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人一大

      几杯热酒下肚,本田就下达了第一道命令:

      “今天晚上,军官的军曹的,统统的把士兵换下来,我们的为了大东亚的共荣,离家背景,士兵的也特别的辛苦,为了天皇,他们随时都可能牺牲生命,而且是年轻的生命。

      明天的,就有战斗,他们中间的有些人就会为天皇尽忠。

      让他们吃吧,喝吧,再去给他们挑选一些女人,让他们轻松轻松!

      哦,刚才选的不可以动哦,那是我准备带回牛岚山的。哈!哈!哈!”

      凡是有战争的地方,军队的纪律就是双刃剑,纪律严明,秋毫无犯,无疑不是一种战斗力的凝聚,但是烧杀掠抢,也是一种另类的动力。

      特别是军队这个由男人组成的特殊团体,默许和纵容部下强奸妇女,肯定也是刺激战斗力的一种手段了。

      值得悲哀的是,在日本的侵华战争中,往往战斗力越强的日军,烧,杀,掠,抢,奸就越厉害,对中国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就越大。

      本田这次带的这个中队有近百人,军曹以上的有二十多人,剩下的还有七十多人。

      在得到了这个命令以后,一片欢呼。鬼子们就在关押妇女的院落里,一边喝酒,一边轮流的进到房间里去,一时间,鬼子在酒精作用下的犹如禽兽般的蹂躏,化成了村子里女人们的撕心裂腹的惨叫。

      一场大雪,对黄河以北来说,本来是个大好事。大家都知道,厚厚的雪就象一床棉被,盖在越冬的庄稼上,使其不受严寒的侵蚀。

      特别是来年温度一高,雪一融化,那就是宝贵的水啊,往往一年的收成怎么样,都看这雪的大小也就是说融化以后水的多少了。

      可是,柳金华政委却因为这场雪愁上了眉梢。

      她是从几个方面考虑的,一是雪后的运输问题,二是雪后的痕迹问题。

      白茫茫的一片新雪,一踩就是一个脚印,这么多人啊牲口啊大车啊,那不把自己从什么地方来,到什么地方去都给暴露了吗?

      所以啊,她就在寻思琢磨,只有等待了,粮食装好了车,得看老天爷的脸色了。

      当然,她是非常希望再有一场大雪,那她就可以从容不迫的把粮食安全的运回去了,想到这里,她下达了命令:

      “进村以后,放出警戒哨。

      其余的人抓紧时间收集粮食装车,上面用玉米杆盖盖,别潮了粮食。

      你们几个,跟我去刘老贵家。”

      正准备走呢,其中一个干部对柳金华政委说:

      “柳政委,我怎么越看越不对劲呢?”

      柳金华政委一听,问他:

      “有什么不对劲?快说!”

      那个干部说:

      “你看,柳政委,现在也不是大老早了,怎么连一个人影都没有看见呢?”

      听他这么一说,柳金华政委仔细想了想说:

      “是啊,我刚才就有不对劲的感觉,一时没有对上号。你怎么一说,提醒了,这样吧,你们先在村口等待一会儿,我带几个人去看看。”

      那个干部不无担心的说:

      “别是敌人有埋伏吧?”

      柳政委肯定的说:

      “不可能有敌人!”

      那个干部说:

      “你怎么知道没有敌人?”

      柳政委笑着说:

      “你以为敌人傻啊,我们刚才在村口的时候,真有敌人的话,他能放弃这个绝好的袭击机会吗?

      等我们进了房子有了掩护他再打?

      他们没有这么傻?

      但是真的奇怪了,这时候了,不可能都在睡觉啊?”

      说完带着人朝刘老贵家走去。

      其实啊,一连长陈世璞半夜就带领一个排进了村子了。

      一场大雪掩盖了脚印,柳政委他们才没有发现。

      他对自己能够争取到这个任务非常满意,他知道这花准能落到他手里。这不是明摆着的吗?

      营长掌握全面,带着主力准备进行反包围,高营长因为身体原因,只带了两挺重机枪去牛岚山附近潜伏去了,用营长的话来说,是给鬼子再擦一次屁股。

      想到这里,他是真的佩服营长考虑的面面俱到,这不,自己带一个排做夹心,营长带主力反包围,就是有了漏网的,高营长的那两挺重机枪也不是吃素的。

      他自言自语的说:

      “我这脑瓜子和连长的一比,成什么了?怎么有的问题俺就是想不到呢?”

      柳政委一进刘老贵的院子,见没有人,一边喊就一边朝里屋走了进去,一撩门帘,吓了一大跳,炕上盘腿坐着好几个人,炕桌上有一挺机关枪架在那里,她迅速后退了几步,伸手就去掏枪。

      柳政委的驳壳枪还没有全掏出来,就被一只大手给捂住了。

      “嫂子可真厉害啊,还没有过门呢,就给小叔子来真的啊!我们大哥以后真得受气了。哈,哈,哈!”

      一听这声音熟悉,柳政委定睛一看,认出来是一连的连长陈世璞。

      这时候就更加纳闷了:

      “大兄弟,哦------陈连长,怎么是你?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一连连长陈世璞笑着说:

      “没有想到吧,俺是奉了俺连长的命令,专门救驾的!”

      一连连长陈世璞这么一说,柳金华政委就更加不明白了:

      “什么?救驾?救什么驾?”

      一连连长陈世璞把柳政委让进屋子,对她说:

      “你们被牛岚山的鬼子盯上了,鬼子就在附近准备吃掉你们!”

      柳政委问:

      “我们的行踪没有暴露啊?再说,来的路上我也看了,没有发现敌人的脚印啊?”

      一连连长陈世璞说:

      “你肯定是忽略了昨天半夜的一场大雪了,我进了村子以后,还准备派人去扫脚印的,后来下雪了,才没有去的。”

      柳政委着急的问:

      “到底怎么回事情,你就穷人倒盐罐------来个底朝天不就完了?一个大老爷们,磨讥啊!”

      一连连长陈世璞说:

      “嫂子,不对,又忘记营长的教导了,还是叫政委,问题出在刘老贵身上,狗日的为了点大洋,把你们出卖了。

      还和鬼子约好了,等到你们进了村子,就给鬼子发信号。”

      柳政委也是个女中豪杰啊,一听这样,哪能受得了?

      拔出驳壳枪就问:

      “狗日的汉奸,好大的胆子,我去毙了他这个王八蛋!”

      一连连长陈世璞说:

      “别急,我们已经控制住他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