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虎直播app安卓下载手机版破解版

      鸿爷离世后,李萍成为了家里的主心骨,每天忙前忙后置办丧事,闲下来的时候除了给秦雨做饭(虽然秦雨也吃不了几口),就是待在鸿爷房间里整理遗物,暗自忧伤。因为鸿爷从未婚娶,孑然一身,这么多年家里也就只有他们三个人。

      秦雨这些天一直呆坐在自己房间的角落里,回想着鸿爷生前的点点滴滴。第一次学骑自行车的时候,鸿爷比他还要紧张,在身边围着大呼小叫的;有一次他跟院子里的孩子打架,虽然是他打赢了,但鸿爷还是带着他去到对方家里兴师问罪,搞得他自己都感到不好意思;小学的时候,每当他考了好成绩,都会骄傲的将试卷放在鸿爷面前,鸿爷往往会摸摸他的头,然后从口袋里拿出水果糖以示奖励。可以说,鸿爷一个人扮演了秦雨的爸爸、妈妈、爷爷、奶奶等所有角色。

      秦雨现在才体会到自己是多么的爱鸿爷,多么的依赖这位老人,但他好像从来没有将这份感情告诉过他。或许是因为鸿爷要求他像个铁血的军人,不得轻易表露感情;或许他天生就性格内向,羞于将内心示人。不管如何,他已经永远失去了这个机会。此刻,秦雨只想沉浸在缅怀鸿爷的悲痛之中,其他一切都不想考虑,虽然前来吊唁的人络绎不绝,但他谁都没搭理。

      直到鸿爷的前任秘书拿了一堆文件来到他面前。

      “你看一下吧,这些是老领导留给你的。他老人家不怎么花钱,给你攒了不少。”

      秦雨瞟了眼秘书手中的银行存折,里面的确有不少钱。

      “谢谢。给萍姨分一半吧。”秦雨淡淡的说。

      门外干活的李萍听到这话,赶忙冲进门来,“孩子!使不得!这钱姨不能要!这可都是你爷的血汗钱啊!”

      “钱是鸿爷留给我的,我想给谁就给谁。”秦雨冲李萍露出一个疲惫的笑容,“你们家老二不是一直问你要钱张罗婚礼呢吗?拿去用吧。这些年……辛苦你了。”

      “别说傻话!”李萍走到秦雨面前,或许是因为感动,或许是因为悲伤,泪水在她的眼眶中直打转,“你还在上大学,以后需要用钱的地方还多着呢!你没吃过苦,不知道没钱的难……姨在社会上混了一辈子了,多这些钱少这些钱这辈子也就这样了。但你可不一样啊!你的未来还远着呢!王秘书,你别听他的,他就是个小孩,哪能做这个主?”

      “姨!”秦雨突然爆发出一声低吼,吓了李萍和王秘书一大跳,“钱我自己会挣。你拿着,以后这个家还需要你多操心。就这样吧。”

      秦雨说完就出门去了,不再给李萍反驳的机会。

      这些天给秦雨最大安慰的还是儿时好友张世清,他天天到家里来看秦雨,给秦雨宽心解闷。秦雨跟张世清之间没有秘密,鸿爷和父母的遗书自然也给张世清看过,虽然老友不太相信书信内容的真实性,甚至还提出了被加密的可能,但还是给秦雨提供了一条极具建设性的意见——询问鸿爷当年的机要秘书刘云峰。

      秦雨还小的时候,刘云峰就跟着鸿爷做事了,有一次二人还对秦雨指指点点的,似乎在说他的事,但秦雨当时并没在意。现在想想,如果说世界上有一个人对秦雨的了解仅次于鸿爷,恐怕也就是刘云峰了。

      “你真是个天才。”

      秦雨给好友回了信息,在街边拨通了对方的电话。

      “刘叔,您好。我是秦雨。”

      “哦?秦雨啊!精神好点了吗?那天看你一句话都不说我还挺担心……怎么,找我有什么事吗?小王那边给你们安排的可好?”

