孕妇大肚无码孕交

      那是十三年前,及川雪成七岁。

      “给我把脸放进水里!”,母亲按着及川雪成的头,往一大盆冰水里面放。

      及川雪成刚从巨大的疼痛中回过神来,就被按进了寒冷刺骨的冰水中,一瞬间,他呛了一大口水,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母亲恶狠狠地说,“你的脸上可不能有伤!不然出门时净给我丢人!”

      一边说着,一边加重了力道。

      而那伤分明就是母亲的外遇对象用酒瓶砸出来的。

      及川雪成被压在水中喘不上气,似乎是求生的欲望,使他用出了全身力气甩开了母亲的手,他也因反作用力摔倒在地板上。

      “你,你居然敢反抗我!”,母亲对及川雪成的反抗行为惊讶又气愤。

      说着,她抄起手边的椅子,朝及川雪成砸了过去,紧接着是一声闷响。

      “喂。你可要留意一点,别把他给打死了。”,母亲的外遇对象躺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喝着酒,他说这句话时,头连抬都不抬。

      “放你的心吧,离打死还早着呢。”

      之后,及川雪成看到母亲拿着一把水果刀向他走来了,刀刃上泛着银光。

      这一瞬间,他不知哪来的力气,从地上爬了起来,跑到杂物室里将门死死锁住,如同抱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一样无助又绝望。

      自从四岁时父亲离家出走,及川雪成的母亲便四处找男人同居,而视及川雪成为麻烦,让他白皙的皮肤上爬满了伤痕。

      他听到母亲的脚步声原来越远了,才松了一口气,瞬间放松下来的神经让他立刻晕了过去。

      ……

      清晨。

      “真是的,居然又梦到之前的事了。”

      及川雪成顶着个鸡窝头,伴随着阵阵头痛,迷迷糊糊地从床上爬了起来。

      回过神来,他发现自己平日里像狗窝一样的屋子被收拾的干干净净。

      屋内一反常态的整洁让他瞬间提高了警惕,接着他听见厨房的方向传来了阵阵声响。

      是谁在那?

      他正这么想着,就看见厨房门被拉开,神户洸端着盘子从厨房里面走了出来。

      两个人目光对上了几秒,就听见及川雪成惊讶地大叫道:“诶!!你你你!怎么会在这!?”

      而神户洸倒是答非所问:“噢,您醒了啊,我给您准备了早饭。”

      及川雪成这才反应过来,神户洸应该是昨天晚上在这里过了夜,他赶忙抱住自己的身体,问道:“你昨天不会跟我睡的一张床吧!”

      毕竟这个小房间只是个一居室。

      神户洸给及川雪成翻了一个白眼:“放心吧,我睡的地板,谁稀罕跟你啊。我建议您应该去动物园,趁着河马打哈欠的时候把头伸进去,好让您的脑子清醒清醒。”

      听到这熟悉的嘲讽方式,及川雪成倒是感觉找回了平时的感觉,将昨天的负面情绪全都置之脑后了。

      他换了身衣服,像一个小孩子一样走到餐桌旁边乖乖坐好,等着神户洸给他端饭。

      神户洸当即就露出了一副十分嫌弃的表情。

      “还是头一次呢。”,及川雪成突然间说,“有人将做好的早饭端到我面前,这种感觉,还是头一次感受到。”

      神户洸听到后,手中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他知道及川雪成的过去,但听到这样的话还是让他再一次感到了心酸。

      “我开动了!”,及川雪成并不想将这一话题继续下去,便端起碗大口地吃了起来。

      神户洸也给自己盛好饭,在及川雪成的对面坐下。

      随后,神户洸说:“你要调查柯南那个小男孩的事情我听说了,来你看一下这个。”

      说着,神户洸拿出了一张照片,照片拍的很模糊,像是将哪张图片强行放大后截下来的图。

      及川雪成就瞟了一眼照片,便说:“这不就是小时候的宫野志保吗?你给我看这个做什么?”

      “你说这个人是小时候的宫野志保?”

      “对啊,我从小就和志保是朋友,她小时候的样子我还记得清清楚楚。”

      “这张照片上的女孩不叫宫野志保,也不是之前的照片。”,神户洸说,“这个女孩,叫做灰原哀。”

      “这个女孩居然跟小时候的志保长得这么像啊,哈哈。”,过了几秒,及川雪成突然想到了什么,这个想法让他停下了手中的碗筷。

      “喂,你不会是想说,这个叫做灰原哀的女孩,就是宫野志保吧…”

      神户洸点了点头。

      与此同时,柯南正在与一个人通电话。

      “昨天真的太险了,还好我把你的手机号的备注改成了‘工藤新一’。”,柯南说。

      “所以呢,昨天那个识破你身份的人叫什么名字啊?”,电话那头的人说。

      “他说他叫「及川雪成」,而且我还拿到了他的指纹,这下总算是抓住他们那帮人的尾巴了…”

      “等等!工藤,你刚刚说那个人叫什么?!”,电话那头的人好像很震惊。

      “及川雪成啊,难道说你认识这个家伙吗?”

      “工藤…”,那个人突然变了语气,“拜托了工藤,不要对他出手,唯独这个人,我希望你能暂时放过他…”

      “你这是怎么了,灰原。”,柯南问,然而回答他的只有电话被挂断后的“嘟嘟”声。

      没错,刚刚与柯南通话的人,正是灰原哀。

      【下非正】

      来了!终于等到哀殿出场了!

      小哀与及川雪成目前的关系十分魔幻,哀知道及川在组织做过的一些事,哀虽然不支持他这样做,但是她却理解他的做法——哀知道及川那段被家暴的过去。

      而及川对小哀的态度…这里就先留个悬念,不剧透了哈哈。

      两个人在组织期间还有过许多故事,将在后面一一展开。

      下一章将是【游轮篇】的终章,整个游轮篇的幕后还有着更大的秘密,将在下一章揭晓!

      那么感谢看官大人的支持,我们下一章再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