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汐小说裴煜宁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就在这时,嬴傲天带着他那标志性的笑容,走了过来。

      “哟,小两口很恩爱啊,还有没有饭,我也要吃。”他恬不知耻地说道。

      李平陆面沉如水,自从今天嬴傲天带自己去青楼,让李平陆对他的感官大为变坏,一个人连自己的妹妹都坑,还有什么是他做不出来的。

      嬴珠儿却对这个自幼桀骜不驯的哥哥大有好感,正是因为昨天他送上驻颜丹,哪个女孩子不想容颜永驻?更别说她这样的绝色美女了。

      嬴珠儿放下手中的粥,嫣然一笑道:“太子哥哥,你先和安哥在这里聊会,我去给你做饭。”说完她出去做饭了。

      “珠儿妹妹,随便做点就行,哥不挑!”

      李平陆见珠儿走了,自己也不愿意和这无耻之徒同处一个屋檐,正要站起,却听那人开口。

      “且慢,你是不是以为我真是那种无道太子?败家子弟?”嬴傲天笑着说道。

      “难道不是?”李平陆眉头一挑道。

      “是不是咱俩再战一场,上次的战斗还没分出胜负呢。”嬴傲天依然笑着说道。

      李平陆缓缓道:“好,我跟你打。我要是赢了,你再也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因为我不想看见你。”

      嬴傲天哈哈一笑,当先走出,走到甘泉宫前殿广场,他站定当地,做了个请的姿势。

      李平陆内心鄙视他,连还礼都不还,就一步跨出,出掌拍向他的面门,嬴傲天也不生气,只见他浑身一亮,闪烁着金色光芒,把李平陆震得倒退几步。

      嬴族人不擅长近战,为了防止高手突脸,就在护体真气上下足功夫,在这方面尤其强横,护体真气甚至具有攻击能力。

      嬴傲天趁胜追击,双手连连闪光,发出了几十个金色光球,攻向敌人,李平陆运起滔天洪水功,每每在间不容发的一瞬间躲过光球。

      他见李平陆身手敏捷,便准备请他吃个大的,只见他护体真气逐渐浓郁,化为一个脸盆大的光球,上一瞬还在他胸口,下一瞬已经重重轰击在李平陆的肚子上炸裂开来。

      李平陆被炸飞几十米远,嬴珠儿端着饭菜走来,正看见他飞在半空的惨样,一惊之下双手一松,饭菜眼看要掉在地上。

      正在这时,嬴傲天快速冲来,一个屁股向后平沙落雁式,半躺嬴珠儿面前,接住了离地只有几寸的饭菜,看得嬴珠儿目瞪口呆。

      她随即想起跑向李平陆,只见他早已站了起来,拍了拍屁股,一脸淡然道:“招数很快,但威力有所不足。”

      说完,他吐出一口鲜血,晕倒在地。

      嬴傲天连忙将李平陆抱起,将他放在床上,盘膝而坐为他输入真气,在这过程中,他把今天早上考验李平陆的事告诉了嬴珠儿。

      嬴珠儿很是感动,尤其当她听到李平陆义正辞严,拒绝美色诱惑时,她更是泣不成声,扑在李平陆怀里,大喊安哥。

      嬴傲天发自内心地笑道:“珠儿,哥哥为你找到一个好男人感到高兴,也为你的眼光感到骄傲。”

      赢珠儿有些不好意思道:“哪有,他不还是没打过太子哥哥。”

      嬴傲天坦然笑道:“告诉你个秘密,我用了十成力,他只用了九成。”说完他站起身来,把桌上的吃食全部消灭,仰天大笑出门去。

      傍晚,李平陆醒了过来,嬴珠儿把嬴傲天的话告诉了他,他恍然大悟,原来是为了考验自己,我就说嘛,珠儿的哥哥怎么会是坏人,都怪自己太过武断,险些冤枉好人。

      他有些服气地说道:“我哪是只用九成力啊,我是根本只有九成力。”

      嬴珠儿握住他的手,眼神坚定地说道:“珠儿相信安哥,一定能成为天下最大的高手。”

      李平陆闻言,豪气陡生,从床上一跃而起,喃喃重复道:“我能成为天下最大的高手。

      我能成为天下最大的高手。

      ......”

      嬴珠儿大骇,还以为自己的话刺激到他了呢,想从后面搂住李平陆。

      他却突然转身,做了一个鬼脸,笑道:“关于我成为最大高手这一点,我有信心,但你听说过大高手碰不得自己妻子的吗?”

      嬴珠儿大羞,说道:“我们可以睡在一起,但你不能干坏事。”

      “能搂着你睡觉对我来说已经是最好了。”说完李平陆将珠儿外衣脱下,搂着珠儿,不干坏事。

      闻着嬴珠儿身上的淡淡好闻的香味,李平陆慢慢进入梦境,怀中的人儿感受李平陆的阳刚气息,也睡得很安稳,像一只乖巧的小猫一样。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李平陆起来时,嬴珠儿已经准备好了早餐,贤惠地坐在桌前等待自己的丈夫。

      李平陆第一次深刻感觉到,有妻子的感觉真好。

      这样平淡而幸福生活过了半年,李平陆不能再待下去了,他的神经已经软弱,体力已经退化,安逸的日子过久了,人都是会变的。

      这一天,他一大早起来去拜见老岳父,嬴慎。

      嬴慎这一年来把国政都交给了嬴傲天和嬴焚天,他倒也乐得清闲,身体有所好转,只是比起巅峰时期尚有所差距。

      李平陆走进望夷宫,只见嬴慎正在和宰相大人手谈,他安静站在一旁,想学习两位大佬的技术,却差点没忍住笑出来。

      原来这两人都是臭棋篓子,嬴慎仗着皇帝威严屡屡悔棋,宰相开始倒捏着鼻子认了,到后来却气得浑身发抖,说什么也不玩了,嬴慎无奈,只得让他也悔几步棋。

      这老头立刻忘记先前的不快,愉快地下起棋来。

      等了一个下午,宰相才拱手告辞,向李平陆点了点头,以他的超然地位,根本无需在意任何人。

      嬴慎这才看见李平陆,淡淡道:“过来了,结婚这么久,到现在才来拜见岳父,不觉得有点迟了吗?”

      李平陆毕恭毕敬回答道:“一点都不迟,岳父大人的教诲儿臣铭记于心,此次前来是来向岳父大人辞行的。”

      嬴慎问道:“哦,你要走?珠儿和你一起吗?”

      “珠儿会和儿臣一起,特来向岳父大人禀告。”

      “罢了罢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可以走了,把珠儿叫来,我有话对她说。”

      李平陆再次跪下磕头,这一离开,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回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