能力。

      常自成虽然修炼天赋一般,但是学习能力超强,加上刻苦努力,对各种剑法研究得极其透彻。

      只是他自身功力尚浅,发挥不出威力。若是只论拆招破招,没几个人是他的对手。

      所以,不用内力的话,常自成完全不会败。秦啸天出的每一招他都知道出处,自然也很清楚破解的办法。

      反观秦啸天,已不思进取,多年停滞不前。大陆近年来的剑术发展,他很少关注,用的招数都是陈年旧招。

      眼见自己出的每一招都被常自成看破,心里越来越毛。

      然而,常自成出的招数他又没见过,凭经验和直觉抵挡的话只能撑住几时,时间一长越发难支。

      常自成眼神明亮,衣衫随风向摇摆掀动。秦啸天头冒冷汗,眉头紧皱,嘴唇紧抿。

      和常自成的状态相比,秦啸天显得很不耐烦。不过他毕竟经验老道,很快便意识到了这一点。

      几个回合之后,秦啸天调整心态,尝试着改变了套路。

      他把手中的剑横于胸前,诡异地划出几道弧线,光影流转,元气荡漾。眨眼间,秦啸天的面前隐约竖起了一道能量巨墙。

      防御墙竖起的瞬间,秦啸天突然向前,满眼冒火。剑锋向前,霸气十足,啸天剑突然起了变化,剑头至剑尾,凝结出了一团耀眼的光。

      “啸天轰!”

      人群连连惊呼。

      “这样算不算使用内力?”

      与此同时,有人开始提出质疑。

      “这只是能士进入忘我境界后,体内真气激荡的效果,秦啸天已经修炼到一定级别,真气外溢在忘我时难以控制,不是故意使用内力。”凌悬见大家有所怀疑,连忙解释说。

      秦啸天忽然连出几招,常自成连连后退,只有抵挡之力,没有进攻之招。

      人群又沸腾了,战局突然出现变化,所有人都很意外。

      “这几招是秦啸天的独门剑法,是他自创的。非常厉害,我们都称为秦氏绝招。”凌悬认真地向众人解释。

      秦啸天这几招总算为自己挽回了些颜面,但是凌悬依然为他捏把汗。

      他已经把自己的最强手段用出来了,若是被常自成破解,岂不是更下不来台面。想到这里,他下意识地啧了啧嘴。

      “我为什么把这几招是秦啸天的绝招说出来,这要是败了的话更丢人。”凌悬心中万般后悔。

      常自成虽然落了下风,但是表情依然平静。

      这不是因为他城府深,善于控制情绪,而是因为他并不在乎这场比拼的输赢。

      他专注于学习,对他来说,既然是切磋,能不能从中学到东西是更重要的。

      他仔细地观察秦啸天的动作,对手的招数他没有见过,既然是自创的,那一定没有哪本书上介绍过破解方法。

      对于他来说,这正是千载难逢的提升机会。

      常自成并不急于出招,而是不停后退,让秦啸天把招数出尽。其他人拼命喝彩,只有闵兴和常自成一样凝神观察,然后迅速调动所学知识,设想各种破解方法。

      终于,常自成攻势又起。他手里的剑突然加速,顺势而攻,将秦啸天的能量之墙轰然劈开。

      秦啸天胸前的能量墙不像看来的那般坚不可摧,而是直接被劈花了。

      这下,秦啸天压力大了。常自成持剑突破,直接破了他的啸天轰。

      所有人目瞪口呆。

      闵兴看得畅快淋漓,不由得起立鼓掌叫好。其他一年级新生虽然看得云里雾里,但还是看出常自成扭转了颓势,随即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晚风拂面,常自成和秦啸天此时分开而立,常自成神情依然宁静。

      秦啸天闷哼一声,脚踩风火轮一般再次攻去。他的身法极快,表情却是狠辣。

      他现在很认真,很投入,投入到已经忘记了自己原本的计划。他现在一心专注于捍卫自身的荣誉,和他一样投入忘我的,还有观赛的凌悬。

      凌悬被深深震撼了。

      秦啸天的这几招,当年他们几位同学讨论了几天,才找到破解的办法。眼前这个一年级小个子,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了窍门,这是何等恐怖的智慧。

      凌悬站起来,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常自成。

      两把剑相遇的乒乓声响彻夜空,一个交错,秦啸天的胸前出现了一道血痕。他越是急躁,就越凸显出常自成的冷静,自己也就越容易被常自成击败。

      局势陡然直下。

      秦啸天将啸天剑置于身侧,握着剑柄的手微微颤抖。他已经处于劣势,心态早已乱了。

      场下突然鸦雀无声,所有人都懵了。

      秦啸天真的败了吗?一时间,就连一年级新生们也没了动静,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现实。

      “秦啸天,你这个蠢货在干什么?”慕秋白愤怒地吼道。

      虽然他和秦啸天素来对不上眼,但毕竟都是同年级的学长。秦啸天败了,整个三年级学员通通脸上无光。

      纵观常青藤学院的历史,可从来没有过三年级学长被新生打败的记录。

      这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

      “攻击他的左下摆。”

      这是凌悬的声音,确认是他无疑后,秦啸天突然出剑,向着常自成的左边攻去。

      常自成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在地上。虽然没有受伤,但是他瞬间意识到了秦啸天的变化,脸上的表情有了难以察觉的紧张感。

      观察片刻,凌悬忍不住出口干涉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