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免下载免登录免会员性事

      在将小桂子杀死以后,韦小宝连忙拔出匕首,刚准备再拿着这匕首一并结果了那老太监的时候却被张天宇给拦了下来。

      张天宇可是知道这海大富的厉害的,虽然说这会儿这老太监是看着更不行了,但是张天宇知道只要自己或者是说韦小宝两人敢去杀了他,那自己两个人绝对是在海大富之前先死的。

      见到张天宇拉着自己,韦小宝一脸的疑惑扭过头皱着眉头看了看张天宇。

      张天宇连忙示意韦小宝注意,然后指了指这会儿正躺在地上的海大富。

      而就在韦小宝顺着张天宇的目光看去的时候,那刚刚还躺在地上的海大富突然抬起头来说到:“小……小桂子,这药不对啊。”

      见着这一幕,两个人可都有些慌了,虽说张天宇是知道剧情的,但是这知道剧情跟实际去体会那又有很大的区别啊,自己这可是稍微一个不小心可真的就会没了小命的啊!

      见没人应答,只见那海大富突然一伸手,直接抓住了韦小宝左腕,道:“小桂子,刚才的药没弄错?”

      韦小宝连忙向着张天宇投来求助的目光,张天宇看着他连忙示意他去回答那海大富。

      韦小宝略微勉强的含糊的说到:“没……没弄错……”

      这话刚刚说完,只觉左腕便如给一道铁箍给箍住了一样,奇痛入骨,只吓得韦小宝一声也不敢吭张。

      海大富颤声道:“快……快点蜡烛,黑漆漆一团,什么……什么也瞧不见。”

      听到这话张天宇终于松了一口气,知道这海大富总算是瞎了,而一旁的韦小宝此刻大感惊奇,这蜡烛明明点着,他为什么说黑漆漆一团?

      “莫非他眼睛瞎了?”

      随即韦小宝便对着海大富含糊的说道:“蜡烛没熄,公公,你……你没瞧见么?”

      海大富忙叫道:“我……我瞧不见,谁说点了蜡烛?快去点起来!”说着便放开了韦小宝的手腕。韦小宝道:“是!是!”

      急忙走开,快步走到了放烛台的墙壁旁边,伸出手拨动了下这烛台的铜圈,发出了叮当的响声,而后对着海大富说道:“点着了!”

      海大富道:“胡说?胡说八道!为什么不点亮了蜡……”

      可是还没等到这海大富一句话没说完,身子一阵扭动,仰天摔倒。

      这会儿韦小宝算是彻底的确认了这眼前的老太监是彻底的瞎了,所以连忙向着茅十八和张天宇打手势,叫他们快逃。

      至于张天宇这会儿他可不敢稍微有任何的动弹,生怕自己稍微动了动就被这老太监给听出来了,毕竟自己这会儿隔得他是有些近的。

      而另一边茅十八这会儿也连忙向着他们两个招手,要他们同逃。

      韦小宝见状,连忙转身跟着张天宇走门口的方向走去,可是刚没走几步路,却听海大富呻呤道:“小……小桂子,小……桂子……你……”

      韦小宝见状连忙答应道:“是!我在这儿!”

      左手连挥,叫茅十八和张天宇先逃出去再说,可惜张天宇并不敢多动,他一来不会武功,走路不像茅十八那般脚步轻快,二来他隔着这海大富着实太近了,再加上前世所看的电视剧中,那些眼睛瞎了的高手,听力无一不是个中好手,所以这会儿张天宇并不敢赌,只好停在那一动不动,手上连忙对着茅十八摆手示意他先走。

      茅十八当即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是双腿穴道被封,竟然丝毫动弹不得,只好连忙伸手自行推拿腰间和腿上的穴道,劲力使去以后竟没半点动静,心想:“我双腿无法动弹,只好爬了出去。这两个孩子一个鬼精灵,一个成熟异常,想来靠着这两个人脱身,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倘若跟我在一起,一遇上敌人,反而牵连了他。”

      当下便向着韦小宝和张天宇挥了挥手,双手据地,悄悄爬了出去。

      在茅十八爬出去以后韦小宝和张天宇也算是松了一口气,毕竟总算是有人逃了出去,只是这会儿他们两个人可就惨了,只好相视苦笑一场。

      本来韦小宝也是准备走的,可是每当他刚刚要准备抬起脚步往门口走的时候,那海大富就直接呻吟的叫起了小桂子的名字,然后又接着趴在了轻轻的呻吟着。

      这一幕让韦小宝着实不敢有丝毫逃跑的念头,而另一边看着这海大富的样子,张天宇就知道这老鬼肯定是已经猜出了一直应答自己的人是韦小宝。

      想通了这些以后张天宇也就静待其观,他倒是想看看这老鬼到底玩的是哪一出。

      就这样持续了很久,似乎那老鬼也缓和了许多,突然只听那老鬼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自顾自的说到:“小桂子,公公平时待你怎么样?”

      韦小宝有如何知道这老鬼待那小桂子平时怎么样,这会儿听到这老乌龟如此的问,只好硬着头皮说到:“好的很啊!”

      海大富到:“嗯……公公现下……眼睛瞎了,这世上就只有你一个人照顾我,你会不会离开公公,不……不理我了?”

      韦小宝连忙回应道:“我……我当然不会。”

      海大富道:“这话半点不假吗?”

