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种田养成>

      台北歌厅,邓丽筠以前经常在这里演出。今天歌厅里气氛热烈,张灯结彩,不少喜欢热闹气氛的年青情侣,都跑到这里过元宵节。霍飞和邓丽筠坐在靠近入口一个昏暗的角落里柔声细语地谈情说爱。

      这时,一道明亮的灯光直射过来,直接照在霍飞的身上。两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主持人阿宝大声喊道:“现在我们已经选出今晚的幸运情侣,他们将被免去今晚的一切开销,还获得本店赠送的金鼠一只!欢迎这位男士上台领奖并表演节目!”

      歌厅里的人全都站了起来,一边热烈鼓掌一边看向霍飞这个幸运的人。

      邓丽筠听到主持人叫霍飞上去表演节目,压帽子,拽起霍飞,抿着嘴坏笑着说:“赶紧上去,要表演个精彩的节目。表演得好,姐姐有奖励哟!不过得大家都认为好。”

      霍飞笑了笑,起身走上舞台。主持人看到霍飞的漂亮容貌,大声欢叫到:“哈哈!我这下抓到宝贝了。这位哥哥姐姐,还是弟弟妹妹,你叫我分不清男女了!”

      台下的客人看到也吓了一跳,哪冒出个这么漂亮帅气的人。霍飞在主持人头上来个爆栗,笑着说道:“哪那么多废话,要叫大叔!去取个电吉他来。”众人看到主持人吃瘪,都哈哈大笑起来。

      歌厅东北角有几个漂亮的女孩看到霍飞议论纷纷,一个蓝衣女孩说:“阿丽,你看这个男孩真漂亮,正好给你这个小寿星做男朋友!”

      “我倒是想,他比学校里的男孩帅气多了,可惜你看他有女朋友了!”一个圆脸俏皮的女孩说。

      “他那么漂亮,我看看咱们金陵女中第一美女最配他!是不是清霞?”一个身材微胖的女孩搂着旁边白衣女子的纤腰笑着说。

      白衣女子俊俏的小脸变得微红,轻声呸了一声,说道:“你才和他相配呢!”

      林清霞今天是来给密友过生日的,她看到舞台上霍飞漂亮帅气的容颜,风度翩翩的气质,风趣幽默的话语,加上闺蜜的玩笑话,心里砰砰乱跳,有点心动的感觉。顺着人群缝隙偷偷观察看男孩的女伴,心想:“他的女伴也不怎么漂亮呀!仔细察看,咦!怎么看着这么像邓丽筠,大歌星,自己的校友。可能这个男孩也是个明星吧?”

      她感到心烦意乱,暗自下定决心,回家好好劝说父母,同意自己去拍戏。

      想到如果能够和他在一起拍戏,做个银屏上恩爱恋人,金童玉女羡煞旁人,那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啊!

      当主持人把电吉他递给霍飞后,霍飞神情一变,一副放荡不羁的样子。一段强力度的激情和弦过后,霍飞用沙哑的嗓音开始演唱“我曾经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

      激烈的音乐和沙哑的嗓音像带着一种魔力,刺激得一些年轻人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跟着大声呐喊起来!

      等到了歌曲的高潮,如烈风暴雨般的音乐响起,这突然而至的刺激让身在现场所有客人,忍不住声嘶力竭地喊:“你何时跟我走!”

      这个时代,台湾还流行软绵绵的校园歌谣,一听到这么刺激的摇滚音乐,马上嗨了起来。

      演唱完,霍飞赶紧跳下舞台,拉起邓丽筠向门外跑去。

      林清霞望着霍飞二人离去的背影,心里感觉好像失去了很重要的东西。

      邓丽筠一边跟着跑,一边“咯咯”笑着说:“跑什么,人家还没听过瘾那!好你个小坏蛋,还和我藏私,这么好听的歌都不唱给我听!”

      等到众人想起寻找他的时候,他和邓丽筠已经溜出歌厅,向停车场跑去。

      一人、一吉他,漂亮帅气的容貌,高贵的气质,激情的摇滚歌曲。一曲过后,人就无影无踪,充满了神秘感。多年以后很多人还记得今天这激情一曲。

      第二天一早,台北哗然,满街到处都是传单,上面叙述了霸海帮的各种犯罪资料和详实的犯罪证据。满街警车齐鸣,人声鼎沸。

      霸海帮成员还在忙着到处调查前几天各堂口和大佬家里被盗事件。听到传单的消息,几位大佬坐在家里欲哭无泪。天呐!我们这是得罪老天爷了吗?

