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下载哪个文件夹

      追着朗斯一行人到海边,林州看梁溪登上朗斯的船后立马跑回酒店。

      他与梁溪从高二到现在认识也有六年多,若不是这次的毕业旅行他还真不知道梁溪身上有这么多秘密。

      作为痕迹学优秀学子,林州自然不会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由于住宿的酒店是在四楼的复式公寓,梁溪住的是楼上左边的房子,林州一下就找到了门口。

      到门口的时候,他手都放在把手上,只要往下一掰,便可以进入梁溪的房间探寻他想要知道的秘密。

      他在原地踌躇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转身离开。

      梁溪若是想说自然会告诉他,没必要做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情,反而会破坏和梁溪多年来的情谊。

      “还是等你告诉我吧。”

      人分好人还是坏人从来都不是靠别人定义的,林州的选择才是他的定义。

      海水波澜起伏,梁溪蹲在船板,手指浸在海水中仔细感受其中阻力。

      朗斯坐在梁溪身后不远的地方,顾璇毅站在朗斯旁边。

      顾璇毅至今不明白朗斯为什么对梁溪那么关注,一见钟情是有可能,但这不是朗斯的风格。

      “老大,为什么你一定要带着她?”

      小胖不喜欢女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老大做这事肯定也明白会得罪小胖。

      朗斯扭头看着空旷的海平面:“她很特别。”

      “特别在哪里?”

      “你以后会知道的。”

      “现在说不行,还得等以后?”

      朗斯不说话,将目光放在梁溪身上,起身,走到她旁边:“好听吗?”

      偷听被抓到的梁溪一点也不尴尬:“好不好听我不知道,但是……”

      她亦是站了起来,两眼与朗斯对视。

      两人之间的气氛很和谐,朗斯勾唇笑了笑,正欲开口。

      梁溪微微笑,手指用力一甩,指尖上的海水全飞到朗斯脸上:“……我们好像出来的有点久。”

      “到了。”

      朗斯没生气,他淡定的用手指擦拭脸上的水滴。

      梁溪倒无所谓,他总离得她很近,打破了社交距离。

      这地方的气味确实是最浓的,可眼下有个问题。

      梁溪:“水面清澈,海底我就不知道了。话说,遇到垃圾的时候你们都是怎么清理的啊?”

      清洁者做的事都是以清理为目的,水鬼是垃圾,还挺新颖。

      朗斯扭头看向抛锚停下的小胖陈一语,“潜水服?”

      做事自然早有准备,梁溪点头,走到陈一语旁边:“需要帮忙吗?”

      她想看看清洁者是怎么运行他们工作的,一是不想暴露身份,二是想看看他们值不值得加入。

      “帮我就行。”

      朗斯弯腰移开盖子,从船舱拿出两套潜水服后便原地坐下,悠然自得的穿上衣服。

      梁溪看看陈一语,又看看朗斯,最后还是选择朗斯。

      她随地而坐,将潜水服换上后与朗斯并肩站在船板:“你接下来打算怎么清理垃圾?”

      “看你。”

      语毕,朗斯纵身一跃,潜入海里。

      梁溪紧跟其上。

      海底多暗流,趁着有阳光,梁溪打量周边谨防水鬼突袭。

      和来之前才想的不一样,虽说在海面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腥臭味,可海水里关于水鬼的半点踪迹都没有,可谓是藏的隐蔽至极。

      咬着氧气管没法说话,梁溪朝朗斯比了一个是否要继续往下的手势后,视线停在了朗斯身后的珊瑚群。

      虽说海底可视度很低,但她却看清楚了珊瑚群里时不时发着微弱红光的东西。

      这是什么?

      梁溪手指动了动,她在犹豫。

      犹豫是否要与朗斯分享自己所知道的信息。

      朗斯疑惑,他身后是有什么?

      犹豫间见朗斯就要转头,梁溪终于做出了决定,她加快脚游动的速度,一只手揽着朗斯脖子,另外一只手滑动将他带离方才所在的位置。

      朗斯看她,她也在看朗斯,最后她指了指上面,示意有事要说。

      冒出海面,梁溪摘下氧气管:“这里没垃圾清理,我们还是回去吧。”

      朗斯眉毛微扬,感觉梁溪放弃的太快有点不真实:“就这样放弃了?”

      “我本来对清理垃圾不感兴趣。”

      梁溪能感受到那忽闪忽闪的蓝光里所蕴藏的力量,一股磅礴、浩瀚的力量,像是无底深渊,一旦与其对视便会被其钳制住。

      水鬼不水鬼已经不是她的在意的问题了,她有一种预感,继续下去会惹来大麻烦。

      “祝你平安……”

      从医院醒来,护士的话不知为何猛然出现在耳旁,梁溪惊然。

      是了,这下说的通了。

      护士定然明白自己和林州为什么会出现在医院,护士任职在这定然会明白一些常人不知道的秘辛给,定然会知道水鬼的来由。

      全部串起来,梁溪从未如此清醒过:“朗先生听我一句劝,海底神秘莫测,非人力可抵。”

      她没有多管闲事的想法,至于先前被水鬼抓住的仇就这样吧。

      她已经失去了母亲,失去了父亲,若她也出意外,姐姐可就孤零零了。

      朗斯不知梁溪态度为何转变如此之快,方才她急切带自己上来的表情不似作假。

      “你看到了什么?”

      没看见什么不可能如此态度。

      梁溪深深地看了一眼朗斯,尔后爬上船板。

      顾璇毅和陈一语见梁溪爬上来,连忙起身,只见朗斯还待在海水里,一脸愁容,仿佛遇到了很大的挫折。

      陈一语自以为梁溪不知好歹与组长吵架,当即便大声喝到:“你想做什么?”

      “小胖。”

      朗斯冲陈一语摇头,手搭在船板就要爬上来。

      然而,一只冰冷冷的手猛然抓住其脚腕,手的力道很大,用力一拉,朗斯猝不及防便没入海水中。

      事情发生的突然,梁溪反应过来后,处于本能,她第一个跳了下去。

      顾璇毅和陈一语丝毫不慌,朗斯的能力他们清楚,没那么容易输给一直水鬼。

      与之前水温相比,现在的水温的温度明显低了很多,冰的刺骨。

      朗斯挣扎睁眼想看清楚抓自己的是什么,奈何海水变得浑浊不堪,颇有大雾天的气势。

      若说他想挣脱开也不是不可以,可水鬼出现的实在是太突然,导致他脚抽筋,无论如何也没办法镇静下来。

      准确的说,朗斯慌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