      “挺好的……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想问您,关于我家人的。”

      刘云峰听到这话,半天没吱声,直到秦雨以为电话是不是断线了,又问了一次的时候他才说道:“这样吧,你到我家里来吧,你阿姨带着孩子出国玩去了,也没有别人,我们好好聊聊。”

      挂了电话,直觉告诉秦雨刘云峰一定知道些什么,于是急匆匆的拦下一辆出租车跳了上去。秦雨虽然在西普市生活了十几年,但周遭的场景却带给他无穷无尽的陌生感,他不由自主的蜷缩在后座的角落里,仿佛这样就能安心一些。

      刘云峰在离开鸿爷后受到了重用,现在也身居政府重要岗位,住在给干部配建的家属院内。居所大约一百来平,三口之家住着刚合适。通过装修和家具布置可以看出这是一家实用主义至上的人,没有过多花哨的装饰,格局十分生活化,工具都放在随手可及的地方。也许女主人几天不在家的原因,房间略微有些乱,烟缸一看就好几天没倒过,水池里还扔着许久没洗的碗筷。

      刘云峰将秦雨请到书房里,两人在他的茶桌前坐下,他将早已准备好的热茶给秦雨倒了一杯,然后自己端起一杯,但他没着急喝,而是出神的看着茶沉默了两秒,突然问道:“那封信看过了吧?”

      听到这话,秦雨的心踏实了一半,对方果然是知情人,赶忙点头道:“看了。”

      “喝茶。”

      刘云峰将茶一饮而尽,秦雨也有样学样,一股清香从喉咙扩散到鼻腔,让他心神都宁静了许多。

      “其实我早就给老领导说过,这件事在你18岁成人那年就该告诉你。”刘云峰将二人的茶水续满,“但老领导觉得你还太年轻,太天真,太幼稚,如果知道了真相一定没办法很好的应对。我就觉得他是过度保护了。”刘云峰一脸怀念的望着窗外,仿佛鸿爷就站在空中,“但人家听不进去,我也没办法……我觉得男人嘛,都要经了事才能成长……后来,他嘱咐我,万一哪天他有个三长两短的,让我代替他把一切都告诉你。”

      听到这话,秦雨浑身一颤,期待的看着刘云峰,“这么说……刘叔,我的事您全都了解?”

      “不敢说全都了解。”刘云峰摇头道,“许多内部的事只有老领导和中央极少数人知道,但大概情况我还是熟悉的。”

      “信里写得是真的吗?他们……难道是像科幻小说里写那样去太空移民了吗?”

      “那封信可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啊……但同时也救了老领导……”刘云峰想起往事,一阵唏嘘,“但跟你想的不一样,人类哪有去太空移民的技术呢?”

      “信是经过加密了吗?”

      “也没有加密。”刘云峰神秘的笑了笑,“就是字面意思。”

      这下秦雨更加惶惑了。

      “那他们去了哪里?”

      “异世界103号,那才是他们去的地方。”

      新丝路计划启动于1975年。刘云峰那时候还小。根据官方档案记载,该计划的目的是打通与其他平行世界或者异次元世界的联系,以实现我国与异界生物和资源的首次对接,让我国获得跨时代的领先力量。在那个年代,这种计划是匪夷所思的,不仅是我国的科学技术水平,恐怕全世界最顶尖的头脑凑在一起都不可能实现,所以反对的声音很多。但不知道为何,计划还是得到了中央的批准,就连计划的主要负责人也只是一个不足30岁的年轻干部,名为姒延陵——也就是姒延鸿的弟弟。

      整个计划的保密级别奇高,中央投入了大量的人、财、物力,以确保计划的顺利施行,甚至为该计划专门打造了一个科研基地。出乎所有反对者意料的是,这样一个天马行空般的计划,很多人以为是姒延陵用概念骗取财政资金的行为,居然仅仅用了五年时间——也就是1980年就有了重大突破,“异世界103号”的大门在新丝路基地内被打开,地球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掌握了前往异世界的通道,并且将通道命名为“焦尾门”。

      想必蔡邕两千年前将焦尾琴从火堆里捡出来的时候,根本不会想到这把琴的名字将在两千年后成为科学探索进步的代表记号,这都归功于人类对能量弦线的认知。人类认为,物质是通过能量弦的震动产生的,那么连接着异世界秘密的一定也跟弦震有关,所以学术界给异世界大门起了如此一个雅名。

      连接着异世界103号——也是姒延陵经过上百次的努力,找到的唯一一个物理规则与地球世界类似,地球人类也能够进入探索的焦尾门的开启,引起了联合国的高度重视。因为它象征着进步和希望,所以联合国将异世界103号命名为“HOPE”,中文直译为霍普世界。为大门开启做出主要贡献的姒延陵成为了整个霍普世界探索项目的中方负责人,他在当年知名的“共和国第一尖刀”,同时也是儿时玩伴的秦政——秦雨的爷爷带队保护下,亲自率领科考团进入霍普世界探险。

