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井被操五十分钟

      地上确实是毒虫,第一次在古井下面的密室就见过的毒虫。现在这里居然也有这么多,多少人进来都能被活吃了。可是这些毒虫只有个别一些在动,其他的一动不动。

      我又走近了一些,这才发现那些毒虫不是不动,而是已经被烧焦了。只有个别幸存的在啃食那些死去的同类。

      那些虫子尸体上没有被踩过的痕迹,这里有这么多毒虫,前面不一定有什么呢,吴林浩应该走另一条路了。

      我返回来对他们说了我的判断,他们也都同意,不过这次胡月说我们要轮流带路,这里已经变化了,对大家来讲都是陌生环境,所以要公平一些。

      蝎子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走了这么远也没什么危险,他也不再那么恐惧了,在前面走得很快。胡月走在中间,不停地提醒蝎子别着急,慢一些。好在右边这条路也没什么危险,只是通道更加曲折。

      走了几分钟,蝎子忽然回头大声叫喊起来:“喂!你们快跟上啊!怎么走那么慢!我在前面开路你们尽管放心。快过来看这是什么。”

      我和胡月赶紧跑了几步来到他面前,发现地上有几个食品包装袋。

      胡月捡起一个看了看,又闻了闻,然后拿手电扫了一下前方的通道,感觉没有异常才对蝎子大怒道:“你傻子啊!他们有可能就在前面,你这大叫大嚷的是不是想给他们报信啊!”

      “我……”蝎子尴尬的脸都红了,憨笑着说道:“我太兴奋了,下次注意,你别生气啊,生气就不好看了。”

      胡月没理他,转过身对我说道:“我们很可能暴露了,不能往前走了,回去让大家一起下来吧。”

      我也知道再走下去很可能和吴林浩他们相遇。在这个通道里说话都能传出很远去,蝎子刚才的一个大嗓门,我们已经不可能悄悄潜入了,而且我们三个还有可能全军覆没。

      回去的速度快了好几倍,我们一路小跑着就上了地面。上面的人等得有些着急了,看到我们出来了,都围过来问个不停。

      我们把下面情况讲了一遍,一部分人已经有些害怕起来。白毛把他们大骂了一顿,又用宝藏来诱惑他们,军心才稳定下来。

      小白听完我们的讲述一直没有说话,在一边思考了半天,看到白毛把军心稳住了,她才说道:“吴林浩进去之前下面的机关已经被触动了,至于怎么触动的,有可能是那些石头,也有可能是……”她想说是那个小萌,但是看了我一眼没说出来,顿了一下,接着说:“不管是什么,都没有意义了。吴林浩他们一直没出来,可能是困在里面了。他们手里有一张地图,不过只是残片,上面只有很少一部分。这么多天了,他们就是活着也没力气了,所以大家不要怕,我们人多,精力充沛,也许我们运气好,让我们先找到宝藏了呢。”

      “他们有地图都被困住了,我们进去不一样被困住?”人群中有人问道。

      “这个我早就准备好了,我带的有最粗的鱼线,长度绝对够。时间不能耽误,还是有寒哥带路,其他人跟上,我在后面引线。”小白说完走到一棵树前把鱼线绑在了上面。

      我带着我的小组走在前面,白毛带着他的小组紧随其后,小白走在最后面放着鱼线。

      想想这么多次经历,还是第一次有自己的队伍,这种感觉是十分美好的。如果吴林浩看到他带的人都跟着我们,会不会被气死?真想看看他那惊愕的表情。

      走到右边岔口时我让蝎子和尤文走在前面,他们两个有枪,让他们为大家开道。蝎子走在最前面充当起了老手,两个女的走在我后面,白毛的队伍和我们保持三四米的距离,我们很快就走到了那食品袋的位置。

      “小心,他们就在前面。”蝎子回头轻声对尤文说道。

      “尤文回过身来,摆摆手,轻声说道:“有情况,大家都靠墙走。”

      后面的队伍虽然听不见尤文的话,但是也能猜出是怎么回事,也都紧张起来。

      蝎子带着我们拐了几道弯也没发现有情况,再往前面走,又看到一道石门。

      “怎么办?又一个石门。”蝎子停了下来,转身问我们。显然不想再在前面开路了。

      “害怕早说!把枪给我。”胡月伸手去要枪。

      “你会用吗?别到时候吓哭了,把自己人打死可就完了。”蝎子觉得丢了面子,说这些话想挽回一点尊严。

      “有什么怕的,他们早就饿晕了。你怕你到后面去,我来开路。”尤文扯了蝎子衣服一下,想把他拉到自己后面。

      蝎子更不想在尤文面前示弱,尤其当着女人的面。他装作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说道:“谁说我怕了!我就是问问,这里地形复杂知道吗?机关也多,不能冒然行事。我死了不要紧,不能害你们大家。”

      “快走吧,时间不能耽搁,你今天就是我们的队长,最前面的都是队长,我相信你不会后退的。”我对蝎子说道。

      “唉,就是,还是你了解我,他们都是嫉妒我。”蝎子笑道。

      “就你话多,还走不走了?”胡月推了蝎子一下。

      “推什么?我能不走吗?”蝎子没好气地说。

      我们穿过了这第二道石门,往前走了没多远,在地上又发现了一些食品包装袋。

      手电光在地上扫过,我突然发现地上有个发亮的东西,捡起来一看是一个弹壳。心想,难道他们在这里用枪了?我马上让大家在地上找找有没有其他的弹壳,结果一共找到了八个。

      我心说,他们在这里开过枪,他们目标是什么呢?这里有怪物?

      “你们看!”胡月首先发现了前面不远处的地上躺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

      “什么东西?不会是人吧?”傅佩佩惊恐的问道。

      “看不清,你们别动,我去看看。”胡月说着就慢慢走了过去。

      我们都屏住呼吸看着她,蝎子和尤文也举起枪瞄准了那黑东西。

      只见胡月走到距离那东西两米的地方停住了脚步,然后又拿手电扫了一下前方,对我们说道:“是一匹狼。不过已经死了,被火烧焦了。”

      我们紧张的气氛一下松懈下来,也都走了过去,看到地上躺着的就是那奇特的狼。头是朝向我们来的方向,就是说它应该是从里面跑出来的。

      蝎子打量着地上的狼,“这里怎么会有狼?这是狼吗?长得这么奇怪。这狼也太大了吧?”

      “后面有人!”小白在队伍最后忽然叫了起来,“在拉我的鱼线。”

      “拿枪的快去看看!”白毛嚷道。

      话音刚落,已经有两个人冲了出去。我跑到小白跟前,往来路看了看,那两个人已经追出去没影了。

      “我们跟上,肯定是他们的人。”胡月也跑过来说道。

      现在也不分什么小组了,都飞快地往回跑,后路断了就真要困死在这里面了。我们跑了一段,穿过了第一道石门,前面的路都比较笔直了,远远看到那两个人已经停止了追赶。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