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征服贵妇秦风英

      这是一把弩,有手臂长,看得出不是批量生产,而是经过一个人精心打造好,木料选用最好的,弓弦用的是麋鹿兽筋。

      结构精妙,工艺十分高超,每一寸该怎么制作都经过琢磨。

      为了提升箭矢的威力,制造者在上面加了三张弓,使其射程更远,威力更大。又考虑到三张弓不易拉弦,于是在弩上安了一个滑轮,里面珠子经过仔细打磨,为了减少摩擦甚至用油浸润。

      还在上面加了一个箭匣子,能放三只箭,可以连续发射。

      制造者为了提升这把强弩费尽心思。

      只可惜威力确实提升一倍左右,但受限于材料,这把强弩用不了多少次便会损坏,三张弓同时加在一起,强大威力会将强弩连接处震裂。

      “可惜啊,用不了几次。”

      苏林抚摸弩身,被打磨光滑,甚至涂上一层漆,也不知道那原始人是怎么做到的,光靠那点资源。

      碗中世界经过百年,草原上的植物与动物有小半部分已经被污染,原始人的强弩很多都由这些被污染的材料制成,正好能让苏林带回外界。

      “不知道威力如何,能不能射穿木门,试一试。”

      苏林看着手上强弩兴奋,男孩子谁不想手持枪刃上阵杀敌当英雄,他小时候经常买打塑料子弹的玩具枪,不过那终究是玩具,威力太小,不过瘾。

      如今手里拿着一把货真价实的武器,怎么能不试试呢?

      拿出三支箭,装入箭匣子。

      箭头是一根笔直木箭,还绑着箭羽使其保持稳定。其实原始人还有一种用石头打磨的箭头,细长而尖锐,但石头属于不可被污染的,所以带不出来。

      借助滑轮拉动三张弓,依旧有些困难,但好歹能动。

      咯嘣。

      一声轻响,强弩成功上弦。

      苏林对准了卧室门,门板有一厘米厚,实心木料,绝对良心。

      站在四米外,对准门中间位置,按下扳机,有些紧,得用力才能按动。

      嘭!

      一声轰响,弓弦复位,箭矢牢牢插在门板上,箭羽在摇晃,力道险些将其穿透。

      “厉害,要射在人身上,得出现一个窟窿眼吧。”

      他走过去,发现箭矢已经钉在上面,拔不下来。再看手中强弩,威武霸气,脸上笑开了花。

      可惜威力太大,上弦慢,等拉上弦敌人都冲到面前了,除非使用之前早早拉好。并且用一次手掌都要被震麻了,虎口疼痛。

      局限性太大,除非他力量得到提升,否则现阶段不适合他用,还不如一把普通弩。

      从小破碗里偷偷借来一把普通连弩,试了试,尽管威力小了,但正适合他用,一连射出九支箭,全部命中门板,插入其中。

      威力还行,可以作为苏林的常规武器,以后就不必用小破碗对敌了。

      将九支木箭拔出,再在门板上画了个靶子,进行练习,从最初两米射不中靶心到四米开外随意命中,经验在慢慢增加。

      “目前看来,武器派用处最大,要是再找到铁矿,制造出的铁器威力会更强,说不定以后能造成大炮。”

      苏林在屋子里练习得不亦乐乎,弓弦一下下弹射发出悦耳的声音,门靶子上被扎出一个个小眼。

      这时屋外传来嘈杂声,有人在扯着嗓子大喊,屋顶瓦片噼里啪啦掉了一地,有人在用石头砸瓦片,还用脚踹门,有大门被踢垮倒地的声音。

      “全部给我出来,站好,排成一排,管好自己崽子别哭,吵得我心烦剁了他。那天晚上我们三个弟兄来找你们收钱,结果死在了这,说,死在哪户人家,我剁他全家去祭我兄弟。”

      有人在外面大喊:“快出来,躲在里面做什么,滚出来。”

      他们挨个挨个踹门,之后又是一阵噼里啪啦,桌子砸垮,碗盘摔碎,还有被打的闷哼声。

      “以前有那群吸血的官差,抢你们这些穷鬼一次还不够孝敬他们多,现在都走了,全特么逃命去了,以后这条街归我们帮派,每人每月交一两,不交就剁了。”

      一个黑皮肤拿刀的壮汉站在路中间,看着手下小弟压着几个人过来,其中就有那晚上的中年男人,此刻他哆嗦着双腿,面色好像一堵白墙。

      “我的三个弟兄就是死在你家啊,你有什么要交待没有?”壮汉盯着他。

      中年男人不敢说话,牙齿“的的”相磕,嘴唇颤动,低头畏畏缩缩。

      “不说话啊,那就拿钱来赔偿,或者,嘿嘿,你妻女也不错,儿子也可以卖了。”

