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的里番

      清晨,阳光熹微。

      凌虞和其他几位七宗罪成员早早就在议事厅外候着。

      不远处,走在前面的男人一身深色大衣,身材修长,风姿飒飒,半张银色面具下一双墨绿的眸子深沉,让人窥不清他的神色。

      男人身后跟着七宗罪的七大魔王,几个人迈着矫健整齐的步伐逆光而来,男的俊女的美,场面十分壮阔。

      凌虞同其他人一样看向为首的傅祈寒,恭敬地跟他打招呼,“Satan大人!”

      走在最前面的男人目不斜视,迈着长腿径直走入大厅,从头到尾没有看旁边的凌虞一眼。

      不过她也没在意。

      反倒是Beelzebub停下脚步,冲她挥了挥还拿着早餐的‘小肥爪’,笑道:“冰美人儿,早啊!”

      凌虞面无表情地对男人点点头,像个没有感情的机器,语气平淡:“Beelzebub大人,早。”

      直到察觉到旁边一道森冷的目光,凌虞才看过去。

      她发现叙川正用他那一双随时都在放电的桃花眼盯着自己,脸色不善。

      她迎面直视男人的目光,没有因他危险的眼神而退缩半分。

      呵!

      “……”叙川无声冷笑着。

      凌虞,你好样的,知道和别的男人打招呼,却敢把我当空气是吧!?

      给老子等着!

      议事厅

      傅祈寒坐在中央的主位上,其余七位魔王在他左右两边依次顺位坐下。

      没过多久,两名狱门成员领着几位陌生人走进议事厅。

      凌虞和其他人则守在大门外,他们守在门边能够清楚地听到里面的人谈话的内容。

      ……

      事情谈到一半,里面突然传来男人嘲讽的笑声。

      是傅祈寒的声音。

      议事厅内

      男人背靠着黑色的真皮座椅,骨节分明又白皙得过分的手上灵活地转着一只黑色钢笔。

      他漫不经心地抬起眸,目光冰冷地瞥向旁边站着的几个外来人,眼神里带着不加掩饰的轻蔑。

      男人微抿的薄唇轻扯,神情姿态狂傲霸气到极致,“我狱门世代统治的地方什么时候轮到你们这些蝼蚁觊觎,滚回去告诉你主子,最好安分守己,如果再敢动半点非分之想,我不介意让你们体验一下什么叫真正的地、狱。”

      他说着一口流利的英文,且音色还异常纯正,堪有古老英国贵族般的优雅。

      在男人强大气场的震慑下,几位来自萨德加州的客人被吓得在短时间内都不敢出声。

      噤声良久,其中一个身材高壮的男人壮了壮胆子走上前,试图狡辩:“Satan大人,我们州长不是这个意思……”

      “行了!”旁边的叙川终于听不下去了,他兴致乏乏地掏了掏耳朵,打断男人的话,“管你们什么意思,不自量力的东西,还敢和我们谈条件,从哪来的滚回哪去!耽误老子时间。”

      他还是一如既往地傲慢无礼。

      “噗!”听见叙川的话,Beelzebub刚喝下去的牛奶直接笑喷出来。

      这么扫人家面子貌似有些不太厚道吧?

      他顺手接过Asmodeus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嘴,看着面前的一片狼藉,惋惜地摇着脑袋,“唉,可惜了,我的早餐啊。”

      坐在对面的Belphegor根本不关心男人们的谈话,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补好妆,她看着镜子里妆容精致的美人,终于露出满意的笑容,她放下手里的小镜子,看向旁边的Mammon,笑意盈盈地询问:“怎么样?老娘美吗?”

      Mammon表情浮夸地配合着她,大笑了两声,冲她竖起大拇指,语气铿锵有力:“美!一如既往的美!”

      女人对着他嘟了嘟自己红艳诱人的樱桃小嘴,神情傲娇,“哼!这是当然。”

      几个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完全无视了旁边几位来自萨德加州的客人。

      布莱恩最后看了眼上方的傅祈寒,竟然发现他闭着眼睛……睡着了?!

      他……他们……他们竟敢这样狂妄!

      简直太目中无人了!

      布莱恩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羞辱,他攥紧垂在身侧的手,因为用力过度导致手背上的脉络变得清晰可见。

      “哼!告辞。”他大手一挥,正准备离开。

      “慢着……”

      傅祈寒适时睁开眼,一双如狼眼般森然的绿眸紧盯着他,看得男人心里直发毛。

      布莱恩心底发慌,一时变得有些口齿不清,“Satan大人,您……您,还……还有什么事?”

      傅祈寒将手中把玩的钢笔放回桌面,慢条斯理地起身走到他们面前,薄唇轻启,“诸位远道而来,不送些见面礼,傅某心里总有些过意不去。”

      见面礼?

      听到这个似曾相识的词汇,守在门边的凌虞不禁勾了勾唇,傅祈寒口中的见面礼怕不是什么好东西吧。

      几天前在比亚沃原始森林里发生的事她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他们不亏是好兄弟,都有这样恐吓别人的习惯。

      凌虞不认为这是个好习惯。

      “谢谢Satan大人,不……不必了。”布莱恩被他的强大气场逼得连连后退,要不是有身后的几位属下扶着,他此刻怕是已经倒坐在地上了。

      “怎么能不要呢?”男人的语气平淡,却在无形中给人以强烈的压迫感,他扬起长臂轻轻一挥,二楼四周的走廊上突然冒出来一群穿着黑色作战服的狱门成员,他们手里的冲锋枪对准了大厅中央几个萨德加州人。

      “这……”布莱恩看着楼上乌泱泱的一群人,再也没法继续装作镇定的模样,他慌张地看向傅祁寒,话语里带着几分慌乱无措,“Satan大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见面礼。”

      “这难道就是你们狱门的待客之道?”

      “对待不速之客,向来如此。”话毕,傅祈寒绕开男人,迈着稳健的步子径直往大厅外走去。

      叙川紧随其后,临了,他才想起来提醒守在楼上的属下,“给他们留口气,丢出圣弗里。”

      “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