      据探险日志记载,霍普是一个很迷幻的地方,其物理规则虽然跟地球世界有相似之处,但差别更多;同时,那也是一个像天堂般美好的乐园,如果地球文明能理解并实践那个世界复杂的能量系统,最低限度也能告别化石能源时代。

      探险队在刚开始的两年还频繁的返回地球,带回新的探索信息,联合国甚至打算等考察有了初步成果后就向世界宣布;但1982年之后,探险队突然毫无征兆的失去了音信。

      焦尾门只有姒延陵知道如何操作,没有他,任何人都无法进出霍普世界,也就意味着地球人没办法去寻找他们。时间一长,各国政府逐渐开始对探险队产生怀疑,揣测他们是不是在霍普世界自立了门户,抛弃了地球人类。而姒延鸿作为姒延陵的亲哥哥,自然也受到了各方的指责和质疑,政治审查甚至各种势力的刑讯逼供接踵而来,让姒延鸿一度苦不堪言,姒延鸿的母亲姒芳也在那段黑暗的日子里与世长辞。

      事情的转折发生在2006年。

      虽然距离焦尾门打开已经过了20多年,新丝路计划也被无限期的终止了,但基地仍没有废弃,人们或多或少还抱着姒延陵他们还会回来的最后一丝希望。姒延鸿因为这起事件的影响,政治前途是不复存在了,他主动请缨看守基地,日复一日的等待着亲人的回归。

      这天,姒延鸿像往常一样,坐在焦尾门遗址旁喝茶听广播,突然发现整个基地亮了起来,焦尾门的中心位置绽放出刺眼的光芒。光芒过后,原本空空如也的焦尾门底座上出现了一个昏迷不醒的孩子,他除了脖子上挂着的项链之外身无一物。姒延鸿大惊失色,立刻与相关部门联系,请求医疗和学术支援;自己则一步不离的伴随在孩子身边,直到他苏醒过来。

      那个孩子就是秦雨,而项链卡槽里暗藏的一封家书则是霍普世界带给地球人类的最后信息。

      “因为你的到来,探险队被正式平了反,人们那时候才知道探险队员们是为了保护地球的安危才切断了两个世界之间的联系。只不过没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刘云峰背着双手站在窗边讲着过去发生的故事,秦雨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聚精会神的聆听着自己像科幻小说一般的家族历史。

      “虽然新丝路计划失败了,但老领导却因此而重新进入政坛。那时候,只有两样东西可以证明霍普世界曾经存在过,一个是你,另一个就是你带回来的项链。你失去了记忆,而且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都处于昏迷状态,从你嘴里什么都问不出来;但你带回来的东西就不一样了,不论是信纸还是项链,科学家们都进行过反复的研究和试验,最终发现构成这些物质的基本元素跟地球上的物质天差地别。不过,最终在老领导的强烈要求下,他们把东西还了回来——否则现在可能还在实验室里呢。”

      秦雨这才想起了那条项链,因为上面没留下什么文字信息,他压根就没有在意。现在想想,既然是父母特地跟他一起送回来的,想必有什么深意。

      “对于老领导来说,你带回来的信息自然是令他十分悲痛的;但同时,因为你的出现让他也算是有了依靠。”刘云峰回过头来冲秦雨笑了笑,“我也是那个时候开始跟他做事,所以我特别知道,他从遇到你的第一天开始就把你当亲孙子一样看待。”

      听到这里,秦雨心中一酸,鸿爷伟岸的身影在他眼前不断浮现。他的确没有6岁之前的记忆,构建他整个人生的履历就只有和鸿爷在一起的日子。

      “因为没有过多的实证,本身又是一个失败的计划,再加上老领导说服中央给联合国施压,要求保护你作为一个普通地球人的基本生存权,最终‘新丝路计划’才没有被公之于众,也没有进一步的探索和深究,而是作为绝密档案封存了下来,处理该事件的相关人员也都签署了‘保密协议’。这件事才算正式进入历史。”

      刘云峰说到这里,拍了拍秦雨的肩膀,“可以说,老领导的后半辈子都是为你而活的,希望你能够成为一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不要让他的在天之灵蒙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