      壮汉见中年男人依旧不敢说话,两股战战。顿时感觉无趣,对着他脖子砍下一刀,卡在骨头上了,鲜血溅出,但没有死透,瞪大的眼珠紧紧盯着壮汉,好一会才死去。

      “去你的,把我刀都磕缺了。”

      壮汉右手握住刀柄,一脚蹬开尸体,拔出长刀。

      继续让小弟们挨个踹门,将屋子里的人都撵出来。

      苏林望着头顶被砸出的一个洞,瓦片被砸裂掉下来,摔在他脚边,紧接着又一声啪嗒响,看去,又是一个洞。

      还有人在踹他的大门,嘴里骂着不干净的话。

      “你们……不想活了?”

      苏林愤怒,房子,新买的,才住几天,就被砸出好几个洞。

      “是知道我在练习弩,特意来找事,给我当活靶子?”

      装满箭支,拉弦,坐在凳子上,瞄准大门口,只要有人敢进来就弄死他。

      嘎吱。

      门边缘连接处开裂,最后被一脚踢倒,地上尘土被带起,迷住了踹门那人的眼。

      “咳咳,娘的,里面没人?这么多灰,多久没扫了。”他一手揉着眼睛,一手捂住口鼻咳嗽。

      还没等睁开眼,他听见“咻”的一声,有什么东西破空飞来,紧接着腹部忽的剧痛,一摸,黏糊糊的,有一根东西插入腹部,再摸了摸身后,一个尖尖的东西从体内冒出。

      他拼了命睁开眼,看见自己肚子被一支箭射穿,望向前方,一个人正拿着一把弩对准他,弓弦已经被再次拉上。

      “你……你……”还没说完话,便倒下不再动弹。

      这里情况自然被外面其他人发现,一个小喽喽走过来查看,刚刚路过大门口,低头看见那人肚子上的箭矢,反应过来,连忙躲避,嘴里还大喊。

      “有人敢反抗,快来。”

      “躲得掉吗?”

      苏林对准他,扣动扳机,箭“咻”的一声飞出,钉在他后背上,扎入前肋骨,将他射倒在地。

      气氛突然凝重起来,所有人停下手里的动作,小孩也停止哭声,齐齐看向这边。

      “谁,谁特么敢反抗。”黑皮肤壮汉大骂。

      这时苏林走出来,对准他就是一箭,可惜距离有些远被躲过,只擦着衣服而过。

      “我,有意见?”苏林再次拉弦,对准他。

      壮汉额头冒冷汗,天杀的,要不是练过武反应快,差一点点就完球了。

      他看向苏林手中的强弩,那箭头直勾勾看着自己呢,摸了摸刚才被瞬间撕裂开的上衣,咽了咽唾沫,心里大骂。

      这是哪来的狠人,竟然敢私藏弓弩,在大元可以带刀佩剑,却不能私藏盔甲和弓弩,那可是要杀头的。

      一般有弓弩的不是在军队,便是要造反。

      想到造反,他猛地看向苏林头顶,留着一头短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削了头发,说明要毅然决然去造反啊。

      他黑子,可只是个小流氓混混,哪里敢和造反的人对干,哪怕对方才一人,但说不定背后还有多少万人,没这么多人谁敢造反?

      但想到这他心头一热,灵机一动,造反啊,如今大元时候到了,锦州造反已经摆在明面上,听说连去围剿的军队都归附锦州。

      那些个士兵一个个被上面将军压迫的成了皮包骨,人家锦州直接表示一天发一只鸡,不够再加一只,吃不完就倒掉。下面小兵全都叛变。

      说不准眼前这位就是锦州来的,先来考察尹阳县情况,等待后续队伍前来接应。

      自己如今表示归降于他,等后面造反队伍前来,他也是造反队伍的人了,说不定还能混个职位,等最后成功了可也是开国功臣了。

      想了想,他将手里大刀一丢,跪倒在地,磕头如捣。

      “我等愿归顺。”

      他那些手下小弟见老大都这样了,也学着跪倒,一时间,原本嚣张无比的人跪倒在一排,从左往右排整齐。

      看得苏林疑惑,他们在说什么,这就怂了,想磕头求饶?

      “管他的,先弄死带头那个。”

      将弩对着他,咔嚓,苏林轻轻扣下扳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