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转化为茄子茄子茄子视频的软件

      漓差点给那位仙王跪下,当然,是在心里。

      “……的边角料。”

      “……难怪神族那边没人追踪。”她默默抽着嘴角,暗暗骂自己怎么不听人说完。

      在世间众生的观念里,女娲补天,那补天石自然是和“天”融为一体不见踪影,谁能想到有人会拿走它的边角料啊?

      这霓云岛她也在学院课本上见过,说白了就是霓境的宝库,不放钱只放各种防盗魔法的那种。

      仙王也不知道哪里获得的补天石,哪怕是边角料,这也是属于洪荒时期上古神族所拥有的神器,其中依然蕴含着十分强大的“修补”之力。当然,没有主体强,顶多也就给俩种族地界的缺口打个补丁。

      ……两界缺口?

      “啧!”漓下意识的想爆粗,又憋回去了。

      如果真如她猜测的那样,那情况还真是……十分不妙!

      接着,她又想到了月逸的工作。

      “月逸,”她低声轻唤,“仙王……有给过你什么命令?”

      “……多多关注南海龙族那边的情报,仅此而已。”即使他自请停职跑来学院,他的属下也依旧会执行皇令。

      “仅此而已?”

      “仅此而已。”

      真的“仅此而已”的话,绝不会让他许下那样的愿望!

      “告诉我!”漓一步冲上前,紧紧抓住月逸的手腕,“告诉我,你成为暗仙卫的理由。

      那不像是你该出现的地方。”

      “是吗?我倒觉得挺适合我的。”

      “月逸!”

      面前的夜发青年,终究是挣开了她的手:“再不回去睡的话,明天早课该起不来了。”

      他一步一步地走向学院宿舍的方向,再没有回头看她。

      第二天,浓烈的困意和酸痛的眼睛持续纠缠着漓,令她的思维都迟缓了很多,头晕脑胀的走向学堂。

      昨晚她回到宿舍也不算晚,就是翻来覆去各种无法进入休眠状态,脑子里全是有关月逸的事,直到金乌起鸣,她才发现自己失眠了一整夜。

      还好“自愈”已经抹去了微微泛青的黑眼圈,不然真是影响形象。

      漓一路上都忙于神游天外,还没来得及注意到周围同学对她的指指点点,先被学堂门口姹紫姻红的一堆惊到,刚刚还折磨着她的困意早已被吓到九霄云外。

      那堆缠着大红幻霓纱的大件物品中间,站着一位温文尔雅的谦谦君子,衣鞋的布料随光线变幻着色彩,还用金线织就暗纹、手上轻轻摇动的折扇扇骨上镶嵌得小小宝石组合成了华丽的图案、腰间的玉牌仅仅是装饰作用,就拥有上品仙器的气息。光用眼睛看都知道这一身哪个都价值不菲,随便扒下来一件都够她吃香喝辣好久。

      好嘛,这是谁家仙二代来炫富了?

      然后漓就看见对方带着温和有礼还有点羞涩的笑容,逐步朝自己走近,解下腰间附有中级空间魔法的储物袋,微微弯腰,双手奉上递给了她:“芜羽仙子容颜倾世、高雅端庄,小仙心悦仙子已久,只求能与仙子比翼连理,携手相伴。”

      仔细一看,周围姹紫姻红的不止幻霓纱,还有好几盆盛开着的仙草仙花,灵气浓郁得肉眼可见。如果她真是一只蝴蝶,说不定还真就心动了,

      “……”

      嗯?这啥??告白?求婚?主动上交钱包以示真心?

      那我也真诚建议你下次做这种事的时候,不要把那几个脸上就写着“等出丑”的狗腿子也带着来围观。

      是不是之前月逸的撩妹举动太低调了所以你们误会了什么?

      心里虽然MMP,面上始终笑眯眯。漓保持着端庄优雅的疏离姿态,礼貌地对面前的谦谦君子道:“你用那么多宝贝向一只妖仙示好,你家族知道么?”

      “芜羽仙子是我自己选择的佳人,我自会跟家里争取,为仙子取得一个名分!”

