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巨人黄色18禁网址

      “你入选之前是哪个门派的?”

      “我说出来怕吓着你!”陶西风挺起肥厚的小胸脯,“我爹是青霞派的掌门!”

      “青霞派?有这个门派吗?”朱天赐皱眉,“没听说过。”

      “孤陋寡闻!”陶西风鼻孔高高仰起,“青霞派是东洲第一大派,你连这都不知道,太没见识了!”

      “第一大派?东洲?东洲是什么地方?”朱天赐想起三清派的客卿,笑道:“不会是海外某个小岛吧?”

      陶西风生气地道:“真不想理你了,你真是井底之蛙,不过,我刚到的时候也不知道还有其他大陆,偷偷听他们谈论,才知道下界不只一个大陆,至少有四块大陆。”

      “哦,哪四块?”

      “东洲大陆之外,还有西洲、南洲以及中洲大陆,你来自哪里?”

      “中洲。”朱天赐想不到,下界居然还有别的大陆,这个世界之大,超乎他的想像,至少比地球大得多。

      “中洲?你怎么没跟他们一起来?”

      “他们是谁?”

      “五个眼睛长在头顶的家伙,懒得答理他们。”陶西风眼球一转,“你还来得这么晚,肯定另有原因,你不会是妖族吧?”

      朱天赐摸摸鼻子,他这小龙仔的身体确实是妖族,但打死他都不能承认,他现在的身份除了冷掌门之外,没人知道,就连吕掌门也只看出他有神族血脉,并不知道他是小龙,他摇头道:“我姑奶奶是灵仙派掌门冷柳烟,她们派只收女的,才把我送到灵天派来。”

      “原来是走后门进来的,难怪!”陶西风目光中带着鄙视。

      朱天赐无语,看来不管到哪里,靠裙带关系上位的人都不受待见。

      他转移话题:“西风,你来这么久了,晚上睡在哪里?”

      陶西风懊恼地道:“还不是跟他们一样,睡在树上,门规不许损坏派里的财物,咱们不能像温堂主那个挖个树洞,也不能用树枝编个帐篷。”

      “仙桃园外面不是有山么,为什么不用石头垒个房子?”

      “是有山,但那里有结界,过不去。”

      “啊!”朱天赐想了想,“实在不行,挖个地下洞府也行吧,总好过在外面风吹日晒雨淋的。”

      “这下面全是树根,伤不得。”陶西风道:“这里从来不下雨,也没有风,有桃树遮着也晒不着,晚上也不冷,倒也不用这么麻烦,习惯就好了。”

      朱天赐一想,上界在云层上面,当然不会下雨,有结界护着,也无风,也不会冻着,何况他也不怕冷,倒也不用担心这些事情,只是没有房间或洞府,总是不方便解决一些隐私的事情。

      想到这里,尿意不由自主泛上来,他把旧衣服和册子收进包袱系好,拎起长剑说道:“咱们回头再聊,我去方便一下。”

      他迈开大步,轻飘飘地向远处奔去。

      陶西风挠挠头皮:“都成仙人了,还用方便吗?哦,可能是之前的积蓄吧,跑得倒挺快!”

      朱天赐向着北方一路狂奔,有神羽减轻了绝大部分重量,速度自然比平常快得多,只留下一道模糊的影子,一路上遇到两波人,一波是四个少年,另一波三人,居然是女子,年纪都不大。

      灵天派竟然也收女弟子!

      “这是谁,在练习疾行术吗?”

      “疾行术有什么用,怎么也不如飞行更快。”

      “看起来比较陌生,不会是新来的吧?”

      “看他拎个小包袱,肯定是新来的。”

      “怎么会来这么晚?难道不是来自四大洲,而是某个偏僻的小岛?”

      朱天赐听力很好,一边飞奔,一边听他们议论,心下发愁:如何才能不用口中喷疾风术飞行呢?

      仙桃园非常宽广,他疾行了足有两个多小时,才到达林边,撞在结界上弹回,林外是长满野草和荆棘的山坡,远处有无数的山头,越远山势越高,郁郁苍苍,长着各种树木,倒像是下界的大荒山。

      朱天赐左右看了看,在哪儿方便合适呢?

      难道用神角撞破结界到山里去?

      也不知道这些山是不是幻境,撞破结界会不会像上次一样掉下去。

      他想了一会儿,解开衣袍,对着结界嘘嘘,反正这是温堂主说的,让他到林外山边方便,只能在这里了。

      舒爽过后,朱天赐整理好衣袍,把长剑也系在束带上,拎着包袱悠然往回返,他已经想清楚了,要想如其他人一样飞行,只能使用法器,而且必须是自带阵法,不用感应就能启动的飞行法器。

      这东西现在想也没用,将来到万坊城买一个,这就需要赚很多钱,在仙桃园里是不用指望了。

      向回行了一会儿,跳起来摘下一枚熟透的灵桃,咬了一口,轻甜略香,入口即化,一股淡淡的灵气在腹中向四下散发,虽然不多,却很清纯,与仙灵坊的灵果相比,无论口味还是灵气含量都稍逊一些,但这方圆百里的仙桃园,尽可以放开肚皮,想吃多少吃多少。

