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好逼王

      “轻功?”钱来的眼睛再次放亮。

      “啊?嗯。”姜冰如开始紧张,这玩意儿也没法教他。或者真的功夫也可以做到这点吧,但是她又不会真正的轻功。

      看着姜冰如的表情,钱来知道自己应该是不能学的,“好吧,我去给姜大夫拴好睡觉的绳子。”钱来找绳子去了老太太的房间。

      老太太的眼神一直看向在姜冰如的方向,有那么一瞬间,姜冰如觉得老太太并不瞎。她伸手在老太太眼前晃了晃。

      老太太一把抓住她的手,姜冰如吓了一大跳,差点蹦起来。

      “姜大夫,老太太的眼睛不是全瞎,能看到一些影。”老太太说完松开握她的手。

      “哦,这样啊。那您的眼睛是怎么坏了啊?”姜冰如没话找话说。

      “我脑袋受过伤,之后眼睛就看不清,小来说我眼睛充血了,后来有个大夫说热布敷就行,那阵子,我就很少用眼睛。

      再后来我的眼睛就一直看不清楚,现在就是离的远些,我可能会看见一会儿什么,但离近了就完全不行了。”|

      姜冰如接话:“所以您就基本上不用眼睛了,所以刚才那会儿您也的确是在看我。”

      老太太笑了“啥也看不清的。”这笑对姜冰如来讲就是一种很诡异的笑容,唉!算了,也不能和老太太较真。

      听老太太的讲述,有可能眼部是受过伤,但是现在来讲最有可能的还是眼花的问题,这时候,哪里有花镜啊。

      这老太太的眼睛还真是有一些麻烦,不是简单的问题。

      音音在耳边说道:“你的手镯之力可以治。”

      姜冰如听到这个消息立即有了精神,但突然又颓了:“音音,治好老太太的眼睛,需要多少手镯之力?”

      音音说:“这样的病患一天最多一个,你是可以完全恢复的。”

      姜冰如又开心了:“太好了,一天一个也行啊,再说,给这个老太太治我免费,再有人来治我是要收费的,是不是?”

      音音无声了,感觉主人的表情像二哈。

      “老太太,我能给你治眼睛,但是你不要问我是怎么治,这是个秘密,不能外传。”

      钱来走了进来:“姜大夫,我奶奶的眼睛能治好?”

      姜冰如赶紧摆摆手:“不算是治好啦,但是可以缓解到一定程度,自理能力是没有问题的,只是看太近和太小的东西也会有些费劲。”

      钱来激动的握住姜冰如的手:“真的吗?姜大夫!能够正常行动就好,这曾经都是奢望。”

      老太太不语,但脸上能看到没控制住的笑容。

      “那晚上我给老太太试着治一次,看看效果。”姜冰如想到自己能治病,心里很开心,老太太忽然说道:“姜大夫,我们没有钱付诊费。”钱来的表情也紧张起来。

      “还以为说什么呢?我在你们这里住着,不要诊费。”

      他们一起来到老太太的屋子里,姜冰如将老太太扶到床上躺下,她自己搬个凳子也坐好。

      静坐了许久,她回头看向钱来:“你出去或者找东西把眼睛蒙上,相信我不会害你奶奶,我治疗的时候不想有人看着。”

      钱来马上一拐一拐的把身体转过去,背对着她们。

      姜冰如集中精神,将手镯之力聚在手掌,放在老太太的眼睛上方,明显一股热气充斥着眼睛,老太太全身紧张都紧张起来。

      姜冰如闭着眼睛,在脑海里感觉着老太太眼部的血管,慢慢发现到有一块血管真的堵了,但并不严重,默念魔娘,魔娘回道【这堵的血管,有压迫中枢神经,这个位置疏通后,虽然还有眼花,但足以看见。】

      找到位置,姜冰如便运力慢慢将病患处推揉开,忽听老太太嗯了一声,姜冰如睁开眼睛看看老太太,从表情看到老太太应该隐忍了一会儿,头上都是汗了。

      “老太太忍一下,马上就结束了。”

      老太太点了一下头。

      姜冰如继续闭上眼睛集中精神运力,这力道不能大不能小,大了会爆血管,小了就没用,还好言须有让她练习使用手镯之力。

      又过了一小会儿,姜冰如停下运力,手放下,睁开眼睛。老太太的表情已经不像刚才那样难受。

      “老太太您慢慢张开眼睛,试一下。”

      钱来此时也转过身来,和姜冰如都紧张的看着老太太。老太太挤着眼皮,想睁开,却还有点睁不开,试了几次才慢慢睁开,那眼神直接看向钱来:“小来,奶奶能看见你啦!”

      老太太的情绪有些许紧张,眼泪已经淌了下来,姜冰如也松了口气,看来是有效果的。

      祖孙俩抱在一起哭了一小会儿,姜冰如推推钱来:“别让老太太这样哭,年纪大了,眼睛刚有好转,就这样哭,对身体和眼睛都不好。”

      钱来抹了一把眼泪:“嗯,知道了姜大夫,奶奶,咱们不哭了。”

      老太太不知什么时候眼泪已经擦干:“谁流泪了?”

      姜冰如震惊这老太太的小别扭,钱来道晚安回屋睡觉,老太太也睡了,姜冰如也睡在绳子上,但不知道是这绳子的方向不对,还是怎么的,就是睡不着觉。

      她翻身下绳子,拿起包袱。包袱里有一个锦囊,是言须让她拜师时送她的,说以后有难事时才能打开它。

      她小心的打开锦囊,想着如果是个什么值钱的东西,是不是可以当了,然后帮助这祖孙俩渡过难关,然后自己也能有点小钱啊。

      当锦囊打开时她惊了,里面明明是十张十两的银票!言须英明,他是开始就知道姜冰如会需要钱嘛?师傅人不错哈。

      看到银票,她忽然想起当初那个公主所攒的钱好像都存在票号里来着。心里感叹一下,算了,那些都不是自己的,还是不要动了。

      看着锦囊里的银票,想想明天去票号拿一张换出来些钱用用。她把包袱重新收拾好,跳上绳子,这次没多大一会儿,就睡着了,而且睡着挺香,还梦到了言须,她千恩万谢师傅的英明给她这样的大红包。

      第二天早上起来,发现老太太已经不在屋子里,听到厨房里有些许声音,老太太已经开始在做早饭,而钱来正在院子里劈柴。

      “早啊老太太,不好意思我起的太晚。”姜冰如的帽子依然戴着,昨晚睡觉时,帽子拿了下来,但是纱巾一直戴着。

      老太太端起装粥的锅:“我老了,起的早正常,何况眼睛能看见了,更是躺不住,你这孕妇该多睡会儿。”

      姜冰如听到孕妇两个字怔了一下:“老太太怎么知道?”

      “你那脸色,我这老太婆一看就知道了,更何况昨天你吃面的时候,倒了好多的醋,给我熏得够呛。”说完端着锅到了吃饭的厅。

      姜冰如一个人在那里站着,感觉小风嗖嗖的,后来发现,是真的小风嗖嗖的,墙上人裂缝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