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年轻人网站色直接看

      一大早,玄逸就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嘴巴里叼着千本针的不知火玄间。

      被视作是不知火家族新一任族长的男人——虽说整个不知火家族,死的只剩下两个人了。

      “哼,终于不缠绷带了吗?”玄间皱了皱眉,冷笑一声。

      “哟,我愚蠢的玄间弟弟,你不专注修行,怎么想起来找我了?你怎么又开始咬千本了,万一哆嗦一下,这么大一根针捅进嘴里,多可怕。”

      玄逸打了个哈欠。

      “……该死的,所以我才讨厌你,我一点都不蠢,而且我明明比你大一个月……算了,总之,这个给你。”

      玄间随意叼着一根千本,然后拿出了一个卷轴。

      “这是族里留下了的几个术,不要抱有期待,都是很大众化的忍术……”玄间苦涩地摇了摇头。

      小忍族。

      像宇智波家族那种,不说禁术一级的,单是普通忍术,随随便便就能拿出来几十个。

      “你觉醒了带毒的血继限界,再学会这些忍术的话,想必能成长的更快一点,尽快毕业吧,不要死了……”

      玄间犹豫了一下,似乎想问什么,但碍于某些忌讳,又无法开口。

      玄逸露出了了然之色:“你是不是想问我血继限界的事情?”

      “没错,但这是非常私人的隐秘消息……”

      “你不问我,怎么知道我不会告诉你?”

      玄间一脸欣喜:“哦?ヾ(?°?°?)??那你能告诉我吗?”

      “当然不能了,愚蠢的家伙。”

      “……?”

      玄间勃然大怒,一把将卷轴摔到地上,转身就要走。

      “喂喂喂,怎么这么急躁,你就不想知道,自己能不能觉醒跟我一样的血继限界吗?”玄逸叹了口气。

      什、什么?

      玄间停下脚步,迟疑了一下:“那,你的血继限界难道是不知火一族的隐秘血脉?这……我也可以做到吗?”

      声音中透露着强烈的渴望。难道……难道不知火家族,其实也像宇智波和日向一样,有着可以遗传下来的血继限界?!

      “当然不可以了,我可是天才,而你……”

      玄逸摇头。

      玄间彻底被激怒,怒吼着就杀向了玄逸。

      不知火一族仅存的两根幼苗,开始手足相残。

      玄间将嘴巴里的千本都作为武器吐出去了——在未来,他还会根据这根千本独创出专属的忍术,比如千本分身和追牙千本。

      可结果让他失望了。

      玄逸直接用两根手指,精准掐住了千本,轻易折断,旋即用一记“木叶旋风”,将对方踢飞。

      他强大的身体素质,在这一刻展现的淋漓尽致。

      “这是凯的体术……”

      “啊,天天跟他混在一起,虽然没有修行过,但多少能记住一点……我的脑子可是很好用的。”

      玄间鼻青脸肿,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走了。

      在过去,他可以无视嘴炮王者玄逸,因为玄逸的实战很烂,可现在……怎么忽然就颠倒了呢?

      “抱歉了,玄间,拿你当了挡箭牌……而且,过早就将无意义的包袱扛在肩上,是会被压死的。”

      玄逸摇头。

      一手拿起了地上的卷轴,打开看了一下,是几个D级忍术和一个C级土遁忍术。

      同时,玄逸站在门口,撕掉了脸颊上贴的创可贴。

      昨天被红豆给割了一刀的伤口,早已复原。

      而这一幕,也已经被远处的暗部们,默默记录了下来。

      “生命力A,体术C+,据其本人所说,该血继并非是不知火一族的传承血继,可暂时判定不知火玄逸为珍贵的初代血继者……”

      这个世界上,后天血继限界其实有一些,比如岚遁、溶遁等。

      而这些,是依靠两种属性的查克拉性质变化结合而成。

      一般来说,像辉夜家族的骨质增生,宇智波的红眼病,这种铭刻到基因里,能稳定遗传的血继才是最为珍贵的。

      “希望这个全新的血继限界,可以稳定遗传,这样木叶就能再多出来一个血继家族。”

      暗部深深看了玄逸一眼,观察了一整夜的他,这才离开。

      “终于走了么?”

      玄逸不动声色,做好早饭后,直接就出门上学。

      没有见到戴和凯,想必这两个家伙,昨天嗨皮了一晚上,筋疲力竭。

      容易热血上头的性格,还真是让人无奈。

      忍者学校。

      玄逸刚刚一走进校门,就引发了巨大的轰动。

      彻底撕掉了浑身绷带的他,展露出来了修长挺拔的身姿和超绝的……颜值。

      再加上昨天,御手洗红豆的败北,让玄逸彻底火了。

      “那家伙就是不知火玄逸吗,传说中打败了三忍弟子的家伙?”

      “哼,我听说了那一战了,是红豆学姐太傻,居然跑去喝这家伙的血……正经人谁会喝血啊?你会吗?”

      “听说玄逸学长掌握了某种秘术,昨天是第一次展示,想要提前毕业……”

      各个年级的人都在议论着昨天的事情。

      经过一夜的发酵,很多人都知道了不知火玄逸,击败了大蛇丸大人的弟子。

      他们可不会管红豆是怎么输的,重点是输了,大蛇丸的弟子被名为不知火玄逸的人给打败了!

      这在新生代的圈子里,这足够引发一场小型地震。

      以至于,无论玄逸走到哪里,都有无数人对着他指指点点。

      “看,他就是不知火玄逸!”

      “咦?可我听说他喜欢缠着绷带……”

      “笨蛋!肯定是因为打败了红豆,所以才不装了啊!”

      “好帅……”

      玄逸一脸平静地走进校门。

      同时,也有很多家长正在护送自己的孩子上学,也纷纷打量着不知火玄逸。

      “那个孩子,就是玄逸吗,还真是优秀呢。”

      “哇,奶奶,怎么连你也夸他啊,他是个超级臭屁的家伙,就比大臭屁卡卡西差一点!”

      带土搀扶着一个老人家,极为不满地说道。

      “呵呵,好了,带土,就到这里吧,真是辛苦你了……”

      一个佝偻着身子的老奶奶,一脸慈祥地摸着带土的脑袋,眯着眼目送他跑进学校。

      呵,带土,还真是一个单纯的孩子呢……

      老奶奶那慈祥的嘴角处,怪异一闪即逝,旋即,又笑眯眯地打量着玄逸的背影,看了一会儿后,转身,颤巍巍的离开。

      一切正常的样子。

      等她走远后,玄逸才略微抬头,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

      “那个人就是带土唯一的亲人了……还真是慈祥,带土总是迟到,就是因为要扶着唯一的奶奶早上出门。”

      玄逸摇了摇头,直接步入了自己的教室。

      四年级C班。

      一进来就看到吉野正田正在拼命打喷嚏。

      吉野正田察觉到了玄逸那关注的目光,顿时面露严肃,欣慰地点了点头。

      玄逸打败了红豆,着实给他长脸,这是他优秀的教学成果!

      “玄逸,昨天你干的很好,再接再厉,不要给我丢脸。”吉野正田面露严肃之色。

      说不定,我C班能再出一个天才?

      宇智波一惠和不知火玄逸,是昨天较量中,撑起C班门面的学生。

      “知道了,吉野老师,这么一大早就来教室里等着,可不像是你的作风啊,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宣布吗?”

      “嗯,是关于提前毕业的事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