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和儿子不能说的快乐

      当罗峰被那异兽带去见元的时候,坐山客虽然感到有些惊讶,但还是可以接受,毕竟罗峰将那《列元术》习得。

      而其他的强者却是不如坐山客那般,他们都是在震惊与疑惑着。

      “这罗峰是谁?”

      “没听说哪个天才叫罗峰的啊?”

      “这罗峰是哪个国度培养出来的?”

      “没人知道啊。”

      “他就像突然冒出来的一个人一样,从来没人听说过。”

      “你们还不知道吗。那罗峰据传已经加入元神宫了。”

      “谁说的?”

      “不太可能吧,都好几个轮回没有人加入元神宫了,这罗峰突然冒出来的怎么会?”

      “你们没有看见那罗峰的事迹写的只有习得《列元术》吗?说不定他就是这元神宫悄悄培养来修炼这《列元术》的,如今有了一些成果,这才让其露面。”

      ……

      这都是这些在元神宫第一时间看到的强者们的反应,他们每一个都是绝世天才,或许并不能进入那元神榜中,但是在自己的国度也是地位尊贵。

      当他们看到突然有一个陌生的名字登上榜首的时候,反应都不一样,不过多的还是疑惑、好奇,却也少不了嫉妒的。毕竟进入元神榜便是一种令得绝大多数的天才可望而不可即的,更何况是那榜首,乃至加入元神宫。

      “这罗峰凭什么,就一个习得《列元术》就榜首了,还加入元神宫了?”

      “就是,我们哪一个不是有着各种事迹,名声在外?”

      ……

      不过这样的人还是少数,毕竟他们有很多当年都进入《列元术》的纳引秘术,他们都是知道那《列元术》对于天赋的要求,绝对是万古难觅。

      据元神宫不远的一个国度内,一座气势恢宏、高近亿光年的宫殿中。宫殿主殿内排着数十个大小一致的王座,每个王座上都坐着一位强者,他们的气息散发出来,最弱的都可与那焰岭神王相提并论,最强的似乎光凭身上的气息便可以令得焰岭神王动弹不得。

      “诸位都说说,这罗峰是何许人也。”坐在中央、同时也是气息最强的一名半兽人似的男子声音低沉道。

      “不知道。”坐得离他不是太远的地方的一个异兽神王摇摇头,“没有听其他四大霸主说过,七大古国也没有消息。”

      “会不会是那十七个超级国度或者是其他小国家培养出来的?”

      “那十七个超级国度还有可能,其他小国家可能性不大吧。”

      “也有可能,不过从那元神宫里面传出来的消息,他也有可能是元神宫培养的。”

      “据传紫神王那老家伙在元神榜出来的时候,带了一个小子去见了元,不知道那小子是不是罗峰。”

      “应该是的,没有丝毫名气、还能被带去见元的,同一时间不太可能有两个。”

      “我们是不是可以想办法把他拉拢到我们这里来?”

      “估计其他四个霸主、七大古国、十七大超级国度,乃至一些有野心的一流国度也在想办法拉拢他吧。”

      “每次有人加入元神宫的时候,都是那样,但是也难有几个人离开元神宫。”

      “总要试试看嘛。”

      ……

      在离元神宫及其遥远的一个国度,这里及其混乱,杀人乃至吞吃其他生命以供自己修炼随处可见。

      这里便是食国,一个混乱不堪、野蛮无度的国度,以吞吃修炼为上品修炼的国度。

      食国王宫,明明看起来金碧辉煌,但是在那亿万年岁月的混乱营造出来的黑暗背景下,看起来更为的阴森恐怖。

      “这罗峰是谁?”王宫内的两个王座上,其中一个较大的王座上的、全身金光的兽人模样的强者道。

      “不知道哪冒出来的,不过据罕坎传来的消息,有一个疑似罗峰的人,就是他上次在那元神宫接到的身上有着一丝晋国气息的小子。”另一个与他同族的神王道。

      “你让罕坎隐藏好些,我们现在在元神宫的人就他一个了,让他好好监视。”

      “放心吧,大哥。”他点点头,“自从上次二哥惹到了元神宫的一个神王,令得他陨落之后我们食国才得以幸存,而那元神宫中本就不多的奴仆更是被清理得只剩那么一个罕坎之后,罕坎他行事便一直很小心。”

      “嗯。”被称作大哥的那神王点点头,“元神宫本就不喜欢我们这等一吞噬修炼的强者,老二陨落也是咎由自取。不过这罗峰疑是晋国余孽,这我们得好好想想怎么处理。”

      “嗯,不过不能急,我们两兄弟也不能动手,要不然那元神宫的怒火可不是我们一个一流国度挨得住的。”

      “只要你我不出手,他罗峰就是陨落了元神宫也不会说什么的,也只会当做历练中陨落。”

      “不过我们还没有他要出来历练的消息啊。”

      “不急,只要他没有成神王我们就有的是机会。”

      “嗯。”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