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宫蜜语视频大全

      “在我回答你之前,你能不能先告诉我,你究竟是谁?”

      王庭宫橘已经稍微平静下来,不过没有回答李真的话,而是冷声反问道。

      “你有得选么?”

      李真也没有回答她,只是带着些许冷笑说道。

      王庭宫橘没有理会李真的问题,似乎已经不是很在意李真的威胁。

      她深深看了李真一眼,冷冷说道,

      “你是天君那边的人?”

      李真脸上冷笑不变,起身走到小厨房门前。

      他伸出右手,一把掐住了不敢反抗的王庭宫橘的下巴。

      看着王庭宫橘清丽秀美的面容,他面上毫无怜惜之色,沉声说道,

      “你问这些,有意思么?”

      王庭宫橘神色依旧平静,看起来有些清冷。

      下巴被人掐着,她的脸颊微微向上昂着,看起来像个高傲清冷的白天鹅。

      她仍旧没有回答李真,而是语气冰冷说道,

      “李真是绝对不会这样对我的。”

      李真目光微眯,神色很是冷酷,放开了右手,沉冷说道,

      “看在曾经的份上,你坦白一切,我放你离开。”

      不等王庭宫橘回答,李真转过身来,看着窗外被明亮月光映彻得有些清冷的盼曦小区,继续沉冷说道,

      “人心是最容易变化的。不要仗着我曾经对你的依顺而放肆。”

      王庭宫橘看着李真精壮却有些孤绝的背影,想着李真说的话,先前刚冷静下来的内心都不由泛起一丝波澜。

      她先前总感觉眼前的李真有些问题,但不知道是哪里有问题,后面也一直怀疑占据此肉身的已经不是原来的李真。

      可是,现在听到李真的这些话,她似乎有些明白了。

      他还是原来的他,只不过他已经知道了种种真相,不再像以前那般单纯好骗。

      也难怪先前碰到他的时候,他会那样称呼自己,自己那时献上的吻也显得有些可笑。

      王庭宫橘似是有一丝落寞闪过,可惜说道,

      “原来是我自作多情了。”

      “大可不必这样说。”

      李真转过身来,看着王庭宫橘那双清澈好似林间深潭的大眼睛。

      他心中不由产生些许落差,如此美丽动人的人儿却没有自己想象中的美好。

      他语气中微微带着感慨,淡淡说道,

      “你本就不是为了谈情说爱,又何来的自作多情。”

      说完这一句,李真又不由想到这具原主肉身对王庭宫橘的种种本能反应。

      他不由轻声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

      “想来自作多情的,应该是曾经的我。”

      王庭宫橘听到这一句话,脸上神色顿时复杂起来。

      不过仅仅片刻,这复杂神色便被她收了起来。

      她神色恢复平静,对上李真双眼,莺莺声音微微发沉,说道,

      “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些事情的?”

      李真也收回了感慨之色,没有回答,继续反问道,

      “你觉得呢?”

      “这一个月月中?”

      王庭宫橘思索片刻,给出了一个答案。

      听着王庭宫橘的回答,李真露出不可置否的神色,说道,

      “这些重要么?你认为是什么时候,那就是什么时候吧。”

      闻言,王庭宫橘脸上神色不由微微一凝,问道,

      “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

      李真没有应声,神色平静而冷淡地看着王庭宫橘。

      王庭宫橘也没有期待李真告诉她,能从李真神色变化进行推断就已经很不错了。

      显然,她已经大概推测出她自己的答案。

      回忆起过往往种种,王庭宫橘面上地神色渐渐变得难看起来。

      因为心绪变化,她莺莺声音都显得有些刺耳,

      “李真,以前你做的那些都是逢场作戏么?”

      李真摇了摇头,声音平缓冷淡,说道,

      “逢场作戏的是你,不是我。”

      他不管王庭宫橘因为这句话而渐渐变得难看的神色,继续说道,

      “不过,你可以放心,曾经对你做的那些都是我的真情实意,我会完成我们的约定的。”

      李真说出了王庭宫橘意想不到的话。

      是的,他虽然不知道原主和王庭宫橘有什么约定,但是他还是打算完成这个约定。

      从这具肉身对王庭宫橘的反应来看,李真觉得这个约定对原主来说非常重要。

      而且,他承了原主肉身,承了原主所有因果,起誓要完成原主所有因果。

      他逃不开这件事的因果,倒不如直接和王庭宫橘挑明一切,之后再彻底了解这个因果。

      同时,在他看来,这个约定的危险应该在李真的承受范围内,最起码,约定内容肯定不会有太明显的危险。

      不然,当初原主和王庭宫橘也不会那么轻易定下约定。

      也因为这样,李真现在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做。

      那就是在王庭宫橘不能察觉到的情况下,得知这一个约定的内容,然后顺利按照约定完成。

      此时,王庭宫橘很是疑惑地看着李真。

      她不明白,为什么李真知道了一切,还要完成和她的约定。

      而且,在她看来,李真已经有了这等实力,那个约定对她来说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了。

      她只能带着疑惑朝李真询问,

      “你为什么这样做?”

      看着王庭宫橘清冷秀美的面容,李真思索了片刻,说道,

      “给曾经的自己一个交代。”

      王庭宫橘深深看了李真一眼,说道,

      “没必要这样了,已经没有意义了,那个约定就此作罢。”

      “为什么?”

      “你杀了皇父!”

      王庭宫橘声音很冷地说出了四个字。

      李真不管王庭宫橘眼神中的冷意,似是玩笑般淡淡嘲讽道,

      “他对你们很重要?”

      王庭宫橘没有回答,李真继续说道,

      “这种时候存在于灵界,想来只是一个不知情的牺牲品罢了。

      只是搞不懂,为什么你会称它为皇父。”

      王庭宫橘眉头微不可察地蹙了一下,沉声问道,

      “你知道?”

