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爱啪啪视频短片

      “……”

      “只是瞎教,瞎教,呵呵……”

      “诶,娘子,您今日怎么来了,店里不忙?”

      林轩只能扯开话题。

      聂云竹此时突然起身,拉着元锦儿,道:“苏姑娘,你们夫妻二人聊,我和妹妹就先行告辞了,祝林公子您这书斋生意兴隆。”

      “诶姐姐,我还没有玩够呢,我还想问问师父能不能教我些别的……”

      聂云竹始终拉着元锦儿,然后欠身离开。

      元锦儿一步三回头,而林轩却是不敢瞧她,眼睛一直在苏檀儿那假笑的脸庞上。

      二女走后,苏檀儿这才收起笑容,瞪了一眼林轩:“难怪三番两次去新门艺馆,原来是有红粉佳人在那里啊……”

      “你想多了,真的,我和她们没有太深的交情。”

      “哦?不是师徒么?”苏檀儿反问。

      随后苏檀儿又作补充:“神雕侠侣,小龙女和杨过也是师徒关系,二人这段感情违着全天下之人、逆着伦理纲常,倒也可歌可泣呢。敢问相公,著作此书灵感可是来源于元锦儿姑娘?”

      林轩:“???”

      “日后相公携带美徒,仗剑天涯云游四方,岂不美哉?”

      林轩:“!!!”

      “相公定然也是可以如那杨过一样,用着震惊世人的手段,让世人忘记师徒之间的伦理纲常,转而祝福起你和你的美徒弟……”

      林轩:“。。。”

      “我今日是不是不该来?”苏檀儿问。

      林轩撇撇嘴,然后笑道:“好酸啊。”

      “什么?”

      “谁家醋坛子打翻了?你是吃醋了?”

      苏檀儿俏脸一红,“谁吃醋了。”

      说完,她才又瞪了一眼林轩:“哼,全江宁城的人都知道你是我的夫君,你赘入了我苏家,可你与元姑娘聂姑娘走的这么近,别人会作何感想?肯定会知晓你我婚事是假的……”

      林轩笑笑。

      直到如今,林轩才知道苏檀儿先前那晚所言是对的了。

      她的确是不善于表达她自己的情感。

      本就是吃醋,非得拿假婚一事来当借口。

      这次林轩可不会再如同上次那般,觉得苏檀儿只注重她自己的计划了。

      “你就是吃醋了!”林轩哈哈一笑。

      “没有!”

      “那你脸红什么?”

      “热的!”

      “那你攥着手干什么!”

      “我冷,手凉不行么?”

      “到底热还是冷?”

      “哼,不想理你!”

      “……”

      【叮!请宿主前往男德学院后山,触发今日份签到任务!】

      这下午才来系统提示,林轩只好看向苏檀儿,道:“我出去一趟,你回去吧?”

      苏檀儿点了点头,心中的醋意早就在林轩那一句“你吃醋了?”之后,化为无尽的羞涩了。

      听到林轩要出去,她也没问去做什么,只是道:“嗯,我就是来看看你书斋开业顺不顺利,顺便拿些萧炎寻妻记的后续回去看,你忙吧。”

      “好。”

      去了男德学院后山,林轩也不知道系统让自己来这儿干什么。

      走到那处河边凉亭,发现秦嗣源不在,康老则是一人在垂钓。

      林轩走了过去,而康贤却是道:“鱼没钓来,倒是钓来了你!”

      林轩笑笑,刚欲说什么,系统提示声便是响起:

      【叮!宿主已成功到达男德学院后山,触发今日份签到任务:坦诚布公(任务完成后,将获得签到机会一次)】

      林轩愣住,坦诚布公?

      啥啊?

      看了看任务详情。

      【任务】:坦诚布公

      【要求】:对康贤的话有问必答,消除他内心对宿主的猜忌。

      【奖励】:签到机会一次

      林轩实在是有些懵逼,康贤对自己有所猜忌?

      虽然秦嗣源不在,但林轩始终记得,这两老头都很好骗啊,他们有什么猜忌?

      不再多想,林轩顺着康贤的话,道:“康院长应该就是在等我上钩吧?”

      “嗬~”康贤突然怪笑一声:“这你都猜到了?”

      林轩心里更是觉得古怪,继续问道:“康院长您……”

      “今日怎如此客气有礼?死老头叫的不顺嘴了吗?”

      林轩无奈:“老头你到底想说什么啊!”

      康贤回头看了一眼林轩,然后笑着把手中的竹竿放下:“坐。”

      林轩坐下了。

      “我说,你小子听!”

      “好。”林轩点点头。

      “我发现你小子是个人物啊!”康贤说完这句话,就转头盯着林轩,然后突然又笑了起来:“可把我和秦老耍的团团转。”

      林轩沉思,康贤则是又道:“老夫想问你,是否从一开始进入男德学院,就奔着我和秦老而来?”

      林轩顿时怔住,旋即坦诚道:“没错。”

      “那也就是说,去往新门艺馆被苏家怪罪,来到男德学院首日就痛打老师,都是你的提前铺垫?”

      林轩想了想,道:“倒也不是,去往新门艺馆只是事发突然,来到男德学院也是真因为苏家责罚我这个赘婿。至于痛打老师,那老头真算不得什么老师,简直有辱“师”字,他都打心底瞧不起院里的赘婿学生,他能当什么老师?”

      “哦,那就是见到我和秦老,瞬间知晓我们身份,所以有意耍宝接近,想结交我们了……”康贤道。

      林轩瞪大眼睛:“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我记得你……”

      “记得老夫始终一副愚笨,被你耍的团团转的模样?”康贤笑问。

      林轩也笑笑,算是默认了。

      “你初次来这边时,老夫的确是被你的表现所蒙骗了,你的棋艺高超,言语也与老夫平日所见的任何一名普通人都不同,老夫的确是认为你这小子好生有趣!”

      康贤继续说:

      “但那晚离去后,老夫就差人去查,这一查,可就查出太多太多更好玩的地方了啊。”

      “你身世不明,来自哪里父母为谁,甚至前十八年你在哪里,做过什么,老夫都查不出来,你到底是什么人?”

      林轩无奈笑笑:“只有些小聪明的人,康老可以放心。”

      “哦?好,那我继续说。你小子第二次来这里,借你家娘子掺和岁布一事为由,言语中明里暗里都有加深诱导秦老回京之意,你所为什么?”

      “只为那李大人无法带着岁布回京,岁布一事沦为空谈。”

      “图谋为何?”

      “让乌家在岁布一事上出现变节,乌家倒台!那李大人和乌家官商勾结,乌家极为信任李大人,早已大肆收购丝绸,若是丝绸最终卖不出高价,乌家可倒。”

      “就只为这?”

      “嗯,只为这。”

      “你为何觉得,秦老若是回京,李大人就无法带着岁布离开?”

      “秦老一代宰相,性情耿直衷心,他若回去,定能扫清朝中乌烟瘴气,劝得陛下不向靖国进贡,反举兵大举进攻靖国。那么,岁布生意自然是空谈。”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