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下载正版花季传媒

      一枚道果,浑身沐浴青光,随着青光洒落,一轮银月悬空,纯粹的太阴伟力扩散开来。

      那是太阴大道,天狗四周大道汹涌,极致的冰寒气机,像是要封绝天地。

      “你走的是太阴大道?”

      有神圣低语,“这不是你的道,岂有此理,我想起来了,天狗吞月,与我有着道争。”

      “奇怪,这记忆从何而来?”

      有疑惑声响起,“难道是曾经发生的旧事?还是上一轮月主经历过的?”

      “我来看看,你这太阴大道,与我的有何不同。”

      话音落下,又见一轮银月徐徐升起,双月交相辉映,光芒闪耀。

      一轮银月上,天狗龇牙,双眸流露凶光,一轮银月,广寒宫矗立,有衣袂飘飘,仙子善舞,天地流光纷扰,雀鸟归林。

      道握于指掌,乾坤在手,推动大界而行。

      “望舒!”

      女娲心中微动,盯着那女子看了看,那是一尊太阴星上的神圣,伟力惊人,距离大罗,仅差半步,这说不得比女娲都要强上半分。

      还真不能小觑其它先天神圣,女娲心生一丝沮丧,真郁闷,比不过老哥,也就罢了,难道说,还比不过别人?

      一阵巨响将女娲惊醒过来,只见双月碰撞,最为璀璨的光芒升起,它摇动了千秋万古,有光阴流转交错,若水流声起落之间,望舒天狗四方天地光阴轮转煌煌千古,那惊人的交锋,发生在漫漫时光的尺度中。

      单独拨开的时间线,是长河之中的一道支流,它处于虚幻,又为真实,在那其中,大界生灭,成住坏空,如斯迅速,一花一叶,枯荣弹指间,一草一木,一沙一蚍蜉,曾繁荣昌盛,万灵共祭,转瞬又天地崩乱,万法皆空。

      每一方大界开辟又凋零,皆是双方对抗的战场,太阴大道,贯穿始终,一道演万古,绚烂的神光,摇落成束,映照不可想象的璀璨大世,皆成浮土,唯有两道身影,打向世界的终末,又回到当下,而后那单独开辟出来的时间线如幻影消散,恍若一切不存。

      望舒衣衫染血,神情灰败,眸子中带着的一丝倔强,似说明最终的结果。

      “并非我的道不行,你那所谓的太阴大道,不过是窃取而来。”

      望舒自然窥探到天狗身上一些隐秘,这天狗,多半有些不寻常。

      不然的话,为何是天狗最先倒霉,成了先天神魔,眼下来看,还不知道算不算因祸得福。

      若天狗未曾化作先天神魔,那可未必是望舒对手。

      枯坐太阴星上,默默苦修,到头来,却还是不如人,好歹望舒心态不错,不然怕不是要忿忿不平,直接气炸了。

      “将来定要与你清算。”

      望舒那法相道体散去,一道先天灵光,再次落入铜炉之上,与这铜炉,化作一体。

      “我还算收手了,未曾施展全力,不然就凭你怎能与我相争?”

      天狗所为,有些束手束脚,那道果伟力一旦完全施展开来,望舒可未必能坚持多久。

      当然,眼下的结果已经很好了,境界差一线,就是云泥之别。

      化作先天神魔,虽说危险性大增,但不知是这铜炉特别,带有一定的封闭性,使得斧光不算太频繁,还是天狗运气较好,有人为其负重前行,抗下了所有。

      长河水浪滔滔,光阴流水,连绵不休,一尊铜炉,受着诸般伟力冲刷着。

      以不同的视野来看,有诸多迥异,若大罗超然物外,则跳出天地,望界如画,画内画外,截然两分,若置身其中,则混万物万法万道,天意在上,纵览古今,莫不如是。

      画卷之外,伏羲挨打,画卷之内,女娲瑟瑟发抖,好想逃跑。

      伏羲是主动挑事,试探斧光的威能,头顶上方,那得到蜕变的道果闪耀青光,有天机大道淌落,勘破这天地玄妙至理,万道交织其中,弥漫成贯穿苍茫千古的磅礴伟力,如水花激溅,迎着斧光,对抗这葬灭万物的无上锋芒。

      天狗心中微动,其实很想将望舒留下来,若侵夺望舒的大道,那指不定能生出蜕变,要知道,任何一尊先天神圣,都为一道之源流。

      若侵夺大道,相当于取而代之,从源头上颠覆,想想就让人战栗,只是这也就想想罢了,真出手的话,将这手段暴露出来,必定遭人所忌。

      “未免夜长梦多,还是先将那女娲拿下。”

      滔天的神光迸溅,一轮银月,像是自高天垂落。

      闪耀着明光,若流星一样,灿若光雨,女娲有些急了,这可还没恢复元气呢,那天狗看样子毫不手软,没半点怜香惜玉的打算,完蛋了,要凉。

      “你们就打算作壁上观?岂有此理,若是如此的话,我倒下了,你们莫非还想好过?等这狗子骑到你们头上,那后悔也晚了。”

      女娲使出吃奶的力气,要鼓噪其它先天神圣出手,大家合力的话,当然是不怕那天狗的。

      就算天狗有着大罗伟力,但诸多先天神圣合击,尽管力量有着分散,不能完美糅合在一起,却也具有极为恐怖的威能。

      可任女娲叫破嗓子,都没人回应,女娲狐疑了下,这很不对劲。

      不应该才对啊,女娲满头雾水,有没有搞错?那些先天神圣莫不是都傻了?

      “试探我老哥是不是还有余力?可我都快凉了,还不出手就晚了。”

      女娲不再考虑那么多,身上造化神光汹涌,化作滔滔水浪,冲刷着那一道先天灵光,而后显化出法相道体。

      女娲拎着乾坤鼎,鼎身之上,玄奥的大道交织,沧桑古老气机弥漫,隐约可见,大界浮沉之间,有诸般异象铺展开来。

      在那其中,概念在重塑,唯有造化大道起落如潮,晶莹的光晕炸开,就如宇宙爆炸的奇点,骤然扩散亿万倍,蘑菇云一样的气浪推动,物极必反,成就一种毁天灭地的磅礴伟力。

      那是毁灭大道,女娲由造化大道推演,踏入到另一种极致,篡夺毁灭大道的源头,由此执掌两道,喧嚣的毁灭之光,携裹极致的锋芒,抢先朝天狗杀去。

      凭什么要坐等天狗来袭?反正跑也跑不掉,女娲拼尽全力,跟天狗做过一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