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吓人的大鸡吧日比

      邱立宏听着笑了,“你平时不怎么爱说话,这捣鼓起生意经来,也头头是道,不买东西的也会被吸引住,干脆辞职做生意算了”。

      刘长远说:“我这转正没几天,热乎劲还没过去呢,本来也没打算辞职,这生意多数时间是我弟弟在经营,不用我操啥心”?

      邱立宏说:“我真的挺佩服你的,悄悄的将转正指标弄到手,我那时候转业进油田也下了一番功夫,还找了很厉害的人”。

      刘长远说:“我这就是有个好机遇,所谓的傻人有傻福,赶上局领导想树立一个正面形象,也就选中了我,来自农村的瓜仔”。

      邱立宏选好了酒和饮品,刘长远说不要钱啦,可这个人很讲究,说小本生意不容易,硬是将钱给付了。

      他临走的时候,将梁学智喊过来,说以后可能我表哥就分到你的班,你一定要严加管教,千万别留情面,等过了这段时间找你喝酒。

      邱立宏笑着答应了,给梁学智整的挺郁闷,这还没上班呢,紧箍咒就被套上,自己一点自由也没有,他真的有点想家,在家没人管无拘无束地多好!

      但他只是想想,也不敢真正的自己不干,那样老爸会拿鞭杆子抽他。再有,他也是抱着梦想来的,也想干好了能转正,象刘长远一样。

      这时弟弟长江和王艳霞吃完饭下来,让他们俩个上去。梁学智低糜的劲儿一扫而光,叫上刘长远快上楼,那些好吃的就上小酒该有多美。

      二人来到三楼,其他人也基本上快吃完,只是在那儿唠着嗑,吃着肥美的河蟹,也有等两人的意思,毕竟八月十五是团圆的日子。

      和梁学智两个人倒上酒,一个人喝了一口,刘长远说:“以前是不敢想,过八月节能吃上这么好的饭菜,这得多谢四姨拉了我一把”。

      四姨说:“我你就不用感谢,也只能象小智一样安排个临时工,这也就是我和你四姨父的最大力量。

      应该说你的运气好,遇到这么多贵人的帮忙,还有你这位锦绣干妈的大力支持,又是人力又是财力的,对待亲儿子也不过如此”。

      刘长远说:“干妈对我的好,我心里是记得的,现在我们就象亲母子一样,我是这样考虑的,如果干妈不结婚的话,我将来有个孩子随张姓,以延续张家的香火”。

      四姨说道:“这要是真话还真象儿子办的事,今天张姐的一多半衣服都是给你买的,还给你妈买了两件,干妈做到这份上简直没的说”。

      张锦绣说:“四妹子,这话就说外道了,长远也拿我当亲妈,我也得拿他当亲儿子一样,二姐是长远的亲生母亲,就象我的亲姐姐一样。

      买两件衣服还提它干啥,我有工作挣的也不少,一个人花钱的地方也不多,往长远和二姐身上花点,我觉得没啥,谁让咱们有这层关系呢”?

      这时母亲也发话了,“长远哪,你给我记住了,以后对我和你爸不好行,我们没给你创造条件,但你不能对锦绣妹子不好,让我知道不孝顺,我把你工作给你整没有”。

      梁学智说话了,“这大过节的,吃个饭也吃不消停,你们是划拉饱了,我们刚吃上饭,就开始教训人,你们也不想想,长远是那忘恩负义的人吗”?

      你还别说,他的话还真管用,将大家说的哑口无言,可能都觉得有些过火,大过节的说这些话不合适,只听见嗑螃蟹的“咔吧”“咔吧”声。

      还是母亲抻不住劲儿,“长远,明天我就回去了,家里正在收秋,你爸一个人也忙不过来,我也得回去帮忙,看到你们都挺好的,我这也就放心了!

      还有学智,你不让我说我也得捣鼓两句,现在找个活干很不容易,一定要好好干,即使转不了正,在这儿娶个媳妇儿安个家,不比回农村老家强多了!

      人家这农村吃的是大米,靠着油田干点啥,挣钱都比在家活络,咱们家吃的是高梁米饭和玉米饼子,根本就没法比,在这儿安家你们哥几个还有个照应”。

      梁学智说:“二姨,你想的太好了,我一个月一百五十块钱够我花就不错了,搁啥娶媳妇儿,还不得靠家里支援我一把。

      哪象长远,光一个月的奖金就二百多,工资也得三四百,一个月下来五六百块,怎么花都够了,可惜咱没那个好命”。

      四姨说:“你还别抱怨,这都是长远用辛苦换来的,他没你的命好,一来就入职开始拿工资,他来后呆了半个多月才上班。

      人家也没闲着,在家写小说,没成想还真发表在石油报上,因此和两位阿姨结缘认了干亲,看到长远确实有才华,人品又不错,才从各方面帮助他。

      你以为都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那是要付出辛勤和汗水的,有一分耕耘才有一番收获,哪有不劳而获的东西,不要做美梦啦”!

      几个长辈终于完成了说教,到屋里试衣服去了,饭桌上只剩下刘长远和梁学智对饮,还有不撂筷的耿旭,在埋头地造着。

      这时梁学智才来了点兴致,“哎呀我的妈呀终于走了,这天天挨训我可受不了,咱俩这酒喝的太憋屈,慢点喝吧喝急了兴许醉酒”。

      刘长远说:“酒这东西虽好,以后上班可别喝,会耽误事的,我不是吓唬你,有可能悔了你的一生,到那个时候后悔可就来不及啦!

      呆着没事馋酒了,你就来找我,咱俩喝点不要紧,喝多了顶多就是睡觉,也不影响工作,你喝多了别耍酒疯就行”。

      梁学智说:“你们都不放心我,我今天就交个实底,别看我平时嘻嘻哈哈的,要是工作的时候,我比谁都认真,不信你就瞧好吧”!

      刘长远心说,你让我放心,可你得做让我放心的事。记得上一世,给他找个井队做饭的活,让他中午去井上送饭,结果看人家玩扑克,将饭盆全丢在在了场地上。

      结果四姨父帮着找了回来,后来又犯了几次错误,让队长知道后,和四姨父商量,最后给他开除回家,他还是和前世一样,叫刘长远如何放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