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B片

      太学休学第三天,王莽见众人来南书房商议之后,无甚大事,大新厨学院也渐渐收拾近尾声,见离大新厨学院投入使用日越来越近,中午时分就和赵小花说了一声,是不是先去宜春侯家拜访一下,也顺便看看王君侯他们收拾得怎么样了。

      赵小花手中的事情也渐渐收尾了,就交待了一下王永,跟着王莽和李非儿一起上了马车,驱车前往姨父家。

      马车穿城而过,大约几刻钟时光,来到了宜春侯王咸家的门外,赵小花远远喊叫起来:

      “姨父,姨父,少君来拜访您了!”

      宜春侯王咸正躺在软榻上懒洋洋晒太阳,听到马车声和赵小花的喊叫声,他连忙整了整衣冠,迎出门了。

      王静烟也听到了,带着二位弟弟迎了出来。

      王莽见院落有点破败,断墙残壁也有看到,房屋之上还有杂草丛生。

      王莽心想:“下雨的日子估计君侯家不大好过,这几个月过得看来过得狼狈不堪啊。”

      宜春侯王咸迎上前来道:

      “少君,今日光临寒舍,稀客稀客啊,家宅简陋,贻笑大方了,快快请进。”

      王莽进入坐定后微笑着道:

      “巨君叨扰君侯了,君侯久在琅琊,京城老宅久无人居,难免会失修,正常正常。”

      “君侯,二位公子在家如无事,不妨随他们小花姐姐到赵宅那边居住几天,离粥铺也近,食宿也方便。”

      “大新厨学院内院后罩房东房也已整理完毕,添置了必要家用之物,君侯如方便嘛,今日也可搬过去那边居住,也好让小侄就近时时请教。”

      王莽怕静烟姑娘整理事务太忙,就提出让二位小公子到赵宅临时住几天,等大新厨学院里面扫尾干净就可入住了。

      王静烟见王莽到了,也有点不好意思,毕竟府宅破败不堪,待客接物也是局促了一点。

      王莽自小从困苦中打滚,怎会不知他人内心有点想法,他也不再客套,单刀直入就问:

      “静烟表姐,家里可整束完毕?”

      王莽的意思是如果整束完毕了嘛,可以立马就搬,大新厨学院那边后罩房东房已基本打扫整理完毕了,哪怕立马过去也总比在这里住好多了。万一遇上个刮风下雨,君侯家真不是能住人的地方了。

      “王静烟毕竟是姑娘家啊,这一家子老弱病残的,两弟弟又小,弱不禁风啊。”

      王莽心中想道,不由感叹宜春侯王咸一身才华,即使有祖上荫庇,还是过得不尽人意,不免心生顺手帮一把之念。

      赵小花也是差不多想法,大新厨学院那边反正可以住人了,这边这么破败不堪,连赵家都不如,还不如早点搬离呢。

      她想到这,就跟宜春侯王咸和表姐王静烟说道:

      “姨父、表姐,大新厨学院内院已整理完毕,所有生活所需君姑已差人买齐,使用上基本无碍了,如果尚缺啥,君姑和小叔子少君都说了,但买无妨,不如趁早搬过去得了。”

      “我们姐妹兄弟也好就近早日做伴,我看拣日不如撞日,今日就搬吧。”

      赵小花如赵妈般快人快语,叭叭叭把话说完了。

      王静烟倒也不是忸怩作态之人,见王莽和赵小花一片心思,甚是感动,她说道:

      “少君,妹妹,昨日我收拾洗涤完毕了,家中也无甚贵重之物,大多可以携带,待我和家君稍作整理,今日即可过去。”

      “那好,我们即刻动手,争取在日落之前把搬家这事料理完毕。”

      “非儿,你即刻和王平回粥铺告知家母王夫人,让家母派管家王安另外安排二辆马车过来,我和你小花姐姐这里先帮君侯整理一下,等你们一到就动手搬家。”

      “哦,非儿,回去即刻通知家母,就说我和君侯一家都要过去粥铺的,让家母安排一下接风酒席。”

      王莽一通交代。

      李非儿应承了一声好的,立马出门和王平赶往粥铺去了。

      君侯家其实可整理的已不多,几个从琅琊搬来的木箱,有的基本上没有打开过,一些是祖上汉昭帝时丞相王?的一些书画;一些是宜春侯王咸和其夫人的衣衫,宜春侯一直不舍得丢弃,想等静烟稍大也可以穿戴,也有几件可以做嫁衣裳;还有一些嘛就是王静烟和两个弟弟的日常衣衫了。

      “姨父、姐姐,厨房碗筷这类就不要带了,放在这里,日常穿用的整理一下带走就行了。”

      “姨父,你茶具也不用带,那软榻这类也不用带的,大新厨学院那边已有新买,一应俱全,就不用带了,都留在家里,把值钱的细软带在身边就行了。”

      被赵小花这么一说,王静烟基本上就不用整理了,把昨天洗涤出来,晒着的被套、衣服收拾收拾就完事了。

      当下王静烟就去院内不远处收拾去了,赵小花陪同过去了。

      宜春侯王咸见王莽也插不上手,连忙招呼他喝茶,王莽这时才把一些带来的糕点想起来,连忙递给宜春侯道:

      “君侯,来时带了些糕点,光顾说话谈事了,这才想起,给公子们尝尝。”

      王莽说着递了过去,宜春侯见状,道了声:

      “少君客气了!”

      “锦文、锦武,快来谢过少君!”

      “少君哥哥好!谢谢哥哥!”

      两位公子尚年幼,比王小眉还小一二岁,是个双胞胎兄弟,外人一时分辨不清谁是哥哥,谁是弟弟,甚是可爱有趣。

      不一会外面马车声由远奔近,王邑大声迈步进来了,口中喊道:“小哥,有啥要搬的?”

      “贤弟,先来见过君侯!”

      王莽见王邑总是冒冒失失的,不由得笑道。

      “君侯好,小侄王邑,这厢有礼了!”

      王邑上前朝宜春侯拱手作礼。

      “贤侄快快请起,有劳少君和贤侄帮忙了,老夫真是感激不尽。”

      宜春侯王咸不免有点感动,但又不好过于激动,儒生面子可是最重要的。

      王静烟和赵小花收拾晒着的衣被回来了。

      王管家和王平他们,赵小花和李非儿,王莽和王邑,宜春侯王咸和王静烟,大家一起动手,七七八八把几箱东西,很快搬上了一辆马车,然后分别上了另外的二辆马车,赶往大新厨学院去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