      哦,你想打着自由恋爱的名字让我去当小?“不是正妻免谈。”

      “我……”

      “长得不够好看也免谈。”

      “你不要不识好歹!”谦谦君子人设瞬间维持不住了,脸色从绿转黑,颜值瞬间↓,“区区妖仙,不过因几分姿色被上仙看上,已是你几辈子的福分!还敢肖想正妻之位?”

      “不是正妻,胜似正妻也可以,我无所谓。”漓做出一副非常天真率直的模样,“反正第二条你也是不够格。”

      好吧,摸良心说,仙人无丑嘛!面前这位公子哥儿又有个好家庭,长得并不算差,扔人界妥妥儿靠脸就能出道的小鲜肉。

      但是有月逸珠玉在前,其他人在她眼里忽然就不过是木椟而已。

      果然出手先后对恋爱路线还是有影响的啊!

      相信我,如果你告白的前提真的只是单纯的喜欢的话,我会用更优雅委婉的方式拒绝你的。

      “放肆……”公子哥儿的“肆”字还没说完,就感到腰间倏地划过一道冷风,接着,腰间玉牌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

      玉牌中本应就此消散的仙力,全部汇聚于面前青发少女的纤纤玉手中,被吸收得一干二净,分毫不留。

      公子哥儿原本青黑的脸瞬间又苍白如纸。

      别人可能一脸懵逼,毕竟两人刚刚只是打嘴仗,看着谁都站在原地没动过,那玉牌掉落可能是绳子质量原因。

      但在看到青发少女早有准备般,将玉牌溢出的仙力全部吸收后,他隐隐约约的回过味儿来:

      对方很强!悄无声息掉落的玉牌就是她的威胁!

      大约是受不住众目睽睽之下被一只妖仙双重拒绝,再加上对方的威胁都已经伸到他身边了,心知捉弄失败的公子哥儿再也不敢再多费功夫,直接甩袖走人。藏在暗处的仙侍们赶紧跑出来将姹紫姻红的“礼物”拾掇好,迅速搬离现场。

      学堂门口瞬间就干净得仿佛刚刚什么事都没有一样。

      至于她不识好歹让对方这么丢面子之后的报复?

      呵,会被按在地上摩擦的又不是我。

      小插曲结束,漓正准备继续进学堂,眼角余光瞥见了一旁仙树上那抹熟悉的身影,刹那间就改了注意。

      她走到那株仙树下,仰头看向慵懒散漫的躺在枝杈间似乎正补眠的月逸,半是开玩笑地说:“你倒是一点都不担心。”

      “你若是答应了,那之前忙活的可都报废了。”月逸直起身来,灵巧如猫地从树杈上跃下,猫耳朵顺势朝前抖了抖。

      “……我可以……”

      “月逸?”爽朗阳光的男声由远至近,打断了漓的话语,而且听起来并不像是有什么好态度。

      两人同时朝声音来源看去。

      玉树临风、面冠如玉、气宇轩昂、风流倜傥,好一个高质量美男子!不过那一身蓝袍看着有点眼熟?

      哦,那身气息,想起来了,肯定是本世界的“天选之子”之一。结合最近的流言,这人应该就是霓境大皇子——风璃。

      “果然是你。”风璃皱着眉头,“你自请停职还不允许被打扰,就是为了来这里当学生?”其实他更想问是不是来追妹子的,但是这样太破坏形象也太先入为主了,所以他选择了肤浅的说法。

      漓不由得看向月逸。作为仙王直属暗卫,风璃和月逸互相认识也很正常。但对方的话中信息,好像跟之前她猜测的有出入?

      半个领导竟然不知道他的属下在这里?自请停职,不是偷偷卧底?不允许打扰,难怪一直没人联系他。

      月逸不动声色地上前半步,将漓挡在身后:“闲着也是闲着,打发时间而已。”

      面对这半个领导,他一点不见退让或恭敬,既没有下跪也没有俯首,仅仅是极轻微的点了下头,像是对普通人那样站着平视对方,面上早已不见了平时轻浮散漫的笑意,冷淡十足。

      气氛严肃到令人窒息。

      风璃看起来已经习惯了他的“失礼”,并没有过多在意:“既然你有空闲,能否跟我私谈片刻?”

