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充钱的看黄神器

      “祭品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献祭,男爵大人!”

      不知何时,首席法师出现在大厅里,无声无息,依旧一袭黑袍裹住全身,让黑翼暗暗警惕。

      “那就开始吧!”

      除了拉布这个翼魔,黑翼没有带多余的恶魔,这件事情隐秘非常,也容不得别人知晓。

      穿过一间间石室,很快来到了末端房间的祭坛,这一段路程并不长,却莫名让黑翼有些心烦意乱。

      心里的那个声音更清晰了。

      欺骗!

      欺骗!

      欺骗!

      四周充斥的怨灵让黑翼心生厌烦,他决定献祭成功之后,就去找个噬魂犬来,将这些烦人怨灵统统吃掉。

      首席法师停下脚步,从黑袍中取出一个袋子,在祭坛上倾倒,叮叮咚咚的掉下不少东西,堆在一起像个小山一样,仔细一看,原来是一大堆恶魔心核,还有些高级的魔法水晶,主要以火焰晶石为主,这是红炎之地的特产。

      这是黑翼和首席法师约定好的,由法师提供祭品,男爵的收藏随着城堡一起,化为乌有了。

      放完祭品,法师退后几步,双手虚抬,魔力汹涌而出,伴随着奥妙的咒语,聚集起大量的元素能量和深渊气息,祭坛上空渐渐浮现出实质化的咒文,可以直接被肉眼看见。

      法阵纹路一点点亮起,隐晦而崇高的力量波动蓄势待发,那种呼之欲出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这时候,首席法师的咒语悄然转变,转换成喃喃的祭语,法师沙哑的低吟仿若最崇敬的赞美,赞美那高居天上、隐秘而崇高的未知...

      伟大的领主啊!

      你强大而残暴!

      你是深渊最骄傲的孩子!

      你是毁灭的主宰!

      无可匹敌的【毁灭领主】梅萨龙啊!

      你最卑微的信徒祈求您的回应!

      伴随着首席法师喃喃的低吟,周围昏暗的石室变换着光彩,晦暗的红芒隐隐浮现。

      黑翼心烦意乱、头昏脑涨,但是他的灵魂却反而越发清醒,他能够清晰的感知到祭坛在有规律的运转,某种伟大的存在正在缓缓靠近,仿佛下一刻就要破开空间,从虚无之中踏足现实!

      他要来了!

      黑翼脑中念头闪过,身形缓缓倒退,激发首席法师的亵渎卷轴,让亵渎的力量弥漫整座祭坛,然后将拉布往前推,这个刚进阶不久的翼魔才是接下来的主角。

      而在他倒退的刹那,整个地宫轰然一震,仿佛是整个空间被打破了,惊人的震荡直接将他掀翻在地。

      轰!

      祭坛的上空血光弥漫,一丝丝血红色气息凝聚在一起,化成一只凶戾非常的血色竖瞳!

      某位伟大存在的目光注视到了这里,他突破死寂无垠的虚空,从极遥远处传来一丝力量。

      毁灭领主的意志即将降临!

      “快!站上去!”法师深谭般的双眼不见丝毫波动,向黑翼低语。

      “哦!”

      黑翼木木的回应,他此刻昏昏沉沉,只知道听令行事。

      黑翼拖着僵硬的身躯,浑浑噩噩的走向祭坛,就像是被魅惑法术操纵了一般,他忘却了原本的计划,忘却了自己是谁,也忘却了对【毁灭领主】的畏惧,义无反顾的走向承载着血色竖瞳的祭坛。

      啪嗒。

      黑翼左脚刚刚踏上冰凉刺骨的祭坛,浑身立刻激淋淋打了个冷战!眼中迷茫尽去,剩下的皆是惊骇!

      他为什么在这里?祭祀不是拉布的事吗!而且就算祭祀也不用上祭坛,放在祭坛上的只有一样东西,祭品!

      黑翼惊骇的发现那凶戾的,代表着【毁灭领主】的血色竖瞳,正在盯着自己,并且近在咫尺,而往日无比熟悉的声音却在背后响起。

      “主人,我伟大的主人,我仁慈的主人啊!”

      “你最卑微的仆人恳求你!将你的灵魂和力量交给我吧!你会被永远铭记!我会将你塑成雕像!摆放在城堡的正中间!”

      “当我成为领主的时候!你也一样会被铭记的!我的主人!”

      “但是现在,请你再向前一步,为了我,去死吧!”

      双爪抵住黑翼的后背,轻轻一推,这成为压倒黑翼的最后一根稻草,黑翼砰的一下倒在祭坛上。

      祭祀的魔力具现为锁链,将黑翼死死锁住。

      吼!

      黑翼挣扎怒吼!怒睁双眼死死盯着祭坛下方的法师和翼魔拉布,眼中的愤怒几乎化为实质。

      恨!

      他怎么能不恨!是他杀了迷诱魔男爵!这力量,这权利,这片广大的领地,都应该属于他黑翼!

      背叛!背叛!背叛!

      可耻的法师!卑贱的翼魔!

      他早知恶魔不可信任,但是没想到会这么快,而且他们是怎么突破真名誓约的。

      区区一个晚上而已,这么短的时间根本不可能解除誓约!

      仿佛知道黑翼心中所想,法师将黑袍之中的东西抽出一角,正是亵渎卷轴!

      另一卷亵渎卷轴!

      原来他才是被欺骗的那个...

      “机谨的恶魔啊!你虽相当聪明,身为一个恶魔,居然有不下于魔鬼的理智,真是让我惊讶,但是你怎么可能在智慧上,胜过一个法师呢?”

