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lao

      是夜,厨房忙活完洗完澡的方羽走出刚好看到董香起了,当即笑道:“快去洗漱一下准备吃饭吧。”

      说完,便转身进入厨房准备餐具。

      “嗯。”

      董香应了一声,看着方羽的背影,嘴角不自禁的微微翘起,长长的伸了个懒腰,拿起一旁的手机看了看时间,整个人都惊了,“我尽然睡了一个白天?!”

      这简直难以想象。

      她还从来没有睡这么久过,一睡睡十几个小时。

      方羽会不会因此认为她是一个很懒的女孩子,会不会......

      一时间,董香脑子里开始胡思乱想,连方羽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面前都没注意到。

      “在想什么呢?”

      “啊!”回过神来的董香看着双手撑着大腿弯着腰歪着身子看着自己的方羽那尽在眼帘的面庞,心里一慌,眼神闪躲红着脸解释,“没想什么,可能是刚起来一时间精神有点恍惚。”

      “那就好。”

      方羽笑了笑,道:“既然如此,先吃饭吧,吃完了再去洗漱。”

      “我还是先去洗漱一下吧。”

      出奇的,这一次董香不再依从方羽的话,理由嘛也很简单,已经在方羽的心中留下了很懒的一面,可不能再留下不讲究卫生的另一面,而且起床之后不洗漱一番她也没有什么胃口。

      更重要的是,她总有种感觉,那就是方羽对自己好想不是那种同龄男女之间的关心,而是大人照顾小孩。

      “都行。”

      方羽可不知道董香心里的这些想法,先吃还是后吃他觉得都一样,无非就是费工夫费不费功夫罢了。

      目送董香进入洗浴间,方羽也起身进入厨房,将做好的菜放到微波炉中一一加热,至于煲的猪肚鸡汤则是一直开着小火熬煮着。

      女孩子嘛,洗澡肯定得多花点时间。

      所以...

      半个小时之后。

      洗漱完,换了一身自己衣服的董香从浴室走出,看着坐在沙发上玩着电脑的方羽不好意思的道:“让你等很久了吧。”

      “也没有多久,坐吧,我去把饭菜端出来。”

      方羽笑了笑,说完,将笔记本电脑合起来放在玻璃茶几的内层,起身,朝厨房走去。

      董香自然是不会如方羽说的那样坐着等吃的,而是紧随着方羽之后来到厨房,站在门口看着正在清洗碗筷的方羽,挽起垂落在耳畔的秀发,道:“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

      “那就帮我把微波炉中加热的菜端出去吧。”方羽笑了笑道,说完,从头顶的柜子中拿出一副棉手套递给董香,不忘叮嘱道:“小心烫。”

      “知道,我又不是小孩子。”董香撇着嘴道,心中有些黯然。

      果然,她的直觉没有错,方羽对她的关心还真不是夹杂着男女情感的那种,简而言之就是没把她当个异性看待,就像,就像小时候那样,好似一个邻家大哥哥。

      可是这不是董香想要的结果...

      吃饭的过程是沉默的。

      明明这些菜都是方羽为她特定准备的,她吃起来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吃。

      勉强吃了一碗之后,董香勉笑道:“我吃饱了,感觉有点累,先回房休息了,抱歉。”

      话落,起身回房。

      整个过程,方羽都没有说一句话,目送董香进了房之后,放下碗筷长叹一声,“唉,看来是被察觉到了。”

      是的,董香的直觉是对的。

      经过一晚的思考,方羽想到了如何与董香相处,就是和小时候一样,不夹杂任何杂念,他是她的小羽哥哥,她是他的小香妹妹。

      仅此而已。

      可是心理暗示归心理暗示,两个成年男女共处一室,难免会擦出火花。

      就比如今早,两次近距离亲密接触,从未和异性有过如此近距离亲密接触的方羽说不心动那是假的。

      对于董香,自然远远谈不上是喜欢,虽然两人是发小,有一定的感情基础,但那是小时候纯真的友情,当然,也不讨厌。

      至于董香对他的感情来源,方羽也很清楚。

      想必应该是小时候两人第一次相见的时候,自己为了她和那头大花狗扭打在一起的画面,在她心里烙印下了深刻的记忆,随着时间的慢慢发酵这份感情从仰慕变成了爱慕。

      从方羽的角度来看,这份感情是畸形的。

      董香可以头脑发热他不可以,何况两家还是世亲,老一辈有交情,虽说有些年头没联系了。

      作为董香的青梅竹马,方羽该做的是在这件事上正确的引导董香,让她冷静下来,而不是趁人之危,趁董香对他有好感而借机确定关系。

      这样的行为很卑鄙。

      而且,他现在是真的没有时间投注在其他方面,就在董香来的前一天,也就是平安夜的那晚,父母那边打了一个电话,聊得内容也很家常,除了问他自己一个人有没有好好吃饭之外,还问了哥哥方沐白什么时候能回老家一趟,实在不行给他们打个电话也行。

