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jzz和jzz视频

      普通手机虽然也有位功能, 但误差十分大,硬核手机却已经能够通过卫星与网络结合,进行十分精准的位。

      因为情况紧急, 场作战会议只持续了不到十分钟。各方迅速开始行动,信息中心传达和反馈信息的声音不绝于耳。

      陆行止看起来虽然还算冷静, 但面『色』一直十分凝重。独女被绑架,换成任何一名家长都不可能无动于衷。

      “我很抱歉……”

      不管怎么说, 陆晼晚都是在从她家回去的路上被绑架的,江楚些除了表达歉意以外,实在不知道能怎么办。

      “和你没关系, 晼晚会被绑架是因为我们……”陆行止沉着脸,长眉拧在一处,全然没有平日里干练精神的模样, “我大概知道是哪些人做的……”

      “你有人选?”

      “嗯……”

      梁孟业直到现在心跳都仍在急促跳动,即便在电视剧里,他也没有出演过刺激惊险的场景。

      “梁少爷, 感觉怎么样?”

      王小虎穿着一身黑『色』西装,戴着墨镜,一副保镖打扮。梁孟业则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 脸『色』还有几分苍白。

      “你、你真的确定不会有事吗?”

      “呵呵,杀人放火金腰带,我以为梁少爷应该最明白这个道理,怎么现在还会问这种天真的?”

      梁孟业吞咽了一下口水:“我以为你说的是诱拐……”

      “你也太天真了吧?种家庭里的孩子,诱拐怎么可能有用?”王小虎呵呵笑, “不管是什方法,我们至少成功了。陆晼晚可是严部长家的独苗,听说非常得她外公严部长的喜爱。”

      “可是……”

      梁孟业想到后备箱里的那个小女孩, 心情有些烦『乱』。

      “还有什可是的?尹少爷和你说过了吧,要不是严家和陆家从中作梗,你们家的事早就可以结束了。一回好不容易谈妥条件,本来拿你二叔当个替罪羊,全家都可以高枕无忧,偏偏就他们家一直卡着件事。你要是再不行动,梁家可就真的要毁于一旦了。”

      “可如果陆家知道是我们动手的,就算度过了次危机,将来也……”

      王小虎摇了摇头:“梁少爷,你还真是傻啊,次已经算得上是你们梁家最大的危机了吧?只要平安度过一次,将来谨慎一些行事,加上有尹家支持,你们就还能东山再起。可要是这次都度不过,还谈什将来呢?况且只要陆行止他们同意了次交易,就相当于和咱们‘同流合污’,你觉得他们会想事情曝光吗?”

      梁孟业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两人在此之就已经有过差不多内容的对话。只是他那时候不知道自己要亲自参与件事,更不知道王小虎还会杀人。

      王小虎见他面『色』难看,冷笑:“不会吧,事情都已经做了你才来后悔吗?开弓没有回头箭,你不会觉得件事失败后自己还能置身事外吧?”

      “我没有样想。”

      梁孟业还记得在自己不知所措时对方找上门来的场景,原本他是肯定不会理会种不知底细的家伙的,但对方提供了和他父亲交易的证据,让梁孟业不得不给他提供保护。

      梁家现在可以算是陷在水深火热之中,他四处求人却也四处碰壁,曾经与梁家有过关系的人人自危,巴不得赶紧撇清关系。那些手里被他们握着把柄的也在观望上面的态度,他们想的不是如何救梁家,而是如何才能让他们彻底闭嘴。

      只有尹晟劝服了自家老爷子,给他提供了一些援助,条件是要他拿手里的各种黑料来交换。

      尹家在这方面向来谨慎,次就算不帮梁家,大概率也能全身而退。不过梁家一直想的都是更进一步,所以愿意冒风险来换取对手们的黑料。

      如果说梁家拿着那些东西只是为了自保,那么如果落入尹家手里,些东西就会成为利器。

      梁孟业其实到现在都不知道,真正对件事推波助澜的是江楚些。在他看来,江楚些也不过是严陆两家的棋子,其真正的目标是借着整垮梁家揪住政治对手的小辫子。

      “好了我的梁少爷,放轻松一点儿。”王小虎递了一支手机给他,“现在,请你打电话给陆行止吧。”

      “我、我来打?”

      “怎么,你不是被称为天才童星吗?总不至于连点戏也演不好。放心,手机已经经过变声处理,你只要把意思传达到就好。”

      “可是现在打会不会不安全?”

