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性手术视频

      刚刚跑出千岁房间的千岁美由纪才想起还有正事没有说。

      转过身去,朝着千岁房间喊道。

      “傻哥哥,爸爸说,你要是回家了,就给他打个电话过去”

      “电话么?”

      千岁不由摸了摸鼻子,心里也是好奇。

      于是,便拨通父亲的电话,

      “是千里么?”电话那边一道雄厚的声音传来。

      “是的,爸爸,我是千里。”融合了千岁的记忆,回答起来也倒是也不陌生。

      “恩,你转学的事情,我已经安排好了,开学后你就可以去四天宝寺去了。”

      电话那边传来声音道

      “恩,谢谢爸爸,给您添麻烦了。”千岁也答应道。感觉应该父亲不光只是为了说转学的事,于是便多问了一句。

      “还有什么事情要吩咐么?”

      “哈哈,我这不是在想嘛,你一个男孩子也不要老待着家里嘛,多出去走走也是挺好的么。最近dé国那边有一个的陶艺展览会,邀请了我去参加,怎么样要不要陪爸爸一起去一趟呢?”

      的确,千岁的父亲千岁一郎是日本有名的陶瓷艺术家,所以,经常会受邀请到一些陶瓷展会上。

      “dé国么?”

      千岁反复思考了一下,于是便回答到。

      “可以的,我这就去准备一下。”

      “恩,那你就好好准备一下,记住是后天的飞机哦。”

      千岁的父亲说完这些话,与千岁闲扯了两句,便挂断了电话。

      房间内,只剩下千岁,独自一人思虑,喃喃自语道。

      “dé国啊,这可是原著中网球最为盛行国家,也是后期u17青少年网球为强的国家。这一趟去dé国,随便见识一下未来的对手吧,也让我欣赏一下这个世界的不一样的网球吧。”

      第二天,晚饭的时候,千岁的父亲将要到他去dé国的事情和家里人说了一下。这样决断,倒是引得美由纪又一阵不开心。

      “爸爸真偏心,每次都只带哥哥去外面去,每次都不带我。”千岁美由纪嘟囔着嘴巴道。

      “美由纪还小嘛,要不,等美由纪再长大一些,爸爸在带你去,怎么样”

      见美由纪一脸吃味,千岁的父亲千岁一郎开口说道。

      “哼,记得记得,下次,下次一定也要带美由纪去。”见父亲这么说道,美由纪眼睛放光道。

      “好,下次一定带你去。”

      见父亲答应自己,千岁美由纪颇有些得意的朝着千岁这里瞧了瞧。好像是在炫耀自己的战功。

      千岁也不好打击美由纪,因为从小到大,千岁一郎每次都是这样去忽悠美由纪的。但是美由纪每次都会上当,于是下次变成了下下次,印象里反正一次都没有实现过。

      到了第二天上飞机去dé国,在千岁的母亲千叮咛,万嘱咐下,自己陪同着父亲上了飞机。飞往着这个世界的网球圣地——dé国。

      慕尼黑,是dé国主要的经济、文化、科技和交通中心之一。慕尼黑同时又保留着原巴伐利亚王国都城的古朴风情,

      初到这座城市弥漫了与日本城市不一样的味道,繁华的都市,街头各式各样的酒吧,当然,对于千岁而言最有吸引力的,还是那dé国味道的街头网球。

      在抵到目的地后,拿起手机便和父亲千岁一郎分开了,父亲前往举行陶瓷大会的酒店。千岁则是直接前去寻找着dé国的街头网球。

      dé国的街头网球场的确很好找,不过一会儿就已经找到了。

      “碰、碰、碰”

      熟悉的网球碰撞声音。

      街头网球场上,两名dé国球员在交手,打得你来我往,旁边则有一堆人,在铁栏外面看着两人的精彩对抗,要不就是大呼小叫着。要不就是相互讨论着。

      看到了dé国的街头网球,在一旁边观看的千岁不得不感慨,dé国的网球的氛围,的确是要比日本要浓厚很多。相比之下,在日本,街头网球的气氛的的确要冷清许多。

      虽然说这个世界的网球是第一运动,但毕竟dé国作为欧洲豪强,网球的盛行程度不是日本网球可以比的。就单单看,街头网球的水平也是远超日本街头网球。

      “果然不愧是这个世界的四大网球强国。”

      千岁不由心生感慨道。

      球场上两人的水平的确挺高,短发大汉的力量网球频频带给对手带来困扰,每次抽球都有种将要把网球抽爆了的感觉,但是对方却能依靠自己娴熟、精巧的技术,将网球击打到大汉不习惯应付的位置上,让他无法充分发挥自己的力量优势,使得比赛进入拉锯战。

      而就在在千岁在欣赏网球场上的比赛时,却没有想到,自己一个亚洲人在dé国这堆欧洲人面前显得挺为突兀的。

      一个身穿黄色运动服,背着的网球袋子,身高接近190,皮肤有点黑的年轻东方男子,引得网球场周围的人不自觉的多瞧了几眼。

      果不其然,才站了一会儿,就有一个dé国人上前与千岁搭话了。

      “嗨,兄弟,我叫丹特,看样子你是个亚洲人吧,是亚洲哪个国家的人呀?”

      一个长头发金头发的dé国人,一身黑色运动服,身后背着崭新的网球包,看样子应该是刚买的没多久。

      对方操着一口德语就向千岁打起来招呼,还好,前世的自己写过一些德语。能够方便相互之间的沟通。

      “丹特,千岁,我叫千岁千里,来自日本”

      千岁说着并不熟悉的德语。礼貌的回答道。

      “哦哦,你居然听的懂德语,太让我意外了。来来来,千…岁是吧,一个人来到dé国么?”

      仿佛是刚刚才看到千岁身后背着的网球袋子,丹特瞬间好像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样。

      “你也是打网球的吧,哈哈,我也特别爱打网球,dé国的网球是不是氛围不错。你知道么,我也有个日本朋友,也打会网球……”

      看样子,这个丹特是个话匣子,千岁只能内心苦笑着在旁边符有一句没一句的答到,而大部分的话都是丹特一个人在说。

      显而易见丹特是个自来熟的人,就在这个时候,网球场上的比赛瞬间吸引了千岁还有丹特的注意力。

      场中的两个人好像已经要分出胜负了,经历了将近一个多小时交手,此时那个体力消耗过多的高大汉,在另一个年轻的小辫子选手面前,就显得格外的笨重。大汉的力量网球已经无法给小辫子球员带来更多威胁,随着一个精妙的上网吊短球,结束了这场比赛。

      “game6-4卡尔曼获胜。”随着场中裁判最后的判罚,名叫卡尔曼的男子结束了这场比赛。

      “wo~wo卡尔曼,这是他比赛的第十二连胜了吧。”

      人群中有人惊叹道。

      “看了今天卡尔曼的酒钱又要有人出了。哈哈”

      说这样话的人毫无疑问是一个酒鬼。

      反正周围人看着卡尔曼的眼神都带有一丝敬佩。

      “卡尔曼,这里,卡尔曼,看我又交到了新朋友。”刚才还和千岁喋喋不休的丹特见卡尔曼比赛完后,也是向他的方向招手道。

      而年轻小辫子球员卡尔曼也看到了丹特的招手,也径直走了过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