      “查!给我狠狠地查!到底是谁干的!”几位大佬怒吼道。话音刚落,就听到门外警车的鸣叫声。“跑!给我赶紧快跑!”

      朱建这几天正忙着处理家族生意上的事,没有时间去邓丽筠家。他听到霸海帮的事叹了口气,不知道再找谁来对付霍飞。

      这时霍飞正在和邓丽筠一家告辞,邓丽筠泪眼婆娑,好在过几天她就要去香港,可以与爱郎相聚,以解相思之苦。

      香港,深水湾别墅客厅,霍飞坐在太师椅上惬意地喝茶,王娜正安排厨房给他准备饭菜,终于到家了,霍飞感到轻松,自在。

      他拿起电话拨打,邓丽筠清脆的声音传来,“是霍飞吗?”

      “是我,我现在到家了”接着就是一番甜言蜜语,肉麻情话,听得王娜在旁边偷乐,“小主人,这是谈恋爱了,不知道女孩家庭、人品怎么样。”

      看到霍飞放下电话,王娜把电话记录本递给霍飞。霍飞打开看了看,上面记录着出门这几天找他的信息。盖晓利3次,韩嘉文1次,洪金保1次。

      拿起电话开始拨打,“晓利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老板有二件事需要你亲自做决定,一是要收购的三家工厂已经全部评估完毕,进入最后付款阶段;二是各国不少公司要求收购或代理“百果香”。

      “收购工厂的事你和施哥定个签约时间,到时候通知我。至于收购公司是不可能的,代理的事你们研究一下,如果产量能跟上的话倒也可行。这样你们预算一下我们的出口量,出售价格等等,做个详细计划,到时候给我看。”

      “好,我知道怎么办了,您等我的消息。”

      接着打给洪金保,他听到霍飞回来了,告诉霍飞马上到家里来找他。

      拨通韩嘉文的电话,他告诉霍飞捐赠仪式已经定在3月10号。另外他和霍飞说建立机动队伍的事,处长已经和港督商量过了,已经开始组建,预计3月中旬完成。请他当总教练的事,处长已经答应,不过得考察他的功夫。

      吃过晚饭,洪金保笑眯眯走进来。问道:“师傅你这几天在台湾玩得怎么样?”

      “嗯,玩得很高兴。你有什么事,还要亲自跑过来一趟?”

      “我的师弟发现一个好地方要出售,在南区安山村。那地方三面环山,中间为一片平地,大约有80多万平方尺,要价才四千万。”

      “真的那么好,我们一定买下当做我们的基地,走,去看看。”

      两人开车来到安山村。安山村在南朗山黄竹坑附近,洪金保说的的地方难得三面都是山丘,中间是一块平地,还有一个小水塘。水塘不大,碧绿的水中长满了慈菇。整块地只有一条简易小路和外界相通,环境隐秘。周围都是客家人,以种地打鱼为生。这块地是属于一个新加坡富豪的,因为办厂需要资金,忍痛出售。

      两人绕着这块地认真察看一遍,霍飞说道:这里真是不错,金保给你记一大功,走吧,我们回去。”

      霍飞回到深水湾已经深夜,王娜一直没有睡等他回来。

      “你怎么还没睡呢?”

      “我等你回来给你做宵夜,另外我找的门房和花匠明天过来,你不看看吗?”

      “你做决定吧,我就不看了,明天还有事呢。”

      吃过王娜做的宵夜,霍飞回到自己的房间。

      天澜界太极图里,霍飞看着眼前的一堆钞票、珠宝、首饰、古董。他满意地点了点头,没白忙活,台湾黑帮还错,又让自己发了笔小财。数了数,嗯,美元有2千多万,台币有3千多万。珠宝、首饰、古董无数,但不知道都是怎么来的,里面带有多少血腥,不能拿出来使用。台币到是可以给丽筠留着零花。

      正在暗自安排这些不义之财用处时,天赐走过来,说道:“霍飞,秘境外面基本探查完了。我们是在一个很大的岛屿上,四周都是大海,没只有灵兽发现人迹。”

      霍飞拍了拍头,苦恼地说:“我们还真是倒霉,想接触天澜修炼界就这么难吗?不管了!“天赐做好准备,我们过几天就出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