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两个黑人一起做

      一个觊觎自己男朋友的女人看到自己不但没有冷眼相对,反而总是一副和善的面容,朝你笑得好不温柔。

      这情况光是想想,鸡皮疙瘩都能掉一地。

      在陆汐杳这儿她更是觉得膈应。

      所以她索性也就不怎么搭理苏婉了,本来两人就没有什么交情。

      再加上对苏婉曾经做出过的那个行为,陆汐杳是怎么都无法放下成见的,更别说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还对她笑脸相迎。

      但碍于之后的生意合作,再次面对苏婉,陆汐杳只能不得已,略显客气疏离地冲她点了点头表示回应。

      做完发型,陆汐杳发现找不到助理慕羽婷,只能打电话询问原因。

      对方说自己家里临时出了点事,已经跟徐子瑾请过假,徐子瑾也给她重新派了临时助理,只是还在来的路上。

      于是陆汐杳就坐在店里暂时等待,没想到正好碰上了来接苏婉的苏呈。

      苏呈是苏婉的堂哥,同样是在苏禾集团工作,他会来接苏婉,对此陆汐杳没有任何诧异。

      只是她跟苏呈两人也是多年的同学兼朋友,苏呈见她一个人在那里等待助理,便提出要送她。

      不过陆汐杳还是婉拒了。

      幸好苏呈也没有强求,也许是顾及到苏婉还在。

      但在车子离开的瞬间,陆汐杳恍惚还是看到了苏婉眼底的冷意。

      陆汐杳看着车子越走越远,唇线也越抿越紧。

      有些人就是很奇怪,莫名其妙搞得好像谁都跟她有仇一般。

      摇了摇头,陆汐杳转身坐回沙发上继续等待自己的临时助理。

      抬手看了眼腕表,算算时间估计还要再多等上半个小时。

      刚这么想着,忽地门口就传来了一道声音。

      “请问宏程的陆总在哪里呢?我是她的助理,想找她。”

      宏程是陆汐杳现在所在的公司的名称。

      陆汐杳来的这个发型工作室是会员制,一般只有要参加什么大型重要晚会的人才会来,也可以说这是个有钱人才来得起的发型工作室。

      陆汐杳之所以能来这儿,走的是公司的账户。

      也因此可以看出公司对今天晚会的重视程度。

      而这里的服务也确实配得上它的价位,工作人员基本上都能做到对自己顾客的信息烂熟于心,因此只要说出名字基本上都能准确找到人。

      朝店里工作人员问这话的是一个看起来挺年轻的小姑娘,陆汐杳估摸着这应该就是徐子瑾给自己临时派来的助理了。

      她起身朝那边走去,同时也开口说道:“是找我的吗?你好,我就是宏程公司的陆汐杳。”

      那女孩闻言朝这儿看了过来,脸上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语气轻快中不乏恭敬意味,说道:“你好陆总,我是徐总临时派过来帮您的助理,我叫纪欢。”

      介绍完自己,纪欢突然有些歉意地继续说道:“不好意思陆总,路上车子堵得厉害,所以让您久等了。”

      陆汐杳挑了挑眉,莞尔一笑,道:“没有久等,算算时间我以为还要再过半个小时你才能到,没想到这么快,已经是提前了,不用抱歉。”

      居然还提前了?

      纪欢不解地挠了挠头,笑容有些尴尬。

      呵呵干笑了几声,她最后还是没说其实慕羽婷早在陆汐杳进入这家发型工作室的时候就已经打电话给徐子瑾请假,而徐子瑾也立马让人安排了她过来。

      就在纪欢愣神之际,陆汐杳再次开口了,“走吧,等我去换件礼服之后我们便直接到晚会现场。”

      “好的陆总。”

      纪欢点头,和陆汐杳一同走出门离开。

      等两人离开好一会儿以后,工作室的里间出来了一个女人。

      一位工作人员正好从她身旁经过,见到她有些惊讶地开口说道:“慕小姐,陆总她刚刚才离开,你没一起吗?”

      慕羽婷没想到还有人记得自己是跟着陆汐杳来的,她只能笑了笑说陆汐杳先走,自己是回来拿刚刚落下的东西。

      之后她朝对方问道:“请问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刚刚苏禾集团的苏总给我们陆总留了一个联系方式,但被我粗心不小心弄丢了,我找了好几圈都没找着,这事儿如果没办法解决好,我的饭碗也不知道还能不能保得住。”

      停顿了一下,慕羽婷一脸可怜兮兮,眼神希翼地看着工作人员,继续说道:“不知道你能不能帮我查一下苏总在这儿留下的联系方式,我也好回去有个交代啊。拜托了,真的麻烦你了。”

      对方蹙眉沉吟了好一会儿,陷入了思考。

      她们工作室是会员制,每一个会员都会留下自己的详细信息,联系方式肯定是有,但这种东西不可能轻易向别人透露,这属于违反规定了。

      不过慕羽婷是跟陆汐杳一起过来的,这一点她知道。

      而且在做发型的过程中,陆汐杳和苏婉也确实曾有过交谈,气氛看起来还算平和,有个联系方式的交换很正常。

      更何况她们那种身份的人认识之后有生意上的往来也说不定,所以联系方式还是很重要的。

      这样一想,慕羽婷会这么着急害怕似乎也合理,毕竟事关公司未来的生意合作,她一个助理根本负责不起。

      而且看着慕羽婷可怜兮兮满脸希翼看着自己的模样,工作人员一瞬间也想到了自己。

      将心比心,同样都是底层打工人,都不容易,要是因为这件事情慕羽婷就丢了工作,那也确实可怜。

      于是好心的工作人员便勉为其难冒着风险为慕羽婷破了规矩。

      苏婉在这里办会员开卡用的是私人的联系方式。

      拿到苏婉的联系方式后,慕羽婷便道谢走出了发型工作室。

      低头看着那一串号码,她嘴角扬起了一抹略带冷意的意味不明的笑,眸底一闪而过阴霾之色。

      ……

      晚会上,衣香鬓影,觥筹交错。

      陆夕杳身着一条天蓝色裸肩长裙,脚踩十公分银色高跟,后面乌黑的秀发被盘起,两边留出的碎发正好顺着双鬓及入锁骨之上,雅致中透着点俏皮活脱,配上她脸上淡淡的微笑,更有职场独立女性的魅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