      见月逸点头,两人便一同走向学院偏门,渐渐没了身影。

      漓没有跟过去,也没有进学堂,而是浮上了月逸刚刚歇息的仙树枝杈,开始集中注意力。

      世间生灵,都能成为她的眼睛和耳朵。

      在周围设下结界的风璃,丝毫没注意到树叶间的一窝雏鸟,反常的安静如鸡,额外一致地注视着这两人。

      凡间的留巢雏大都为晚成雏,感官不发达。但在这霓境的兽类不是灵就是仙,即使是留巢雏,也拥有了相当不错的视力和听力。

      “月逸,我知你办事向来随心所欲,不按规矩。且上次的事确实是我们的不对,所以我现以霓境大皇子之名告知与你,从现在起,你即刻复职。”

      垂首后靠着仙树的月逸面色冷漠,有些心不在焉:“任务,直说吧。”

      风璃啪地收起手中的折扇,同样冷肃起面孔:“我知父王曾在数月前秘密下旨于你,但我只知他让你格外注意南海龙族。我想知道的是另一道旨意。”

      月逸的睫毛微微一颤:“无可奉告。”

      “月逸!”风璃的声音拔高了几分,显然有些怒了,“你们暗仙卫明知父王异常已久,为何一个个都还能如往常那般行事?

      仙王若出事,动荡的可不只是霓境,不只是仙族!整个九洲都可能会因此天翻地覆!

      孰轻孰重,你自当分得清才是!”

      “无可奉告。”月逸依旧冷漠地重复着这四个字。

      风璃执扇的手瞬间攥紧,而后又无奈的松开。

      即使是今天,四位皇子也依旧不知道这只猫妖仙小小年纪就成为暗仙卫的缘由。这家伙随心所欲不听话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显然对仙王忠心耿耿。同样的事,别人苦口婆心他也依旧不放心上的样子,仙王只是客套一下,他就沉默地听从、应答。

      有一点倒是可以看得出来,这家伙,虽然在很多事情上都显得三分钟热度、自由散漫得像只真正的野猫,但在某些特定的事情上,可以说是非常执着,简直想让人骂迂腐死板的那种!

      从月逸这里套不出答案是早有预料,风璃也无可奈何,毕竟月逸是真的忠心。他只能说起另一件事:“我知你若不愿意说,那就算是刑讯逼供也没用。既然如此,我现在就有个任务交予你去完成,你可愿接?”

      “看心情。”

      “第一,即刻动身前往霓云岛,仔细检查每一个角落后汇报给我们。

      第二,你身边那只蝶妖仙,将她的来历信息,细细呈报于我。”

      月逸直起身来:“继小狐狸之后,对蝴蝶也有兴趣了吗?皇室什么时候对妖仙那么感兴趣了?”

      “你动真情了?”风璃倒也不恼,换作是他的胡红柚被这么盯上了,他也会那么紧张,“刚刚出手切断玉牌挂绳的,是她吧?不过是瞬间就凝聚起极少的风,形成针一般细微的风刃,迅速地切割过去,却只断了一根绳子,动静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如果我不是擅风系法术的风璃皇子,只怕也和其他人一样,以为是挂绳质量太脆弱,刚好在那个时候断了。这种将极少的力量极为精准的使用的能力,可不是‘天赋’能带来的。

      不知怎么,看到这一幕,我脑中想起的是你当初放跑的那个黑衣人……瞬间画地为牢,将朱玉连力量带行动都禁锢住的那个黑衣人。”

      “那又如何?”月逸冷呵一声,“事到如今,也没见你因为那只没潜力没靠山没实力却一直能呆在学院的狐狸,就想去查人家祖宗十八代的。”

      “胡红柚不会成为威胁。”

      “你那么肯定是因为她现在很弱。”月逸开始显露出不耐烦,“哪天她变强了,能和你势均力敌甚至强过你了,你还能那么确信吗?”

      “我……”

      “是啊,漓很强,霓境所有人加起来都不够她看的。”已经不想再多说的月逸转身就离开了结界,“否则,岂不是要被你们这些无中生有的怀疑害死了?

      强大可不是原罪,正如危险的也不是力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