      朱天赐不能感应体外灵气,只能靠吃来摄取,灵桃虽然远不如灵豆,胜在无限供应,而且比灵豆更易吸收。

      他当即甩开腮邦子,大吃起来,一个接一个,只撑得肚皮鼓鼓的再也吃不下为止。

      看了看脚下一地的桃核,朱天赐倒有些惭愧,这种随处乱扔的习惯很不好,他复又将桃核一枚枚捡起来堆到一棵较粗的桃树下,然后跳到树上休息。

      吃得太饱,后遗症很快就出现了,又想方便,而且这次是大的。

      朱天赐四周巡视了一下,并没有人,再次来到结界边,拔剑挖了个浅坑,解决完之后再埋上,散发的气味虽然不像冰龙的龙香那样腥臭,却也不好闻,他远远地转移到一里之外才放开呼吸。

      当天晚上,他选了一个较平整的枝叉,头上垫着小包袱,躺下来休息,树枝硌得很不舒服,让他下决心无论如何也要解决这个问题,以后日子长着呢,不能每天都这样,他又不是苦行僧。

      或许迎新堂的目的就是让新入门弟子吃苦,以磨炼意志,但他觉得不必要。

      他的意志已经足够坚韧,不需要再磨炼。

      第二日,原本打算收集一些枯叶作床,可是,这大片的桃树竟然没有一枚落叶,而且有很多灵桃明明已经不知熟了多久,就是不腐也不掉落。

      “日,这是什么品种?”

      摘枝上的桃叶明显是损坏门派的财物,门规所不许,朱天赐只好另作打算。

      继续饱餐灵桃以吸收其中的灵气,为了解决方便的问题,他沿着桃林边移行。

      为了不挨硌,他不厌其烦地将以前的旧衣服慢慢地拆成细丝,再搓成细绳,最后做成一个网状吊床,旧衣服档次很高,丝线很坚实,反而是小包袱质地很差,一拆就烂,先留着。

      让他奇怪的是,新认的小弟陶西风始终没来寻他。

      “难道他早就潜行过来,发现了我的行止,不想欣赏龙香的味道,才没有现身?”

      朱天赐没有多想,继续海吃狂吃,以吸纳灵气。

      闲下来的时候,除了练习剑术,也用册子上的基本功法引导体内的灵气,让丹田的灵气茧结得更致密一些,但丹田毕竟不是原装货,是化形化出来的,比起正牌的丹田还是有所不如,总是会有所散逸,需要时常维护,好在这身龙皮隔绝内外灵气,灵气散也散不到体外去,只会越积越多。

      转眼一年就过去了,他体内的灵气已经接近饱和,餍餍得没有了食欲,仙桃园也被他埋了一圈的粑粑雷。

      朱天赐又长高了一些,为了不致于显得鹤立鸡群,他刻意压制自己的骨骼,以致于只能横着长,胖了一大圈,这也促使他减少进食,不停地练剑。

      他的剑术原本就很熟练,又引进前世的一些理念,尽量简化剑招,只求速度和精准,慢慢形成自己的风格。

      在神羽的加持下,他舞剑的速度已经足够快,只见剑光也不见剑影,形成自己的风格之后,更是连剑光都似有似无,朱天赐相信,以他现在的剑法,足够与下界的那些超级高手比肩。

      但他还是不满意,他的速度主要靠的是神羽,如果没有神羽,他还是一个普通的高手。

      能不能速度再快一些?

      武阳派剑法除了剑招之外,更注重精气的配合,将剑与自身的精气二者合一,换成灵气也一样,但他感应不到灵剑的灵气,只能仅运用其剑招,在形成自己的风格后,更是连剑招也无用。

      有一次,朱天赐突发奇想,他感应不到灵剑的灵气,却可以感应自己的手臂,而且非常的细致,可不可以把手臂作剑,而灵剑只看作手臂的延伸?

      这是一个很好的思路。

      朱天赐反复试演,遇到了一些问题,手臂毕竟不是剑,手臂作剑后,很多动作就会有相当的妨碍,比如运用腕力的一些动作,手臂的曲张,和一些反转的动作,都与手臂作剑相冲突,而且因为习惯性的影响,很难改变。

      好在他已经将剑法简化,大多以刺为主,以削为辅,刺主攻,削主守,经过慢慢地研讨,一招一招的试演,朱天赐发现,以手臂作剑最适合的动作不是刺,而是削。

      以削为攻?

      这很不合常理。

      但朱天赐韧性极强,还是决定作出最大努力试一试,慢慢地总结出一些合适的剑招,横削,斜削,轮削,竖劈,动作很怪异,但速度比之前提高了不止一倍。

      灵气的运用明显能大幅提高力量和速度。

      因为手腕完全不动,连肘部都很少弯曲,而他的动作也要配合剑招,看起来像非正常人,朱天赐给自创的这个剑术起了个名字,叫僵尸剑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