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50岁女人做经历真爽

      但随着陈子良的头脑不停转动,他意识到产权的事情必须尽快解决。

      只有解决了,自己才可以一劳永逸,就不用这么胆战心惊的过日子了。

      快步来到二楼,这个饭店一共有两层。

      一层是主营饭店,二层则是休息的地方。

      上面的东西早被陈子良整理过了。

      “在哪里来着?试试看能不能用这个代替。”

      陈子良找到东西之后,急忙再次赶往房产事务所。

      与此同时,到了中午,张宸泽骑着小电驴,带着有关部门的午餐送过去了。

      “阿宝美女,这是你们点的午餐。”

      张宸泽环视了一圈,说道:“你们真的是太辛苦了,我早上看那饮水机是那个水位,现在也是相同的水位,你们忙到喝水的时间都没有。”

      “帅哥,你观察的还挺仔细,我们确实忙的不可开交,我们队长也是忙的都看不到人影。”

      阿宝说道,张宸泽一看,李队长还真的不在。

      “好机会!趁李队长不在,我可以多了解一些。”

      张宸泽笑道:“李队长都这么忙,那你们更不可能偷懒,强将底下全都是精兵啊!”

      “那是当然了,不过好在我们的努力没有白费,也稍微有一点头绪了。”

      “怎么说?知道是谁搞的了?这种罪犯抓到必须毙了,不然危害社会啊!”

      张宸泽试图引导阿宝继续往下说,可阿宝左右看了看,其他三人都还在工作岗位干活呢!

      “咳咳,美女这么漂亮做这个工作真是可惜了,而且这里面的男人都很敬业,想谈个恋爱都不方便把?”

      张宸泽见阿宝有顾虑,故意转移了话题。

      反正夸别人不花钱,而且还能套出对方的话,自己何乐而不为?

      “可不是吗?你看我们李队长那么帅气,到现在还是孤身寡人一个,唉。”

      “也就是你这样的美女,配得上李队长,别人我看不行,没那个资本。”

      “真的吗?别开玩笑了。我就是随便说说的。”

      张宸泽看得出来阿宝眼神里的兴奋。

      因为女人再说自己喜欢男人的时候,若有若无的姿态,总会暴露出自己的想法。

      “真的,好在有你这样出色的女人帮忙,不然的话又得多走多少弯路?”

      “有道理,那我得继续努力工作。”

      阿宝的眼神坚定了起来,这是张宸泽给她设置的一个定位,这种定位相当于贤内助的感觉。

      “美女,辛苦了!为了人民群众!”

      “如果有需要帮忙的,作为群众定当义不容辞。”

      阿宝也不傻,张宸泽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她哪里不清楚对方是想要了解一下案情。

      “其实,这次案件的突破也是源于内地来的信,以及我们在海边捡到的尸块,进行的指纹对比。”

      “哦?那很快就能抓到真凶了?!阿宝姐,你真厉害,简直就是福尔摩斯啊!”

      阿宝摆摆手,甩了甩自己的短发,故作胜利者的姿态说道:“也没什么,多熬夜几天就出来了,而且这是我们刚接手的案子,之前没有人破案才给我们。”

      张宸泽笑着举起了大拇指,他没有继续追问,因为此时李队长已经回来了。

      “李队长,您忙着呢?我刚送东西过来,见你不在,我就把东西交给了阿宝姐。”

      “好的,谢谢了,你先去忙吧!”

      李队长点点头,一脸的兴奋道:“你们几个过来,我有重大发现。”

      呼啦一声,四个人一拥而上。

      张宸泽知道自己不能继续留在这里,而是识趣的离开了。

      “这封信内地来信,调查发现,里面提到的郑林和尸块的指纹陈丽珍,他们原来是一对夫妻。”

      “而且经过那边的查证,我发现这对夫妻开设了一家饭店,这家饭店正是八仙饭店!”

      “轰!”

      四人听到这个消息,顿时都炸锅了。

      尤其是阿宝,惊愕的指着已经离开的张宸泽说道:“那,那刚才那个人不就是八仙饭店的吗?”

      李队长面色凝重,说道:“是的,但他应该不是犯人,而且我也调查了,他们也是刚从内地来到这里。”

      “这起案件有一段时间了,真正的凶手不知道藏匿在哪里,明天我们去这家饭店看一看再说。”

      此时此刻,张宸泽早早的骑着他的小电驴回去了。

      当他回去的时候,看到陈子良一脸焦急的模样。

      “怎么了,王哥?什么事这么着急?”

      “刚才我拿老板的身份证过去,结果他们也不给批示,还是要老板本人亲自到场才行。”

      张宸泽无奈道:“那只能叫老板自己到场了。”

      陈子良点点头,似乎也只有这个办法才行。

      入夜,陈子良有一段时间没打麻将了,因为手痒,他召集了几个老顾客一起打。

      张宸泽不会打麻将,他在一旁玩着手机。

      新来的厨师阿毛因为没有地方去,也一直是住在饭店里面,而会计阿朱则是下班就回到她男朋友那边。

      “阿毛,你帮大家泡泡茶水。”

      打了一段时间的麻将,陈子良感到口干舌燥,便叫阿毛给大家添点茶水。

      阿毛看了一眼手表,已经快凌晨十二点了,虽然不情愿,但他还是按照陈子良的吩咐去做了。

      没办法,谁让陈子良是他的老板呢?

      “我看快十二点了,我们再打最后一圈,最后一圈玩把大的,我把所有的钱全压上。”

      “王老板你晚上赢了这么多,还敢这么玩?”

      “就是啊,别等下马失前蹄啊!”

      “老板就是老板,我先跟了。”

      坐在陈子良对面的牌友,看到陈子良赢了他那么多钱,他心有不甘想要捞回本,所以跟了。

      其余左右两个牌友,见到陈子良的筹码也是那么多,咽了咽口水,也是激动的跟了一把。

      “看样子,大家都想搏一搏啊!”

      陈子良故作害怕道:“我靠,你们竟然都跟啊,我就是随便这么一说,完了完了估计要输的掉裤衩了。”

      众人哄笑,似乎已经想到胜利女神在向他们招手。

      可陈子良是谁?打麻将从未输过手的他,凭着出老千的硬技术,一把就将几人剩余的钱,全部赢得精光。

      这一幕,从陈子良诱导他们到出老千,全都被后面的厨师阿毛看在眼里,默不作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