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坐摩托夏天真丝

      屈利失见到高翼,说明来意。

      高翼大喜,拔野古部算是薛延陀汗国里比较大的部落了,没想到竟然也来投奔胜州。

      心里对李景恒更加佩服了。都督的这招筑巢引凤实在高明,今日拔野古部来投,明天很可能就是回纥部来投了。经年之后,也就不必再防御薛延陀了,直接釜底抽薪把薛延陀给掏空了。

      高翼立马亲自带着屈利失渡河去见李景恒。

      李景恒早已回到榆林,算算时间屈利失今天应该到了,在自己的屋子里,使了个隔垣洞见术,只见墙壁上浮现出屈利失和高翼站在船头正在渡河的情景。

      果然,屈利失已经到了胜州。接着,李景恒又把墙壁上的画面转移到阴山北麓。

      “咦?”李景恒顿时皱眉,与他上次在那里时看到的场面相比,怎么感觉拔野古部的人少了这么多。

      感觉不对的李景恒掐指一算,才知道屈利失的弟弟异蔑失趁着屈利失离开部落,带着一半部众回薛延陀去了。

      “奇怪,异蔑失竟然死了。”李景恒算到异蔑失已经死亡,立刻将隔垣洞见术运用到极致,墙壁上的画面如同卫星航拍般沿着异蔑失的归途掠影而过。

      很快,李景恒就看到了被回去的拔野古部部众鲜血染红的大漠戈壁,以及被挖了心脏抛尸荒野的异蔑失。看来薛延陀的大军还是南下了。

      “自作孽,不可活。”李景恒轻轻念了一句,收回法术。脸色苍白地瘫坐在胡床上慢慢调息,他刚刚已经快把法力透支了。

      半炷香后,李景恒重新恢复了活力,推门走到前衙。因为他感知到屈利失已经到了都督府衙门口。

      经高翼的引荐介绍,屈利失虔诚地跪伏在李景恒面前,口呼拜见长生天的使者。

      李景恒将其搀扶起来,大笑道:“屈利失俟利发弃暗投明,可喜可贺。不过就不要叫我长生天的使者了,如果不弃,就跟他们一样,叫我都督吧。”

      屈利失心里大喜,知道李景恒已经接纳了他们部族,顿时心花怒放,但却没有应李景恒的要求称其为都督,而是继续跪伏道:“奴才参见主人!”

      李景恒顿时错愕。

      刚才在黄河渡船时,屈利失听高翼说过,李景恒在执失部时,执失部首领执失莫诃友被李景恒折服,自愿成为李景恒的奴仆,而执失部也整族成了李景恒的私人部曲。

      所以屈利失也学着莫诃友,要做李景恒的奴仆。如此一来,他们拔野古部就是长生天最虔诚的信徒了。

      李景恒本想拒绝,但是禁不住屈利失声泪俱下的哀求,只说既然主人愿收执失部,为何不愿收拔野古部,可是屈利失做错了什么,惹得主人不满了。

      李景恒无奈,只好答应收其为奴,反正也不是什么坏事。一只羊是赶,两只羊也是放。

      屈利失立刻破涕为笑,开始对李景恒诉苦,述说他们部落在薛延陀时苦不堪言的历史。终于长生天没有抛弃他们最虔诚的信徒,派主人来拯救他们了。

      李景恒看着屈利失的述说,越发觉得可怜,屈利失到现在还不知道,他的部族已经有半数死在夷男的屠刀之下了。

      等屈利失说完,李景恒对屈利失道:“你从幽陵到胜州,又要跋山涉水,又要当心被薛延陀发现,一路上辛苦了,先在这里好好休息一下。”

      “高翼,你让魏崇去走一趟,把屈利失的部众接回来。”李景恒又吩咐道。由于薛延陀的兵锋已经抵达大漠边缘,而剩余的拔野古部部众还停留在阴山北麓的诺真水畔。要是接的晚了,这部分人恐怕也躲不过薛延陀的屠刀。

      屈利失连忙道:“主人,奴才不累。还是让奴才也跟着去吧,不然奴才的那些部众恐不好管理。”屈利失主要是担心他弟弟异蔑失捣乱。屈利失对他弟弟还是有所了解的,只是他没想到异蔑失直接分裂了拔野古部。更没想到异蔑失已经做了夷男刀下的冤魂。

      李景恒知道拔野古部因为屈利失一走就分裂了,没屈利失去恐怕还真带不回拔野古部剩余的部众,于是也就同意了让屈利失和魏崇一起去接人。

      高翼得令后走了几步,又回头道:“都督,既然拔野古部是来投奔我们的,那我们是不是通知一下左贤王,让左贤王回定襄告知李思摩可汗,解除警备。”

      屈利失听了,顿时冷汗直下,心想原来主人和李思摩他们还真把他的部族当成是薛延陀的先头部队了。幸亏当日遇到了那个大唐军士,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李景恒摇摇头道:“不必了,拔野古部投奔我们的秘密藏不了太久的,以夷男的性格,这种被手下背叛的奇耻大辱岂能忍受,如果我没猜错,真正的薛延陀大军很快就会到漠南了。”

      屈利失脸色更白了几分,慌乱道:“那奴才不是因此害了主人。”

      李景恒冷笑道:“怕什么,夷男来了更好,正好一劳永逸解决了薛延陀,省的我还得去郁督军山。”

      原来主人竟然还准备去郁督军山直捣薛延陀王廷啊,屈利失对天马的信仰非常狂热,长生天的使者说能灭薛延陀就肯定能灭薛延陀,不由暗赞自己这次投奔胜州是一个非常正确的选择。

      等薛延陀被灭后,漠北草原空虚,他们拔野古部作为长生天最虔诚的信徒,也许还能取代薛延陀成为漠北草原诸部的共主呢。屈利失开始浮想联翩。当年东突厥比现在的薛延陀不知强大多少倍,还不是因为协助大唐灭了东突厥,才取代东突厥成为了现在的草原共主。

      不过很快,李景恒的话打断了屈利失的浮想联翩。

      “屈利失,未免夜长梦多,你跟魏崇现在就动身吧。否则你的部众要是被薛延陀的大军追上了,你恐怕就只能变成孤雁了。”

      屈利失心想确实有这个可能,顿时心急如焚,恨不得即刻插上翅膀,飞到阴山北麓。

      等众人都离开后,李景恒恢复了法力,向薛延陀大军的方向飞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