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份证号码及姓名

      抓住他手指的不是别人,白云山低头一看,便看见了小飞鸟噘着嘴的小脸。

      “怎么了这是?有什么问题吗?”

      白云山看着她有些好笑的询问,伸手捏了捏她的小琼鼻。

      小飞鸟却依旧噘着嘴,不满的嘟囔道:“白云桑你太高了!哪怕是坐着,坐在阿羞我前面也还是挡到了很多画面,我根本就看不清楚嘛~”

      由于烟花盛放的声音实在是太大,所以女孩说话时都不得不伸长脖子凑到他耳边开口窃窃私语,轻声细语下伴随着嘴角呵出的热气,吹得他半边身子都酥了。

      但听见小飞鸟说的内容时,白云山却又不禁哭笑不得。

      如今坐在船上,只需要抬头一看便能看见漫天灿烂的烟火,哪怕他身高再高,夸张点说现在就和大古一样变成光站在这里,也不可能挡得住盛大的花火大会——

      所以这句话明显就是女孩故意找的借口。

      不过白云山也没有刻意拆穿她的意思就是了。

      原因很简单,低头一看便能看见,小飞鸟仰着的小脸虽然噘着小嘴,但眼神里却是不加掩饰的期待,一副你还不快点认错本鸟才好继续发挥下去的可爱表情,看得人心都化了。白云山根本就升不起半点违逆的想法,只好哄着她笑着开口,顺着她的话说了下去。

      “那你说怎么办?”

      “那还不简单?”

      小飞鸟顿时得意的哼了一声,挺了挺小琼鼻,顺势便一个劲的往前钻:“阿羞我要坐前面,要不然一直都会被白云桑挡住,就什么都看不了啦——”

      白云山则有些为难的挠了挠头:“可是我已经差不多在最前面了,再前面基本上没多少位置了呀——”

      “白云桑的怀里不是还有位置吗?”

      小飞鸟则继续红着脸小声说道。

      好家伙,狐狸尾巴总算露出来了——

      白云山心里想着,嘴上还没有回答,却发现小飞鸟已经自顾自的爬了过来,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呲溜一下就钻进了他的怀里。

      扑通一声。

      在并不算特别宽阔的小船里,这个动作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了,哪怕想掩盖都来不及,一下子就将在场女孩们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阿苏卡!你在做什么——”

      “实在是太没礼貌了,还不快下来!”

      “白云桑你没事吧?”

      ......

      女孩们顷刻间议论纷纷,有吃惊的,有责怪的,还有极少数连忙关心了一句白云山的,声音一时有些嘈杂。

      好在小飞鸟年纪还小,加上平时包括白云山在内的所有人都一直把她当做小孩子看待,所以倒也并没有什么奇怪的感官出现,只当做是小孩子的任性举动罢了,唯一的问题也只是有些失礼罢了,纷纷让她下来。

      不过成为众矢之的的小飞鸟此时俨然已经破罐子破摔了,死死抓住白云山的一只胳膊,面对众人的话语怎么都不肯屈服,嘴里嚷嚷道:“我不要我不要!阿羞我就要呆在这里,这里看花火大会最好看了,你们都不要拦着我——”

      面对这副耍无赖的招数,女孩们也是毫无办法,哪怕是平日里与小飞鸟关系最密切的某北海道女孩此时也没了招数,只能偃旗息鼓,不约而同看向了白云山。

      面对众人的目光,白云山呃了一声,低头扫了一眼正靠在自己胸口,满脸委屈泪光涟涟的小飞鸟,只能无奈道:“算了吧,没关系的,她喜欢就让她呆在这里好了,难得一次花火大会,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好吧——”

      既然当事人都已经表示没问题了,其余人自然也没有再开口的意思了,只得点点头后便继续欣赏起了花火大会,某北海道女孩则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撒着娇的小飞鸟,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得到了胜利的小飞鸟顿时喜笑颜开,哼了哼之后,眯着眼睛便蹭着白云山的衣襟往后靠,仿佛直接把他当成了椅背一般,舒适的表情即得意又惬意,仿佛像只晒着太阳的小猫一般。

      白云山微微有些别扭的移了移盘坐的大腿,小飞鸟整个人靠在他怀里,娇小玲珑的身躯不安分的扭来扭去,还没有巴掌大的可爱小脸近在咫尺,令他总是不由自主想起了前段时间女孩过生日的那个晚上。

      加上身上穿着的也仅仅只是单薄的浴衣,头发盘起来后如天鹅般细长的脖颈便显露无疑,白嫩的肌肤一直蔓延到肩颈,从他的角度看去,就连精致分明的锁骨都若隐若现,再往下......嗯,一马平川,什么都看不见——

      “诶~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也要到前面去,我也想看得更清楚点,才不要被挡到呢——”

      “?米娜米也要!米娜米也要!?”

      正当他胡思乱想之际,软萌的抗议声随之响起,兴许是觉得某小霸王太过得意了,真正的小霸王闪亮登场,还伴随着某世界第一可爱的声音,也一股脑的挤来了前面。

      来者正是生田绘梨花与星野南。

      白云山一时有些为难,被他抱在怀里还没有享受多久威风的小飞鸟也登时不满意了起来,皱了皱可爱的小鼻子,回头埋怨道:“一库酱你做什么?你在后面不是看的好好的吗?”