      李真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说道,

      “不是很清楚,只知道一点。想来你知道得更多一些,不如告诉我?”

      王庭宫橘深吸了一口气,不在这地方纠结,话题一转,说道,

      “李真,能说说你是什么时候拥有这一身异能的么?”

      李真摇了摇头,没有按这个话题走下去,而是说回先前的话,说道,

      “你还是说说我们的约定和你那个皇父有什么关系吧。”

      虽然不知道约定内容是什么,但是李真已经从之前种种推测出这个约定对于很多东西肯定没有那么明目张胆。

      因此,他直接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王庭宫橘看着李真,微微思索沉默片刻。

      而后,她没有说出李真想要的答案,而是转而说道,

      “你不是已经通过云生家和神厌家知道一些事情了么,想来你应该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又何须我多言。”

      李真眼睛微眯起来,泛着些许冷色,看着身前王庭宫橘,沉声说道,

      “你也不必过多试探,他们告诉我的事情并不多。”

      顿了顿,李真神色恢复平静柔和,继续说道,

      “要不然,我也不会想要从你这里得到你们全部的谋划。”

      话音一落,李真再次伸手掐住了身前王庭宫橘的下巴,微微一提,让王庭宫橘再次脸颊微昂,看起来像个高傲清冷的白天鹅。

      他面上神色渐渐冷酷起来,沉声说道,

      “不要把我对你的容忍当作你放肆的资本。

      给你最后一个机会,把你们的谋划都说出来。”

      李真很在意原主曾经的因果,但却也不想被这因果搞得束手束脚,手段该强硬点还是要强硬点。

      而且,王庭宫橘先前既然已经说了,那个约定就此作罢,那李真便也没必要纠结于原主和王庭宫橘约定的因果不放。

      听着李真饱含冷意的话语,看着李真充满冷酷的面容,王庭宫橘感觉自己内心像是被冰块裹住了一般,寒冷无比。

      她也终于从先前还算平和的谈话气氛走出来,彻底明白了此刻情况,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她咽了一口口水,说道,

      “你先放开我。”

      李真闻言,松开了右手。

      王庭宫橘身姿也恢复了正常。

      她缓了缓身体的不适,心知这时已经避不开这个话题了,便开始缓缓开口,回答了李真的问题。

      李真听着王庭宫橘缓慢地说出了远古五家的幕后谋划,不由心中微微吃惊,同时他也知道了一些关于那疑似异界而来的天君的一些事情。

      世界各地兴建起来的天君广场世界与诸多世家是离不开关系的。

      晏粱国长春城事发之后,便有一个完美强大到极致的少年逐一寻上了诸多世家。

      他自称天君,以绝世实力横扫世家高强人物之后,便扬言要重新架联人灵两界,同时声称先决条件便是要在世界各地兴建天君广场,以人间愿力击破两界隔绝桎梏。

      这件事情在世家看来几乎不可能成功,因为拥有古老悠久传承的世家非常清楚人间愿力的作用。

      两界隔绝桎梏本就是因为人间愿力凝聚而成,人间愿力怎能会击破两界桎梏。

      只是迫于少年天君的淫威,诸多世家还是兴建起一些天君广场。

      但是,后面发生的事情,却让世家大跌眼镜,那少年天君竟真的凭借人间愿力将一处地方的两界壁垒击穿丝毫。

      少年天君也因此在威望无双,成为新成立道盟的盟主。

      世界各地兴建天君广场的大潮就此掀起。

      同时,受到诸多世家变化影响,各国府衙异能力和超新科技研发进度也越来越惊人,总体实力甚至隐隐要超过诸多世家。

      正是因为这样,世家之间越来越重视实力的提升。

      每一处地方两界壁垒彻底击穿之时,都会有灵潮爆发,大机缘伴随而生,是世家和府衙争夺的重点。

      另外,每一处地方两界壁垒被彻底击穿时,灵潮爆发的强度不一,机缘深厚不同。

      也因此,不同地方两界壁垒被击穿之时,所吸引的世家和府衙数量都不尽相同。

      林源市恰恰是所有推演之中最为不得了的一处地方。

      根据所有世家的推衍,此处两界壁垒将在二零八六年八月四号被彻底击穿,也就是明年八月四号。

      那时,此处将会爆发前所未有的超大灵潮,机缘深厚程度将会远超想象。

      远古五家自然而然便在得知信息之初,也做了准备。

      五家实力联合,截取住一丝天机。

      他们本想推衍此次超大灵潮的信息,在机缘争夺之时占尽先机,却万万没想到,他们意外推衍得知应劫之人存在于林源市的信息。

      何为应劫之人?

      要知道,时代大潮兴起,总是会伴随着众生大劫,大劫之下总会有应劫之人,俗称天降猛男。

      应劫之人所经所历必受天恩,万般造化随手可得。

      远古五家传承极为古老悠久,对于应劫之人的了解分外清楚。

      他们便根据应劫之人改变了自身的计划,决定依靠应劫之人受天恩眷顾的特点,强行提前彻底击穿两届壁垒,彻底占据此处机缘。

      当然,不仅仅只有这一点,他们还打算依靠各自手段,彻底取代应劫之人,夺得应劫之资。

      具体手段,这里便不做赘述。

      而后,远古五家经过不留余力的寻找,终于在前年年末,寻得应劫之人,正是李真自己。

      之后,远古五家便开始实行联合计划和各自谋划。

      联合计划中,远古五家利用种种布置和应劫之人的特点,林源市两届壁垒击穿时机将整整提前了一年。

      下个月四号,也就是二零八五年八月四号,林源市两届壁垒便会被彻底击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