      梁孟业小心地看了一下后视镜,车辆十分正常地行驶在道路上,当时一起行动的几辆车都已经在中途分开。为了不引起注意,他们会经由不同的路前往目的地。而那辆用来撞击陆晼晚所乘车辆的面包车,已经被他们开进离事发地不远的湖里了。

      “现在打才安全,再晚点陆行止就要发现事情不对,到时候报警可就不妙了。”

      梁孟业接过手机,深深吸了一口气,面『色』逐渐坚起来:“我知道了。”

      “江楚些,你昨天不是向我打听过梁家的事吗?”陆行止『揉』着眉头,语气低落地道,“件事现在确实正在僵持不下。有太多人不想事情曝光,各方都在进行博弈。我哥哥他们虽然都在努力,但件事的阻力不是一般的大,我想应该是相关方面的人想让我们闭嘴,所以才绑架了晼晚。”

      江楚些没想到在自己找陆行止之,他们就已经在关注件事。至少从这方面来看,陆行止他们没有黑料被梁家掌握在手中。

      江楚些不在乎是否涉及到了什派系斗争,因为至少梁家以及他背后的人在这件事上是没得洗的。江楚些不是不能接受因为各种利益妥协,最终没让他们全部受到法律的制裁,但无法接受这件事的最后结果是用一个无辜的人去顶罪。

      “会是梁家吗?”

      “就我所知,梁家现在只有几个晚辈还……”

      陆行止的说到一半,放置在桌上的手机突然响起。

      既然是绑架,对方就一有所诉求。警方早就监听了陆行止几人的手机,也在陆行止家里安排了人手。

      陆行止听到铃声猛然站起了身,几名警员立时开始准备录音。指挥部里一时鸦雀无声,江楚些也是紧张万分,大气也不敢喘。

      陆行止深吸了一口气,手指僵硬地按下了接听键。

      “喂。”

      边的梁孟业比他更加紧张,但他毕竟有着天才童星的称号,即便心里再忐忑,表明上也看起来十分镇静。

      “是陆部长吗?”

      陆行止沉着脸听着电话中经过变声器处理的声音,每多说一个字,她的脸『色』便多难看一分。

      “我怎么相信你们?”

      “你可以立即给那名保镖打电话……哈,不过他已经永远接不到了。”

      “我要听晼晚的声音。”

      为了不被人注意到,他们『迷』晕陆晼晚后就把她扔在了后备箱里,现在当然没办法给陆行止听声音。

      “陆部长不要着急,只是我们的第一次交谈而已。我觉得我们相互了解与合作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想要听你女儿的声音,你总要拿出些诚意来。”

      “连声音都不给我听,我怎么能确晼晚是安全的?我怎么拿得出诚意来?”陆行止加重了语气,“你们是要钱吗?要多少钱?只要能让晼晚回来,不管多少钱我都不会吝啬的!”

      “钱这件事……”梁孟业原本想说,钱这件事可以先放在一边,但他立即意识到这样太快暴『露』自己的目的。虽然是第一次当绑匪,但他似乎颇有表演天赋,“当然是重点,我们的要求并不多,两千万……你的女儿值得个价吧?”

      王小虎瞟了梁孟业一眼,表情像是在看傻瓜一样——富家公子就是富家公子,他知道两千万的体积是多少?个蠢货或许没打算要赎金,但他可不会走空。

      幸好钱的事之后还可以周旋。

      “两千万太多了,我一下子拿不出这多现金。”

      陆行止看了一眼江楚些,江楚些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一般绑匪很少一出口要高的数额,因为筹备起来太花时间,而时间拖得越久,对绑匪越不利。从这点来看,几乎已经能够确定对方不是为了钱。

      “没关系,反正我们不着急。就是你女儿年纪那么小,从小养尊处优的,跟着我们怕是要受苦了。”

      “你们不要伤害她!我确实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钱,而且你们突然这样说……”

      “哈哈,看来陆部长还没有完全相信我们。没关系,你可以先去确认一下我们到底有没有骗你。只不过嘛,希望你能快一点儿,毕竟小姑娘细皮嫩肉的,我也实在是不忍心她受苦。”

      “你们不要伤害她……”

      陆行止虽然已经知道警方设下了埋伏,知道各方都在行动,然而当真正面对绑匪、面对女儿的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她还是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下意识地不断重复着句话。

      “哼哼,我们会不会伤害她就要看陆部长的行动了。你知道报警会有什后果吧?”

      陆行止脸『色』苍白:“我知道……”

      “那就请陆部长好好准备吧,我们会再联系你的。”

      “等等,你们什时候再联系我?晼晚现在怎么样了?”

      她着急地连声询问,但对面果断挂了电话。

      “做得不错。”王小虎一边接过手机扔出窗外,一边称赞,“第一次没有演练就做得出『色』,梁少爷很有天赋嘛。”

      梁孟业挂了电话后才开始急促喘息,脸上却出现了一丝笑容:“我知道,时候得给对方施加压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