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片精品AV在线观看午夜

      “抓紧吃,吃完好赶路,耽误了官家的事,老子跟你们没完”

      “放心吧都知大人,有您在,误不了事的”

      “那是,没听人说,咱都知大人是福将,跟着都知大人准错不了”...

      “呵呵!好说、好说,这他娘的鬼天气,还以为往南走了,天气能暖和些,却是一般的冷,店家,弄点酒,给兄弟们去去寒”

      一片吹捧声中,林霄忽然对店家提出了喝酒的要求。

      其实就算林霄不说,这些禁军在外出的时候,身边也都会带上一壶烈酒用以驱寒,只不过那都是边走边喝的,如果在客栈里喝的话,那就容易误事了...

      王良栋尚未说什么,活泛好动的于平就第一个叫好道:“对、对,少喝点,耽误不了事的”

      店家早就看出林霄是这伙禁军的头领,更何况还有银子可赚,所以林霄这边话音一落,店家直接就捧出几坛酒来...

      “都倒上、倒上...”

      无须林霄吩咐,自然有手脚麻利的禁军士兵接过酒坛,挨个给禁军倒了过去...

      但凡当兵的,有几个不好酒的?现在又是皇帝面前的红人小林大人发话,那还犹豫什么,纷纷嘻嘻哈哈地将酒倒满...

      林霄冷眼旁观,果然,只有那几个生面孔禁军一脸不悦之色地拒绝喝酒...

      林霄心中冷笑,果然有问题,碰到老子算你们倒霉...

      亲自接过一个酒坛,朗声道:“都静一静,静一静!咱们就喝一碗,喝完咱就上路,谁要是不喝,就是不给老子面子,店家,还有你们,都得喝,我请客!”

      林霄说着捧起酒坛就往碗里倒,不知是酒太满,还是倒的太急,弄的他手上都是酒。

      给店家掌柜和伙计都倒上之后,又亲自给那几个生面孔倒上...

      “几位是新调过来的吧?那就更得喝了,喝过之后就是兄弟了,来,我先干为敬”

      这时代的酒度数都不是很高,对林霄来说,根本不算事。

      说罢,当先端起酒碗仰头一饮而尽...

      “干了!”

      众禁军大笑声中,纷纷把酒喝了下去...

      店家掌柜和伙计本是不想喝的,可又怕得罪这位小大人,无奈之下,也都举碗喝了。

      那几个生面孔禁军见状,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学着林霄的样子,举碗把酒喝了下去。

      就在这时,忽见林霄身子一晃,随即皱眉道:“这酒这么大劲吗?...”

      “不对,是酒有问题!”

      林霄话音未落,于平就在一旁配合地惊呼道。

      “扑通、扑通...”

      “酒里确实有毒...”

      随着林霄和于平一唱一合地说完,店内禁军纷纷倒地,就连店家掌柜和伙计都没能幸免...

      “是你们几个要害我们...”

      几个陌生面孔是最后喝酒的,所以药性发作的也最慢,眼见林霄等人纷纷倒地,一时间也有点发蒙,面面相觑后,似乎想说点什么,可这时药性也发作了,头一歪,直接晕倒在地...

      就在这时,原本趴在桌上的林霄和王良栋、于平三人却忽然睁开眼睛...

      “搜搜他们身上”

      药是林霄下的,而这件事太大,所以只能他们三个亲自出手...

      陌生面孔一共是六个人,正好同坐一桌。

      三人也不说话,飞快地在六人身上摸索起来...

      “都、都知大人,他们是西班的!”

      不等林霄这边搜出什么,就见于平手里拿着一块腰牌惊呼道。

      林霄到皇宫时间太短,根本不知道西班是干什么的。

      林霄不知道,王良栋和于平却是知道的。

      殿前司的禁军中,有内殿直、外殿直、御龙直、金枪班、东班、西班之分...

      其他班直都是正常禁军,没什么特殊之处,而西班则不一样,他们是一支隐藏在皇帝身边,专门从事一些隐秘事务的队伍,据说也有一百多人,但却很少有人见过他们的真面目...

      林霄虽不知道这西班是干什么的,但见王良栋和于平都露出惊恐之色,倒是有点明白了...

      不过明白又能如何,箭已在弦,不能不发...

      “这、这是陛下的金牌!怎么可能?”

      于平话音刚落,王良栋也从其中一人身上搜出一块金牌来,而这块金牌却是连林霄这个冒牌货都认识的,正是赵桓的调兵金牌,只不过据林霄所知,王良栋身上也有一块,也就是说,两块金牌中,很有可能有一块是假的...

      “两位哥哥,你们在边上盯着点,待我来审一审这家伙”

      林霄早就发现,六人都以其中一人马首是瞻,所以只需问他就行...

      自打发现这几个人的身份后,王良栋和于平的肠子都快悔青了,早想到问题这么严重,就不跟着林霄瞎胡闹了,只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将那个头领模样的人用绳索捆好拽到里间,王良栋和于平则守在门口,随时关注外面的动静...

      林霄用冷水将那头领弄醒,然后掂着匕首笑吟吟地站在他面前...

      “都知大人,你这是干什么?”

      那人睁开眼睛就发现自己被捆住了,遂一脸疑惑地道。

      “哥们,实话实说,咱们可以当什么都没发生,不然的话,你以为只有你们会灭口吗?”

      “灭、灭什么口?”

      听林霄这么说,头领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林霄扭头扫了眼脸朝外,耳朵却一直竖着倾听的王良栋,然后转头道:“如果你不愿意说实话,那我来替你说”

      “你们打算趁我们抢夺兵权的时候,暗中加害太上皇一行,然后再把所有罪名都推到我们身上,最后以假的金牌令箭接管军队,我说的没错吧?”

      看见那块从自己身上搜出来的金牌,头领反倒镇定下来,静静地等林霄说完,才道:“既然知道我的身份,还不赶快放开我?放了我,我也同样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不然...嘿嘿!”

      头领即没承认林霄刚才的话,却也没否认,只是威胁林霄把他放了...

      林霄虽猜不出这个头领的心思,但他的心却沉了下去,他能感觉出来,自己的分析是正确的,赵桓根本就没打算让老爹赵佶活着回京,而自己则是那只替罪羊...

      伸手将旁边桌子上的抹布拿过来塞进头领口中,转身来到王良栋身边,沉声道:“哥哥,怎么办?”

      他其实已经有了主意,只不过这事不能自己干,还得拉王良栋他们下水...

      正如林霄猜的那样,王良栋一直在偷听林霄和那人的对话,而他的反应,其实也是跟林霄一样的。

      听林霄问他的意见,嘴里虽然还没说什么,眼中的杀机却足以表明心思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