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仁直播个人介绍

      沿着蚁巢横穴前进,谷辰边打着手电照明前方道路,边望向身边的女炎使。和拓荒者拉近关系对经营坊组来说虽是相当有益的事情,但要如何打开话题却考验着坊主的交涉力。

      谷辰想了想,挑了个比较容易切入的话题来开头。

      “说起来,红鱼姑娘,你为什么会想来当拓荒者呢?”

      “……我老师就是拓荒者,我是继承她衣钵而已。”

      被询问的红鱼露出不太情愿的神情,但还是勉强开口回答着。

      “继承衣钵?也就是说,这根炎法杖也是尊师的吗?”谷辰饶有兴致地红鱼左手的红铜杖上。“飞燕也称赞红鱼姑娘你的法杖非常厉害,说是用手杖发挥长杖的摧毁力,很不寻常呢。”

      “哼,那是当然。”坊师的恭维让红鱼颇为受用,得意地挥挥法杖。“炎娲可是老师曾经冒险的搭档,陪老师趟过熔岩湖,爬过火焰山。论经历论格别,和寻常法杖相比都是云泥天壤。这也是老师留给我的宝贝。”

      “留给你的宝贝?”难道令师已经过世了?

      “没错,老师已不在了。”察觉到谷辰眼中的疑问,红鱼踢开脚边的碎石子,用低沉声音强调着。“不过老师并不是输给荒怪什么的,而是为替某个蠢货坊师收善拾后,才不得不自我牺牲的。”

      这样说着的红鱼眼中隐约腾起火焰。虽然谷辰直觉这是不宜讨论下去的话题,但好奇心还是促使他情不自禁地问下去。

      “方便的话,能跟我说说是怎么回事吗?”

      “……老师当拓荒者成名后不久,就被某坊组给招揽,成了坊主的从者。”红鱼横了某人一眼。“你是坊师也知道的吧?从者和坊师的关系,大概就像君主和臣子。若是明君的话还好,但遇上昏君的话……”

      “遇上昏君的话?”

      “那绝对倒了八辈子的血霉!三天两头就要火场里救人,时不时被要求喝下古怪药水,哪怕刚讨伐荒怪回来,只要坊主有令就得马上出发去找素材,遇到危险还要当挡箭牌……啧!相比起来,就算嫁给满身铜臭、偷鸡摸狗的下三滥奸商都是天堂了!”

      “所以,那位坊主是……昏君?”谷辰皱眉道。

      “那家伙是王八蛋!”红鱼眼中腾起憎恶的火焰,手上炎杖也像呼应般的炸出数簇火星来。“獐头鼠目又卑鄙无耻!胆小如鼠又愚蠢透顶!哪怕牛粪上飞舞的苍蝇都要比他好上一百倍!我这辈子就没见过比他更窝囊的男人!”

      “呃……”因描述太过抽象而无法在脑海里形成任何形象,谷辰唯一理解的也就只有红鱼究竟有多憎嫌那名坊师的事实。

      “探索古巢秘境时,那家伙做了多余的事把荒怪主给唤醒了!”仿佛回想起当时情景,红鱼露出咬牙切齿的神情,而谷辰则为出现“荒怪主”的名字而惊愕。

      “荒怪主”是比大荒怪更上位的凶暴存在,其出现往往会造成局部或波及全国的灾殃。荒怪主通常都沉睡在秘境深处,而遇上荒怪主的拓荒者几乎不可能活着回来。红鱼的老师显然创造了奇迹,而奇迹的代价则是自身的性命。

      “……老师用禁法把荒怪主打落深渊,而自己则在红莲劫焰里化成灰烬,只留下这把炎娲法杖……”红鱼紧紧抓住炎娲,呼出口气,再度抬头望向谷辰。“从接过炎娲的那刻我就立了两个誓言。一个誓言是,今生绝不侍奉任何坊师。二个誓言是,绝对要让那混蛋后悔他做的事情!”

      女炎使铿锵有力的声音在地穴回响,恍惚间谷辰似乎在四壁砸出火花的错觉,回过神来时则不禁苦笑。他总算理解为何红鱼会一见面就对他频频冷嘲热讽了,既然红鱼对坊师嫌恶到这等程度,要说起来对他还真算是客气的。

      原本想拉近关系而闲聊,谁知道随便挑个话题都能踩到如此重量级的地雷,谷辰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时候看着尴尬搔头的谷辰,那边红鱼也稍稍收敛了咄咄逼人的气势,微微瞥了过来。

      “虽然我讨厌坊师,但你补师的手腕嘛还算利索,和我配合倒也不至拖后腿。”红鱼特意加重“补师”一词,潜台词则是默认谷辰与她并肩战斗的资格。

      “补师在战斗时可派不上用场。等下再遇到荒怪的话交给我处理,你好好就躲到后面吧。”说着就像要强调主导权般的,红鱼用力杵了下炎法杖,从杖尖闪出一圈炎浪。

      从炎浪中飞出三四只炎蝶,扑打着翅膀朝四周飞出去。

      红鱼的独特炎法多以飞虫走兽来命名,而“炎蝶”是其中兼具照明和警戒用的炎法。前次遭遇大石蟒偷袭是因把炎蝶散得太开,为避免重蹈覆辙,今次红鱼让炎蝶缩小范围在周围盘旋,从而形成半径五米的警戒圈。

      “啧啧,梵法用起来还真是方便呢……”

      谷辰看着头顶飞舞的炎蝶而出声赞叹着。

      虽然魔法火焰什么的在奇幻故事里已算是老掉牙的桥段,然而乘黄大地的梵法却似乎又和那些拼凑咒语形成的程式魔法有所不同。感觉上,梵法更像是某种随心境而化生的力量,变化莫测。

      两人在炎蝶陪伴下沿横穴走了一段路,就在谷辰考虑着要不要关闭手电以节省电量的时候,最前方的那只炎蝶突然闪烁起来。

      “有荒怪。”

      红鱼抓住炎杖向前踏出一步,而谷辰则赶紧让出阵位。

      补师虽然是能让残血队伍满状态复活的牛逼职业,但战斗时却一点也派不上用场。歼灭荒怪的任务只能由红鱼来承担,而谷辰能做的顶多也就是帮忙戒备四周,有啥意外状况时出言提醒而已。

      “在那里等着,很快就结束。”

      红鱼信心满满地宣言着,举起法杖面对前方。

      伴随着悉悉索索的声响,一队石蚁从前方纵穴岔道处爬了出来。爬出来的石蚁莫约七八只,其体型要比袭击驮队的小石蚁大上一号,而体表的石色亦略略偏红。

      看到石蚁的谷辰吃了一惊。虽然红鱼大概看不到,但在他的天净眼里,那些泛红石蚁的身上涌吐着的灵梵,其蕴量可要比先前遇到的小石蚁强上一倍有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