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人小岛每天都有10次免费看吗

      陆念虽然不愿意承认,内心仍生出不妙的感觉。

      刘青确实是真流末期,离腾空还有不小的距离。

      按照杨秦的说明,刘青体表外放的元力化成一个漩涡,身体渐渐上升。

      展开双臂,慢慢适应悬空的感觉。

      不管怎么说,“飞翔丹”确实有飞翔的能力,杨秦没有售卖假冒伪劣丹药。

      “光有飞翔还不行,我们真流期拥有飞翔能力,是为了与腾空期战斗。”杨秦一语惊死人,不怕闪着舌头。

      打响牌子,有陆念捣乱,索性顺势而为,既然是广告,他也不怕得罪人。

      人群中的周芬然眉头闪了两下:“他么是为了我而研制的丹药吗?”

      另一个隐藏在人群中不曾出现的张杰是真心的颤抖:“他是个炼丹师,故意搞我的吗?”听说去麒麟窟路上让自己难堪的杨秦开店,完全抱着看戏的心态,没料到看见杨秦竟然炼制这种偏门的丹药,不是针对腾空期而炼制的丹药?

      “好了,刘青,平息元力运行,丹田平稳,以你真流末期的境界,尚不足以支撑太久,否则,你将会有元力消耗过剧,丹田枯竭而伤之险。”杨秦的目的达到,实时停止。

      刘青听言,收敛元力,平稳落地,他觉得除了元力消耗大于平常,似乎没有什么影响。

      若是用好此丹,是不是真能腾空与真正腾空期的修士一争?像他这种低境界的修士,不依靠势力,不少被高境界欺负。谁不愿自身力量够强,依附旁人?

      “诸位,秦岳阁承诺,绝不卖任何性质的假药,秉承客户至上,为客户创造价值!所以,来秦岳消费的门生,大可放心购物,本店保证每一药品的有效性。”杨秦实时站出来宣传,丹药是真的,效果显著,再由炼丹师站出来说明,可以说这些宣传达到了最佳效果。

      陆念当下傻眼了,自己苦心经营的一切,结果给杨秦作了嫁妆,没有谁比他更加十万个曹尼玛。他一时呆在场中,不知如何是好。

      文荣的心落下来,而后陷入无比的狂喜中,五千万学分的赌约,就算有三分之二的人买杨秦是真丹药,他们赌对了,三分之二有一半不愿意在秦岳阁买东西,选择退出,少了一千多万学分,依旧有三千多万学分进账,看到疯狂的学分,文荣不能淡定,真心不能淡定。

      可是,一个生意马上打断了他欣喜的意淫。

      “飞翔丹的实用性呢?仅仅为了真流期的修士飞翔,加速元力运行和消耗,岂不是很鸡肋?”刘青恢复了些元气,质疑道,切身实验者,更有说话的权利。始终没有忘记他是来捣乱,不是来杨秦做广告的,他要弥补自己犯下的错误,继续捣乱。

      “不知道你要怎样试验?”一个黑色精装的男子拨开人群,走了进来,他一束黑发盘结头顶,然后马尾垂下,披散在肩膀。

      腰间别着一把厚重又黑色的剑匣,没有任何花纹,单纯的黑色。

      精致又俊郎的五官与杨秦有些相似,他代表着阴冷,漠然和杀意般的存在,一样的俊美无比,却给人去寒冰般纯粹的美,看着他,很吸引人,却害怕被寒冰冻住。

      他是杨岳,秦岳阁的阁主之一,刚刚从闭关室出来,他在闭关室差不多待了三个月,按照三倍时间来算,足足九个月的修炼时间,以他之能,杨秦看不到他的境界,一股强大的气息包裹,给人朦朦胧胧的感觉。

      他看了杨秦一眼,两人对视一眼,那些话不用多说。

      “丹药是你们炼制的,你说有用,自然由你们说明,难不成要客人来说?”刘青说。

      “这样吧,我服用丹药,哪位腾空期的师兄愿意试试手段?”杨秦说话,大伙儿的脸色变得特别古怪,这家伙也太张狂了吧?

      “你什么境界,服用丹药有用吗?或者你不止腾空期,服用丹药造假呢?”