      一个谎需要更多的慌去圆,方羽只能继续说谎。

      可是他相信随着说的慌越多,破绽就会越多,直到最后再也瞒不下去。

      留给方羽的时间不多了,他必须尽快找到哥哥,父母身体虽然康健,但是也接受不了哥哥的突然失踪,特别是父亲。

      从小对哥哥有着很大期待,而哥哥也不负重望回应了父亲的这份期待,而哥哥的失踪将会对父亲造成的打击是难以想象的。

      总之,不管从哪方面来说,他现在都没有时间去谈恋爱。

      当然,方羽也不是无情之人,如果董香冷静下来后,心中对他的情意依旧不变,他们倒是可以处一处试试看。

      ......

      第二天。

      一大早,方羽刚醒就听到了大厅内传来的动静,有些疑惑的走出房门,刚好看到董香正拖着行李箱走向大门的背影。

      也许是听到身后传出的声响,董香脚下的步子顿了顿,却没有回头,二人沉默了一会儿,董香开口说道:“家里有点事,我就先回去了,这两天打扰你了。”

      “这话说的,什么打扰不打扰的,我送你去机场。”

      “好。”

      ......

      一路上,车窗外的街景不断后退,董香一直歪头看着车窗外,方羽则是神情专注注视前方开着车,二人沉默不语,车内的气氛有点沉闷。

      一直到机场安检入口处,董香这才跟方羽说了几天的第二句话,只是笑容很牵强,“那我先走了。”

      “嗯,一路顺风。”

      直到这时方羽才发现董香的眼眶红红的,心里有些于心不忍。

      董香点了点头,牵强的笑了笑,拉起行李箱走进安检口进行安检,方羽则是站在外面看着,期间,董香几次想回头,但都强忍了下来,而方羽好多次想开口说什么,张了张嘴,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最终,董香消失在方羽的视野里,而方羽则是低沉着脸转身离开......

      方羽刚走没多久,身影在安检处消失的董香再次提着行李箱跑了回来,仰首朝外面的行人中张望,似乎找寻着什么,可惜,那道心心念的身影并不在人群中。

      这一刻,再也忍不住情绪的董香爆发了,眼泪如决堤了一般,止不住的往下流,那副伤心的模样是那么的惹人怜爱,看得一旁的很多行人嘴里对某人进行口诛笔伐,一些男游客更是恨不得揪某人打一顿。

      而董香在伤心的哭了好一阵之后,在见到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歉意的想周围的人躬了一身致歉,然后拉着行李箱离开...

      董香刚走没多久,之前离开的方羽折返,朝安检内望了望没看到董香的身影,自嘲的笑了笑,转身离去...

      飞机上,发机前,先是在姐妹群里发了个消息的董香将手机关机之后,靠在窗户,看着窗外不断拔高的风景,一滴眼泪从眼角滑落,嘴里呢喃着:“笨蛋,笨蛋,大笨蛋!”

      这边,回到家的方羽也是感觉心情十分烦躁,从来不喝酒的他拿出回来的途中顺路买的一打啤酒,起开喝起了干巴酒,一罐接着一罐。

      ......

      另一边。

      安腾市,怡安别墅小区。

      刚下游戏的小灵儿打开手机,发现有群消息,当即笑着点开,而后,笑容没了,“出大事了,从来不沾一滴酒的董香姐这是怎么了?!”

      “不行,得赶紧联系洛云姐她们。”

      说着,点击开启群视频通话,很快,除了董香之外所有人都接通了视频通话,小灵儿当即道:“洛云姐,你们看到董香姐发在群里的消息了吧。”

      “看到了。”洛云回道。

      白芷接着道:“看来是香香和方羽之间发生了什么事,至于是什么事,只能等香香回来才能知道了。”

      “唉,这就是爱情的苦啊!”张欣叹言。

      小灵儿可不管这些,气愤道:“等董香姐回来我们一定要问个清楚,如果是方羽欺负了香香姐,我一定不会放过他,我现在就买明天的机票,过去狠狠的揍他一顿!不,揍几顿!!”

      “先别意气用事,等董香回来了知道事情的原由再说。”洛云理智的说道。

      “赞同。”

      “我也是。”

      白芷和张欣表示同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