      “是这样没错啊,但是既然阿苏卡你都可以来前面,我刚才好歹也帮了白云桑那么大的一个忙,应该也没问题吧——”

      生田绘梨花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理所当然的说道。

      “?米娜米也想要到前面来——?”小祖宗顺势又插了一句。

      小飞鸟自然是毫不犹豫的否决:“当然不行!这完全不一样——”

      “为什么不一样?”

      生田绘梨花依旧不解,睁着大眼睛迷惑的委屈说道。

      “总之——”

      小飞鸟顿时被这天然呆的问题问得心里一堵,张了张嘴,却没有什么恰当的理由可以说出来,只能涨红了脸,嘴硬着继续说:“总之不一样就是不一样!一库酱你也别问了,不行不行不行!”

      “诶——”

      某花社长顿时仿佛受到了沉重打击,满脸都是失望,失落的表情看得人于心不忍。

      “?那米娜米呢?米娜米我也想到前面来,求求你了——?”

      星野南却没受到半点影响,软萌的开口问道,穿着浴衣双手合十请求的模样,世界上根本就没人能够拒绝,哪怕是刚才还意志坚定的小飞鸟此时都犹豫了,看着自家世界第一可爱的米娜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不过这时白云山却忽然道:“星野......你还是算了吧,生田倒是没问题。”

      “?诶~为什么??”

      小祖宗顿时大失所望,噘着嘴撒着娇询问。

      白云山却丝毫没有动摇的意思,尽管这家伙心都在这一句质问里化成了一滩渣渣,但依旧坚定的表示道:“首先,你到前面来,我的腿肯定是保不住,得要粉碎性骨折了。其次,前面就是船头,其他人无所谓,但你要是过来了,这艘船差不多就要沉了——”

      星野南:“......”

      “白云桑!”

      这一段话实在是太过分了点,不仅是众人喜爱的小祖宗难得的气鼓鼓的鼓起了脸颊,幽幽的盯着他看,就连旁边的女孩们都看不下去了,纷纷出声指责正义执行,将这个敢大庭广众之下欺负米娜米的家伙批的体无完肤。

      接着某北海道女孩与一众女孩商讨下做出公正裁决,让白云山来到后面,小萝莉跑去前面,这样就谁也不会挡到谁了,至于原本已经在前面的小飞鸟......自然还是继续呆在那里了。

      小飞鸟自然是脸色有些失望,但理由已经找过了,要是还想继续胡来,女孩们显然是不会继续惯着她了,哪怕是撒娇耍泼也没用,所以她也只能噘着小嘴失望的接受这个事实,看着白云山离去怏怏不乐。

      而因此来到船后的白云山则暗自松了口气。

      刚才他坐在船头,小飞鸟躺在他怀里,别看一副惬意的模样,但其实内心已经感觉到丝丝不妙了,于是果断的借着某小祖宗脱身,来到了小船后面。

      事实证明,他这个决定是对的。

      小飞鸟年纪虽然还小,身体也还尚且青涩,但一直在怀里磨磨蹭蹭,也不是一个血气方刚的正常男人能够按捺的住的,这样下去迟早要出现某些尴尬的情况,所以能快点脱身当然就要快点,哪怕因此又欺负了一次可爱的小祖宗也在所不惜——

      大不了......大不了下次亲自送她最爱吃的面包,给她道歉就没事了。反正小祖宗虽然看起来傲娇,已经到了反抗期什么的,但其实性格温柔得不得了。嗯,这点是经过了秋元那里得来的讯息,加上自己日常相处下来的经历,反复确认过的。

      来到了船后靠着船舱的位置,这里就是姐姐组们的地盘了,从这里往前看,小偶像们的背影一览无余,所有人都能尽收眼底。

      头顶上灿烂的花火绽放,这是真正燃烧在头顶的花火大会,比较以往隔得很远看烟花的滋味完全不同,震撼与美好的感觉油然而生,让人很容易便沉浸下去。

      哪怕是刚才还怏怏不乐的小飞鸟此时也忘记了自己的小情绪,盯着美好的烟花便眉开眼笑,一边仰着头看着天空,一边时不时和身边的花花以及小南互相拉扯着浴衣说说笑笑,画面美好而又温馨。

      看着小偶像们欣赏着花火大会,白云山则微微垂下眼眸,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心底忍不住微微感慨。

      这是最好的时代,所有人都还在,没有任何人缺席,大家为了一个目标而咬牙努力,毕业与离别这些词语,距离她们是如此之遥远。

      但这也是最坏的时代,AKB如日中天,而女孩们还尚且籍籍无名,她们要在这样一个时代努力,打拼出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实在是太辛苦而又太艰难了。

      不过,无论如何,这都是美好的,不是吗?

      无论如何,自己也都会陪着她们一起走下去吧——

      白云山默默地想着。

      突然间,他又感到自己的手被人轻轻抓住,但这次却不是手指,而是轻轻覆盖上了大半个手背。

      他无声的侧过头看去,这次自然不会还是小飞鸟了,桥本奈奈未脸色依旧的望着浩瀚的夜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明亮的眼眸里烟花一闪而逝,接着又再次被点亮。

      白云山微微一笑,没有说话,只是心里补充道。

      当然了,还有你,娜娜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