      “元真之力,真流末期而已。”杨岳释放元力,明眼的一人一看便知,大家不得不佩服,隐匿之法了得,一般人高两个境界的,都能看到对方的境界,除了一些特殊天赋和特殊功法,具有隐匿能力。

      杨岳属于前者,自不会说明什么。

      “是不是隐藏境界?”刘青质疑道。

      “杨某不过来玄门半年,信不信随你,连这点信任和胆气都没有,哪来的资本叫嚷?”杨岳冷冷的盯着刘青,仿佛是一条毒龙,逼迫着刘青闭嘴,不敢再多言。

      “我愿意与你一试,我是腾空前期。”陆念的托说道,诸葛涵。

      杨秦递过一枚飞翔丹,简单说明一下丹药特性和运行方式,杨岳便服下飞翔丹,当着所有人的面,运行元力。

      飞翔丹的功效与个人体质和元力储存量有关,加速元力的运行,元力消耗极大,比一般输出量提升数倍,甚至数十倍,有种“饮鸩止渴”的感觉,当然,加速了元力消耗,却不会留下后遗症,不会对身体造成损害,注意恢复,自然无事,杨秦敢施为的根本。

      围观群众自觉散开,留出一个真空地带。

      “请——”杨岳一伸左手,脚步一踏,化成一道流光,元真之力是淡金色,形成的淡金色光芒如同离弦之箭,冲向腾飞半空的诸葛涵。

      试验,必要战。

      战斗才是检验丹药的主要标准。

      诸葛涵在陆念的团队中比较稳重,深得陆念信任,他出色的能力。他早看出杨岳即便不服丹药,怕也是能越阶而战的高手,自然万分小心。

      越阶而战,把境界不可逾越打成传统,玄门中这样的妖孽,诸葛涵见多了,他之所以站出来,也想试试杨岳的深浅。

      一拳,简单粗暴。

      诸葛涵同样一拳,简单粗暴,直接。

      两拳相击,杨岳摇晃几下,处于下方的他,下坠三米,大家看得出他不适应飞翔丹,毕竟第一次接触,没有时间调整,就直接上,胆大包天的他才会做,换作另外的人,怎么也得适应适应吧。

      很多人拿出记录符记录这一幕,真流期大战腾空期,值得称道传扬的事。

      诸葛涵悬浮半空,等待杨岳适应,他不想趁人之危,胜之不武。

      两个呼吸后,杨岳稳定身影,提力上升,展开野蛮攻击。

      众人便见,一个淡金色的漩涡在半空飞腾,追逐打击诸葛涵,场面火爆。

      诸葛涵利用自身优势,自然的腾空,轻松躲避攻击,并在一定基础,给予反击。

      杨岳大多攻击无用,无法适应元力快速运行的他,元力白白在浪费,可他依旧顽强的进攻。

      他知道,只有在大家的面前,适应这股力量,教科式的方法才能最大化的宣传丹药,壮大秦岳阁的名声。

      滔天的元力储存量,天道诡脉的优势在九个月的闭关室,他挖掘了很多东西。所以,只要是比元力消耗,他根本不惧。

      三十个回合,杨岳把我节奏,无用攻击减少大半。一拳一击,诸葛涵必须正面面对。

      五十个回合,杨岳的拳头已经能击中诸葛涵,并留下一点点伤害,伤害对诸葛涵不算什么,可是已经不再是劣势。

      “元力储存量太恐怖了,没有半点枯竭的趋势啊?”诸葛涵心道,“我一直观察他,也差不多看清他的元力运行方式,打断他的节奏,估计也能成功解决他,不能再给他他机会,否则我的处境不利。”

      想到这里,诸葛涵化拳为掌:“风波掌——”击向杨岳的京门穴,元力运行的一个重要穴位。

      “轻风抚柳——”杨岳早料到诸葛涵出手,借飞翔能力施展轻功,他的身影瞬间变得柔软,飘忽不定,成功躲避诸葛涵的掌法。

      轻功,练习轻功并不能使体重变轻,却可以大幅提高奔跑、跳跃能力、闪转腾挪能力,并可以站立或行动于不可承重的物体之上甚至运气提气借用轻小物体腾起于空中。

      轻功就是运转元力,逼至脚下,然后借力远跳,浮空,没有腾空期的元力性质变化,轻功只能近距离的滑翔,最终会落下来。

      飞翔丹没有改变元力性质,它改变的是元力运行方式,而达到飞翔腾空。

      元力运行方式改变,同样能够借空气的摩擦力,使轻功能在半空施展,并能拐弯,杨岳战斗中灵光一闪的念头,施展出来,仿佛发现新大陆,给他的领悟出了新的方向。

      “落水剑法——水滴石穿——”纵剑横飞,一剑飞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