      首席法师冷冷的嘲讽着他,让黑翼心中愤火愈烈!

      “你很强大,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你会越发强大,可惜这片领地已经被我预定,这里不再需要第二个的主人。”

      愤怒将黑翼鳞甲密布的外皮烧的发红!

      像一根被点燃的火炬,那无限的愤怒像是要化为有型的烈火,将首席法师和翼魔拉布焚为灰烬!

      “哦!强壮的主人啊!身为你的仆人我感到很荣幸!然而如果可以成为更强者的仆人,譬如伟大的【毁灭领主】的仆人,那不是更好吗!”

      这声音昨日还让他觉得舒坦,但如今却如同蚀心之毒,深深刻在黑翼的灵魂之中。

      空间震荡!魔力汹涌!

      血红竖瞳在祭坛上方凝集为实物!

      在黑翼被欺骗,被奴隶推上祭坛,沦为祭品的时候,【毁灭领主】的意志已经积蓄了足够的力量,跨空降临了。

      “哦!多有趣的事!背叛!阴谋!陷害!杀戮!多有意思!”

      “憎恨!自私!贪婪!恐惧!绝望!”

      “多美妙的味道!”

      【毁灭领主】梅萨龙的意志降临了!

      吱呀!

      深红的祭坛崩裂了几道裂纹!

      祭坛在呻吟,石室在颤抖,【毁灭领主】这一次降临的力量太强大,这座祭坛已经不堪重负了。

      传说中的【毁灭领主】丝毫不在意这些,他俯视着下方的蝼蚁,欣赏着正在上演的戏剧,愉悦的品尝着愤怒和绝望。

      “我闻到了深渊的喜悦,如此堕落!”

      翼魔拉布双膝跪地,将头颅狠狠的砸在地面上,丝毫不在乎飞溅的鲜血,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更加真诚,谄媚且卑微的述说着请求。

      “伟大残暴的梅萨龙啊!卑微的拉布拉兹向您献上最最珍贵的祭品!”

      “渴望成为您最最卑微、最最忠诚的仆人。”

      愤怒得无以复加的黑翼此时已经倒地不起,他除了不能动不能说话,其他都一切正常,这是【毁灭领主】有意如此,目的就是让他看到,让他听到,让他知道一切,却无可奈何。

      黑翼也曾做这种事情,将猎物的血管割开,静静看着他们在绝望中哀嚎死去,如今这待遇落到他自己身上,黑翼才知道这是何等的绝望,他如今只想着拔剑自刎,好让自己死的痛快点。

      然而这是不可能的,【毁灭领主】的力量太过强大,即使在这里的仅仅只是一丝意志。

      “一只小小的翼魔。”

      “不过这场好戏确实让我非常愉悦。”

      “你的请求将得到满足。”

      “至于这个有趣的祭品,就让他魔焰中洗净铅华。”

      “桀桀桀!”

      祭坛微微震动,磅礴的力量在聚集,巨大的深渊能量凝聚在一起,燃成一朵妖异的火焰。

      这是传奇级的力量,这是深渊力量汇聚成的魔焰,被这种火焰炙烤,可不是什么洗尽铅华,而是肉身消融,灵魂沉沦其中,遭受永恒的折磨,直至时间的尽头。

      【毁灭领主】常用这种火焰折磨背叛的恶魔。

      黑翼看到那黝黑的魔焰,狰狞的脸上第一次露出恐惧的表情。

      “哎...”

      正当魔焰即将吞噬黑翼的时候,一声低沉的叹息自黑翼的心底响起。

      伴随着一道金色的神性光辉浮现,黑翼的身体内钻出半张残破的书页,他朝着祭坛边缘轻轻一划,瞬间将空间撕开了一道缺口,随后将黑翼的身体一裹,径直射入空间裂隙之中。

      这一切如此之快,快到【毁灭领主】意志化身的竖瞳也来不及阻止。

      落入空间裂隙的那一刹那,黑翼获得了身体的控制权,他最后看了一眼这个他诞生、成长、厮杀的世界,那凶戾的血色竖瞳,那一脸阴沉的黑暗法师,还有那跪伏在地,却显得有些惊慌失措的身影!

      首席法师和翼魔拉布没有预料到眼前这一幕,没有预料到黑翼的体内竟然有这么一股力量,强大到能够轻易撕裂空间,强大到【毁灭领主】的意志也无法阻止。

      只能眼睁睁看着黑翼逃出生天。

      而黑翼双眼死死圈住他们的样子,如岩浆般炽烈的双眼,激射出无限的憎恨!

      “我会回来的!”

      他用尽全力吼道。

      “总有一日!”

      “我要将你们侵泡在冥河之中!

      “直到永远!”

      不止如此,他还将怒火射向祭坛上方,那血色的竖瞳。

      “还有你!”

      “梅萨龙!”

      “终有一日,我会踏上你的王座!”

      “你的脊骨将成为我的权杖!你的头颅将是我饮血的酒杯!”

      竖瞳无言,知识饶有兴致的望向渐渐合拢的空间裂隙。

      “有趣啊!有趣!”

      “我等着你!”

      “桀桀桀!”

      ······

      深渊第888层,冥河岸边的九层法师塔之中,召唤法阵上的魔法灵光频频闪烁,却没有任何东西或生物出现,正当召唤阵的主人欲停止魔力的输送时,一具黑漆黑的身体骤然出现,法师熟练的将其禁锢住,抬手就是一个鉴定术,片刻后,响起的是一个气急败坏声音。

      “一只翼魔!”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