捆绑口塞干炮呻吟声不绝于耳

      江若谷沉默片刻,最终叹了口气:“既然是这样,那你们娘儿俩也确实没必要继续和纪家人搅合在一起过日子了。”

      “不过白同志,有些话我还是要说在前面,你一个女人带着孩子单独出来讨生活,往后的日子要怎么过,你想过没有?”

      “不说别的,如今你娘家的情况,多少我也是了解过的,就只剩下一个已经嫁了人的大姐,能够给你提供的帮助和支持实在有限得很,该怎么样,还是要靠你自己。”

      现实问题就摆在那里不能不考虑。

      江若谷想的是,如果白玉雪憋着一口气做出决定还没想过这些,那么他这边少不得是要想办法帮衬一二的。

      白玉雪就道:“江乡长,您的意思我都明白。”

      “离开纪家的打算并不是一时冲动,而是我深思熟虑以后做出的决定。”

      “如今已是新社会,男女都一样,更何况我好手好脚的,相信只要肯出力,金山银山赚不回来,保证我们娘儿俩能够有口饭吃、有个地方住,还是不难的。”

      江若谷闻言点点头,不管咋说,白玉雪能有这份心气在,就比什么都强。

      “既然这些你都已经想过了,那我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离开纪家的事情我会帮你处理的。”

      江若谷也没绕圈子,一口应承了下来。

      “白同志你放心,你的丈夫广存同志如今已经是乡里的英雄人物典型,作为他的遗孀,就算离了纪家,乡里头也不会不管你的,更何况你这里还有孩子在呐。”

      “正好现在乡里头正在审批给广存同志家人的照顾补贴款,我看不如就趁这个机会把这钱一分为二。有了这笔钱,不管你是继续留在村里种地,还是另外找个什么营生过活,相信都足够支撑你们娘儿俩度过单独生活开始最艰难的一段时期了。”

      “对于这个提议,你也别有什么想法,你公婆毕竟是广存同志的亲爹娘,乡里头对他们也是要一视同仁实行照顾政策的。”

      “补贴?”

      白玉雪是真的完全没想到还能有这好事儿。

      说实话,打从一开始,她就已经做好了带着女儿两手空空从纪家离开的准备。

      只不过一想到那照顾补贴的由头,白玉雪心里多少有些不知滋味。

      “你不知道?”

      江若谷看到白玉雪的反应,也是一愣。

      江知慧义愤填膺:“爸,这还用想吗?看看白同志在老纪家过的都是个什么日子吧,有这种拿好处的事情他们还能明明白白告诉给她知道了?他们巴不得白同志在家里头老老实实的做一辈子长工呐!”

      “白同志能写会算的,就算不种地,干点儿什么不行?要不您在乡里头给她踅摸个活儿干?”

      江若谷胡乱点了点头,完全没注意女儿后半句都说了些什么。

      他的脸上有点儿不大好看。

      他原本还以为,以纪老爷子为首的纪家人就是在思想上有些落后,批评教育一番就会有所改进。

      却没想到那天他说了那些提醒他们注意的话以后,他们居然还敢阳奉阴违的耍手段欺辱白同志孤儿寡母,这就很不像话了。

      明知故犯,这可是原则问题!

      江若谷语气严肃起来:“白同志你放心,这件事乡里头一定会给你做主的。”

      白玉雪点头。

      刚要说些什么,不想她怀里的小姑娘突然间哇的一口吐了出来。

      “湉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