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是哪个直播间

      “哇喔,你们组的烹饪理念很有深度。我喜欢你们的思维广度还有实事切入点。”

      评委席和百人评审团爆发出响亮的掌声。

      尤加利的场面话说得有多好听,等一会儿试吃环节收场就会有多惨烈。

      食物就是食物,我就是我,我烹调出来的食物就是有个性的食物。

      尤加利神色平静的归队,他的组员们想隔空给他一个大大的熊抱。

      “思辨清晰伶牙俐齿,看来是老手了。”

      尼基特笑眯眯的对着尤加利说到。

      尤加利对着对方摇摇头,示意他不必多言。

      “真想看看我们弄出来的东西能撂倒多少人。”

      尤加利看着评委们听完自己的烹调理念阐述后开始给配餐打分。

      三百份配餐定时定量完成,获得基础分六分。

      配餐的烹调理念阐述点新颖有深度可惜菜品摆盘过分普通,评委们交头接耳后给出创意分0.43。

      这个得分是尤加利预想不到的,他本来以为凭自己组那水皮摆盘一定能拿个零蛋回来。

      配餐食物成色没得说,看着评委拿出餐刀切开餐品一一察看。

      尤加利知道除了口味以外评委是挑不出什么绝世毛病的。

      “牛油炒面粉的程度炒得刚刚好,汤里没有面粉疙瘩也没有太稀,粘稠度适中。”

      “炸扒听切开的声音就知道这炸衣很脆它看起来面衣也不厚,用刀挤压肉扒的时候我们还能看到里面的肉汁。看来你们这一组对炸食物的油温和翻炸时长掌握得很好。”

      看着对着评委的摄像头投屏在评选台上。

      其实那肉扒被挤出来的汁不是新鲜肉汁,那是尸水,尤加利心里想着。

      “面包布丁里的面包丁湿软度刚好,用勺子敲焦糖壳它的声音很酥脆,看起来让人食指大动。”

      评委点评完配餐的菜品后,他们在配餐视觉上给了0.89的高分。

      “我们迫不及待想尝一下他们的味道。”

      听着评委这样跃跃欲试的说到。

      我也迫不及待想看一下你们把食物吐出来洗舌头的模样。

      尤加利单手抱臂有些激动的想着。

      就在出餐前负责各项配菜的组员分别试了一下各自组的最高产出。

      负责前汤的尼基特在尝完汤后,他转头就把嘴里的东西啐在洗手槽里。

      “味道棒极了。”

      即便这样,尼基特还是笑着说出违心的话。

      尤加利看着评委们拿汤勺勺了一勺汤放入嘴中。

      一开始他们都没有表情,他们紧接着勺起了第二勺放入嘴中细细品尝。

      第一口口感简醇暗藏杀机。

      第二口前调正常中调发酸有潲水味道抬头,尾调宛如洗碗槽没有过干净洗洁精的碗碟嘴中都是怪味。

      尤加利看着评委们吃了第二勺后砸了砸嘴露出不同程度的怪味表情。

      妙不可言

      评委们交头接耳了一阵,接着默不作声的开始拿起餐刀鱼肉那块看似正常的炸扒。

      尤加利看着投屏,评委把肉切块放入嘴中仔细咀嚼。

      知道炸扒在淋酱后如何长时间保证酥脆口感吗?

      明矾

      尤加利在里面加了明矾,是明矾让炸扒的炸衣保持脆口。

      比起评委喝餐前汤的含蓄表现,尤加利看着刚才还在咀嚼的评委转眼间把餐巾拿过来接过自己吐出来的炸扒。

      评委争先恐后把嘴中的东西吐出来的表情堪比吃了变质的屎。

      炸扒裹住的酱汁屏蔽了大家舌头绝大部分的明辨是非能力。

      可是这种信号屏蔽只有短暂的几分之几秒。

      随着大家上下牙槽摩擦咀嚼,失去酱汁炸衣的僵尸肉口感全面爆发。

      诸位,僵尸肉新鲜尸水迸射的味道不赖吧。

      评委们在漱口,百人大众试吃台上此起彼伏的呕吐声排山倒海的发出。

      看到这里,尤加利嘴角露出一丝丝欣慰的微笑。

      食物的颜值和口味总该有一样拿的出手,尤加利选择食物颜值。

      因为前汤和主食质量泥石流滑坡,给分评委在看到端上来的面包布丁后开始下意识喉咙发紧。

      这不会又是这一组包着糖衣的炸弹吧……

      刚才点评面包布丁的那位主审评委,拿着甜品勺久久的凝视这一份“面包丁湿润、焦糖壳酥脆”的面包布丁。

      一个世纪过去了。

      众评委抱着绝处逢生的悲壮感把甜品勺插在面包布丁上浅浅的舀了一点点。

      在尤加利的眼里,他们这种行为简直就是斩断脚趾避沙虫——压根没用。

      你以为这甜品是你勺少一点就不会被它的味道毒害的吗?

      焦糖层里可是有玉米糖浆、糖霜、白砂糖香草香精多重甜味剂混合而成。

      面包布丁的甜味层次分明变化多端。

      你浅浅的铲了一块焦糖层打算避而取其轻以为你就会相安无事?

      看着评委抱着一死的决心小心的把甜品勺送入口中。

      初入口的只有一种味道,齁甜的焦糖层让评委们感动得流泪。

      但是齁甜并不是这道焦糖布丁的原罪。

      尤加利看着评委们尝后放心的开动腮帮子咀嚼。

      面包布丁的原罪其实是——嘎吱蹦口感的齁甜焦糖层。

      评委咀嚼声响起,这确实不是什么酥脆动人的声响。

      看着投屏里评委的表情越来越奇怪,吱哩呱啦的怪异声响从考官还有百人评审的口腔里面迸射。

      他们口腔就像有人在内打壁球一般,奇怪的声音随着他们咀嚼不绝于耳。

      也不知道之制作面包布丁的小组在里面添加了什么丧尽天良的玩意。

      要不是烹调用品清单是尤加利亲自列的。

      尤加利还以为面包布丁组在里面加了嘎吱蹦脆的玻璃渣子。

      在评委被他们的最高产出虐得渣都不剩后,评委们双手交错神情深谋远虑。

      配餐的菜品口感恐怖如斯,评委们几乎不商量,他们阴沉着脸直接给出了负分,口感得分-1分。

      “你们这个组,菜品的成色和口感给了我们评委很大的震撼。如果不是给分受到限制的话,我们可能不止给你-1分。”

      尤加利看那些评委的眼神,他们怕是给-10分的心都有了。

      “接下来我们来看看配餐过程中的卫生情况。”

      尤加利组目前得分6.32分,其中基础分6分、口感分-1分、视觉分0.89分还有创意分0.43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