      韦小宝忙道:“自然半点不假。”回答的丝毫不犹豫,语气也是越来越诚恳,一副要感动死这老乌龟的样子。

      接着只听那韦小宝又对着海大富说到:“公公,你没人相陪,如果我不陪你,谁来陪你?我看啊您这眼睛病啊肯定过几天就会好了,您也不用担心的。”

      那海大富听到韦小宝的话以后,起先是微微一笑,而后又是一阵深深地叹息,随后对着韦小宝说到:“好不了啦,好不了啦!”

      过了一会儿又对着韦小宝问到:“那姓茅的跑了吗?”

      韦小宝回应道:“是!”

      海大富道:“那两个小孩呢?”

      韦小宝这会儿听到以后连忙回应道:“那个油嘴滑舌的刚刚想杀我,被我反杀了,至于另外一个老实的,这会儿还被我绑在外面呢。”

      海大富听到这话微微一沉吟,对着韦小宝说到:“咱们这屋子里杀了人,给人知道了,查问起来,啰嗦的很,你……你去将我的药箱拿来。”

      韦小宝道:“是。”

      随后走进内室,但是却不见药箱,随后就是一阵翻箱倒柜的声音响起。

      听到这声音只见那海大富微微点头,随后突然发怒:“你在干什么?谁……谁让你翻箱倒柜了?”

      韦小宝这会吓了一跳,他又不知道这药箱在哪,不翻箱倒柜的找怎么办?

      随后冲着屋外喊道:“我找药箱呢!”

      海大富一听怒道:“胡说八道,药箱不知道放在哪了?”

      “我……我不是杀了人吗?心里……心里害怕的紧。公公……公公……又瞎了眼睛,我……我……完全糊涂了。”韦小宝装着一副很可怜的样子说着,说到最后竟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海大富虽知道这孩子在跟自己演戏,但是也不戳穿,随后叹息了一声说到:“唉,你这孩子,杀个人又有什么打紧的?药箱在第一口箱子里面。”

      韦小宝抽抽噎噎的道:“是……是……我……我怕得很。”随后又是一阵的翻东西的声音,然后就看见韦小宝抱着一个箱子从内室里走了出来。

      看见张天宇投来的目光甚至还专门跟张天宇办了个鬼脸。

      海大富道:“挑些'化尸粉',把尸首化了。”

      韦小宝应道:“是。”

      随后拉出药箱的一只只小抽屉,但只见抽屉中尽是形状颜色各不相同的瓷瓶,也不知那一瓶是化尸粉,问道:“是那一只瓶子?”

      海大富道:“这孩子,怎么今天什么都糊涂了,当真是吓昏了头吗?”

      韦小宝道:“我……我怕得很,公公,你的眼睛……会……会好吗?”语气中对他眼病的关切之情,着实热切无比。

      海大富似乎也颇为感动,伸手轻轻摸了摸他的头,说道:“那个三角形的,青色有白点的瓶子便是了。这药粉挺珍贵,只消挑一丁点便够了。”

      韦小宝应道:“是!是!”

      拿起那青色白点的三角瓶子,打开瓶塞,从药箱中取了一张白纸,倒了少许药末出来,便即撒在小桂子的尸身之上。

      可是过了半天,并无动静。

      海大富道:“怎么了?”

      韦小宝道:“没见什么。”

      海大富道:“是不是撒在他血里的?”

      韦小宝道:“啊,我忘了!”

      又倒了些药末,撒在尸身伤口之中。

      海大富道:“你今天真有些古里古怪,连说话声音也大大不同了。”

      一听到这话韦小宝整个心都快要从胸里给跳了出来,连忙对着海大富说到:“公公,我到现在还后怕呢。”

      话刚刚说完,只听得那小桂子尸身的伤口中发出嗤嗤的响声,随后升起淡淡的烟雾,跟着伤口中不住流出黄水,烟雾渐浓,黄水也越流越多,发出又酸又焦灼的臭气,一双眼睛可见的尸身的伤口也越烂越大。

      最后更是慢慢的也化为水,连衣服也是如此。

      看着这一幕张天宇顿时觉得甚是神奇,同时心里暗道:“这化尸粉果然了得”。

      这小桂子是尸体的问题也终于处理完了,海大富突然对着韦小宝说到:“你去把那孩子给我带进来。”

      在海大富想来自己难道还斗不过两个孩子,反正自己都收了一个了,再收另外一个也不是什么大事,只要这两个人肯帮着自己办好那件事也就行了,到时候在杀人灭口算了。

      韦小宝连忙回答:“是。”

      说着就将张天宇给带到了海大富的面前。

      “我想你也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就凭你想逃出去那估计也是痴人说梦,我也不为难你,你只要帮我办好一件事情,到时候我就放你走怎么样?”海大富说完以后也就不再说话。

      “不知道公公需要小人办什么事情?”张天宇问到。

      “你不用管是什么事情,到时候小桂子自会告诉你,你只需要回答做还是不做。”海大富道。

      “请问公公我办好之后是不是可以出去。”张天宇问到。

      “是。”海大富到。

      对话到这里张天宇已经知道现在的局面对自己来说,已经是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了,如果自己现在不答应,估计顷刻间就会被这老乌龟给杀了。

      “那小子愿意为公公效劳。”张天宇回答道。

      “小桂子,你带着他进去换身衣服。”听到张天宇的回答以后那老太监对着韦小宝说到。

      “是!”

      随即两个人向着屋里的方向走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