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百度app视频如何安装

      说着,白无忧还对苏云闸了扎,看起来释放无辜的大眼,似乎是在说着对不起。

      但是,苏云你看我表情的站在旁边,手里已经将自己的长刀从背上取了下来,看起来苏云是打算一言不合就上前立刻拼命了。

      与此同时,平平无奇,苏某人也将自己“所有的”气势爆发了出来——筑基初期的练气境界,被苏云爆发的淋漓尽致,毕竟这可是他“全部的”修为呀。

      青山镇镇长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自己旁边这个只有筑基初期境界的青年!

      而且,苏云留意的观察了一下,青山镇镇长在这个时候居然和他还保持着一个安全距离。

      “这他娘的不愧是个老奸巨猾的玩意儿,都到了这会儿了,还保持这么警惕。牛逼!”

      当然这些话,苏云只是在自己的心里默默的咒骂着,根本不敢把这话说出声来。

      毕竟,要是苏云惹毛了自己旁边站着的青山镇镇长,再稍微不长眼一点,把人家给得罪死了。

      搞不好,青山镇镇长直接一剑劈死他,就算事后有玄玉宗的高手来这里探查,那青山镇镇长甚至可以推脱说自己是和白无忧在战斗的时候不小心失手了,也没能说个啥。

      至于在自己背后一直处于保护作用的那名长老,苏云表示自己已经不抱有任何希望了。毕竟,就这位长老前面的表现真的无法让人得到信任啊。

      苏云来不及更多系想别的事情,就听到青山镇镇长又再次问到:“当年你们叁仟人一起出去,回来的却只有不到五百人,难不成你真的成了妖人?”

      阵法笼罩着这一大片地方,使得这一大片的声音和图像根本无法传输出去。

      所以,青山镇镇长也不害怕让别人听了过去当年事情爆发的真相。

      至于自己旁边站着这个年轻的修士,青山镇镇长表示自己执掌可灭,根本不会有什么太在意。

      要是这个问题的答案,可以满足青山镇镇长放人标准的话,青山镇镇长不介意让苏云或者离开这里,至于达不到放人标准的话,青山镇镇长不介意多杀个人!

      “哈哈哈!”

      就在这个地方气氛不断尴尬的时候,白无忧却突然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三千人,当年离开的那真的是人吗?你个狗日的青山镇镇长,为了能够保护你这不大的青山镇,居然让这么多的外乡人离开这里。”

      “青山镇外面可是经历了灵兽潮的地方啊,你这是分明派他们去送死啊。

      还说让什么高手陪着他们,结果,离开了青山镇以后,所有的高手都脱离了队伍。

      就剩下了我一个人,哈哈哈,亏我还以为你是一个可以信任的青山镇镇长呢!”

      青山镇镇长并没有反驳白无忧,他甚至就这样安安静静的看着自己面前还在疯狂大笑的白无忧!

      “什么?”

      苏云心神大惊,他实在没有想到现在青山镇里面居民对自己的青山镇镇长呼声这么高。

      可是,他们的青山镇镇长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混蛋。

      而这些年青山镇里面发生那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也可以解释通了。

      青山镇镇长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要将厂里的居民推出去,那方面是为了能够让自己的政策得到实施。

      至于现在留下来的这些居民为什么这么爱戴青山镇镇长,那分明就是不爱戴的百姓都被他送出去城门了,留下的都是自己人,那怎么可能不会去夸青山镇镇长呢!

      不过,苏云可是见过大世面的存在,怎么可能会三言两语的就被人家说叛变了。

      不过,青山镇镇长似乎并不在意白无忧所说的这些过往的事情。

      “白无忧,你还是没有告诉我这些年你到底去干了什么,还居然获得了这么高的修为,不仅如此,你居然和人妖晃聚在一起。”

      苏云依旧安安静静的等着自己的小透明,既不发表自己的看法,也不做出任何动作,就这样安安静静的待在这里摆着这样的一个动作。

      白无忧停止了自己的笑容,开始伸手向着自己的胸膛生过去。

      不过,这青山镇镇长也是艺高人胆大,丝毫不害怕白无忧从自己的胸襟里面掏出东西来!

      不过,白无忧并没有做出什么傻事儿,只见得他从自己的胸襟里面,掏出了一个红色的灵牌。

      “这是什么?”

      青山镇镇长看着白无忧从自己的胸襟里掏出的这张令牌,感觉有些怪异。

      白无忧咧嘴是嘲笑道:“你当然不会知道这玩意儿是什么了,因为他是我雕刻的啊。”

      就在白无忧说完这一句以后,他突然一把捏爆了这个令牌,粉红色的粉末瞬间将他吞噬了。

      而待在一旁,正绞尽脑汁思考这个令牌图案的苏云在一次面色大惊。

      因为他感觉到自己面前这个粉红色粉末里面的玩意儿,气息在不断的暴涨着。

      假丹境界!

      金丹境界。

      金丹初期!

      ……

      最终,白无忧的气息停止在了金丹中期!

      而就在他气息停止了增长的那一刻。

      苏云突然使出了一招《驴打滚儿》,向着旁边滚了过去,苏云刚刚停止了自己的继续转动,就看到一条白色的布皮上的自己,刚才所站位置的脑袋削了过去。

      如果刚才苏云还依旧站在那里没有动作的话,那即使白无忧的这一张没有将苏云给杀死,但是苏云所有槽的那部分实力就必须全部爆发出来。

      至于青山镇镇长,他依旧冷冷的站在那里,似乎境界突破的并不是自己面前这个白无忧,而是一个闲散的社会人员。

      至于苏云所承受的任何伤痛,仿佛和他没有半点关系一样。

      苏云也没有去埋怨青山镇镇长为什么在刚才的动作中没有出手,相反,他在一次全身警戒戒备了起来。

      而对面的白无忧则笑容满面的说道,“啧啧啧,小伙子咋这么不忍心呢,你看你刚才的衣服本来就破旧不堪了。这个时候还在地面上滚一圈儿,那这衣服成了啥了?”

      青山镇镇长面色依旧冷却无边,他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白无忧,说道:

      “白无忧,看来你是不打算告诉我你这些年经历了什么?也罢,是时候让你明白,这些年不是你一个人虚伪的增长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