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妇科男医

      说好的钢骨不屈大祭司呢!?你坚韧的意志呢!?面对虚空大君都敢抄刀子上的勇气呢!?怎么看到个美少女就怂了!?哪怕这个美少女背后的漆黑比虚空大君还莫测,但咱俩联手还是能跑一跑试试看的吧!?

      萨拉塔斯此时终于感受到了深深的伤害,原来这个世界并不像看上去那么美好,浓厚的黑暗力量只是包裹了毒药的美味诱饵,那些比曾经的顶头上司更可怕的存在就在大气层外等着她咬钩呢。

      现在的她还不知道肿胀之女是什么身份,仅仅以为这是游荡在太空中的普通掠食者,这个宇宙的水太深了,在某个瞬间,他甚至觉得现在秒掉陈衍仁回返艾泽拉斯宇宙会不会更安全一点。

      “啊,被认出来了~那就有些无趣了啊……”肿胀之女怅然若失,若不知道这家伙真身是个庞大臃肿以人脑为食的怪物,恐怕就要生起怜悯之心了。

      趁这个会功夫,陈衍仁将关于奈亚拉托提普的信息一股脑灌输给萨拉塔斯,而后者整个“神”已经处在山寨货遇上正版的宕机状态中了。是的,魔兽世界中的古神,整个就是致敬克苏鲁神话的产物,萨拉塔斯这是李鬼见李逵,对自身的存在都开始怀疑动摇,而且因为游戏性的设计,它和奈亚拉托提普之间的差距,简直不是一两个等级能数的完的。

      “那么,又有了新的问题。”肿胀之女看向陈衍仁。

      “你这个有趣的跨越而来的凡人,认出了我的真面目,我该如何处置你们呢?”她精巧的手指向上指了指。

      陈衍仁咽了口不存在的口水,知道祂说的真面目并不是眼前肿胀之女的化身,而是更深层的东西,他知道自己不该抬头,可身体就像着了魔一般,不由自主的看向上方。

      那里本该是一片阴云密布的天空,昏黄的新月被乌云遮住大半。

      可现在,巨大的黑色物体遮盖了一切,不,说是黑色也不准确,那是一种耀目的黑暗,就像不停闪烁的屏幕,诡异的触手缓慢移动着,像是爬过宇宙的蠕虫,那不可名状的躯体无时无刻,向外放射着污染,一点点的流毒坚定沉稳的浸入大脑,包裹灵魂,窒息感和撕裂感同时抵达,却又带着令人上瘾的快感。而兴许是奈亚拉托提普的克制,这足以瞬间湮灭整个地球人精神的污染被收敛着,甚至除了获得准许的萨拉塔斯和陈衍仁,再无人能看到这一幕。

      “不,不应该是这样的……”陈衍仁抱着脑袋,小巷的夹墙变成了颠倒的墓碑,旋转的天空中绽放着黑金色的光彩,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没有疯掉,明明已经目睹了三柱神之一最真实的样貌,按照克苏鲁规则,此时的自己应该早就已经san值清零,要么变成蠕行混沌的忠实信徒,要么疯的彻底,花式把自己玩死,虽然这两者在自己看来没什么区别。

      但问题在于,自己现在虽然头痛欲裂,也切实感受到了不可名状者对自己理智的冲击,但他的心智似乎坚如钢铁,他还能清醒的判断局势,还能理智的体察自身状态,他恒定在灵魂中的狂乱警卫法术稳如老狗,这是他曾经施展“疯入膏肓”秘法时都没有的待遇。

      “我……发生了什么……”

      这时,他开始羡慕萨拉塔斯,这个呆萌古神已经吓到失智,还没有尝试仰望星空。

      “别担心,你好着呢。”肿胀之女轻松的飘过来,抚摸着陈衍仁的脸颊。

      “虽然使用了一具喜好食人的化身,但我可舍不得把你这精致的小玩具吃掉,你还有……更重要的使命……对,就是这样说的……”

      “英雄之旅的开幕啊~”祂用奇怪的咏叹调唱着,居然真的抚平了陈衍仁的头痛。

      “你……您有什么目的。”陈衍仁抬起头,却不敢再向上看。

      “目的?”肿胀之女笑了起来:“虽然在人类看来,我是最能够用理智来衡量的存在,但你不会真的以为,吾等的行径能够用你浅薄的理智来揣度吧?目的,这充满规划与尺度的用词,要如何才能将我包容进你们微小的大脑,用你们尘埃般的圭臬,来概括我的一切?”

      “啪”战栗状态的陈衍仁强忍着痛苦,打了一个响指,刚有点从死机状态中恢复的萨拉塔斯,便被封印了五感,彻底成为一把造型诡异但毫无能量的匕首,

      “即便自身难保,也要先护着自家的宠物吗?”肿胀之女轻笑,“也罢,它确实不像你,可以多看我几眼,就让它安心在那残壳里呆着吧。”

      “您似乎知道一切?”陈衍仁努力抑制住自己的颤抖。

      “不要用疑问句,亲爱的。”

      “虽然我不是尤格,但对你来说,我亦是全知……”奈亚拉托提普化作一股滑腻的黑烟,环绕着跪在地上的男孩。

      “顺带可以告诉你~”轻柔的女声如同梦幻之女神:”艾泽拉斯,也是我们毁灭的~”

      “!!!”

      “你说什么!”陈衍仁突然瞪大了眼睛,不知从哪迸发的力量,使他挣脱了神祇的束缚,但随即,他就被更宏伟的黑暗压倒,近乎匍匐的贴在满是灰尘的水泥地面上,某种湿滑黏腻的东西,盘旋在他的后脑,他的脊梁。

      原本顺从的暗影此刻竟然集体叛变,仿佛一个至高的命令掌控了它们,别说自己只是一个凡人成就的暗影大祭司,就是古神和虚空大君来了,在这样的绝对掌控面前,也毫无反抗之力。

      “别激动,我的小玩具,仅仅依靠那些拙劣的仿制品,艾泽拉斯永远无法归于黑暗的怀抱,那所谓的最终真相只是一把永远无法落下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而我们只是,轻轻地推了他们一下,虽然对我们而言,黑暗与光明并无区别,但既然以我们为原型,就要做好被诸神玩弄的准备,你说,对吗?”

      悦耳的女声变成了非男非女的混合音,颂唱着关于黑暗和混沌的赞歌,他仿佛听到虚空大君欢喜中带着惶恐的嘶吼,听到整个宇宙、诸界生灵大破灭时的哀嚎。

      陈衍仁突然冷静下来,他知道,既然他活着来到这个世界,那说明他还不会死,奈亚拉托提普,一定还有用他的地方,他是独一份的棋子,艾泽拉斯最后的幸存者!

      “很聪明嘛,你可以尽情揣摩我的意图,拯救,或是毁灭这个世界,反抗命运吧,这正是命运的一部分……”

      身体上的压力陡然消失,空气中还残留着恐怖的黑暗气味,但那最终极的战栗已经离去。陈衍仁慢慢爬起来,面无表情,萨拉塔斯的感知渐渐恢复,但也无心说话,被他用破衣服包好,缓缓站了起来。

      “魔头受死!”突然,一个中气十足的老年声音从远处传来,伴随着空气被撕裂的呼啸,一把金光闪闪的飞剑凌空激射,直飞到陈衍仁面前,陡然停住。

      “?!?!飞剑!?仙侠!?世界线又变动了!?”看着大袖飘飘,仙风道骨缓缓落在剑上的老神仙,陈衍仁刚刚稳定的精神又开始跳动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