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综合网

      “我们并不是拒绝为人类,为星盟出力,只是抱团取暖而已……”

      “我老了,看得多了,有些事情,心寒啊。”

      薛涛人声音低沉,却富含某种感染力,他瞥了面无表情的钟神秀一眼,开口道:“比如牛顶天……唉……小牛死得冤枉!”

      “你调查我?!”钟神秀眉头一皱。

      仅仅瞬息之间,薛涛人感觉心脏都似乎停滞了刹那,额头不由渗出些冷汗,知道这种武道家,一旦发怒,可是真的会动辄杀人的!

      他连忙道:“一位年轻武道家崛起,肯定会引来各种调查,不仅仅是我们,还有武道家协会,以及很多财阀集团,办公桌上肯定都有你的信息资料,又不是什么秘密,一查就查到了……这也是我跟你敞开说话的原因,由于牛顶天,你绝对不会被唐龙那一系诚心接纳……你敢投,他们还未必敢收呢!”

      “这也是我来找你的目的之一,既然你说那个好友圈那么厉害,那告诉我……牛顶天怎么死的?”

      钟神秀问道,虽然牛叔跟他没什么交情,但看在华五的份上,能帮一把是一把。

      “这件事……”

      薛涛人拉了一张紫檀木椅坐下,喝了口茶水:“牛顶天当年也是一等一的武道新星,为人正直、热诚……看到他,就好像看到当年的自己。他天赋才情卓绝,又有一个好爸爸从小教导,二十岁就夺得全国性武道大赛优秀名次,注册武道家协会,同年就通过考核,成为正式武道家,之后接连抗击天魔,武功也是突飞猛进,简直不可思议,将同一时期的天才压制得几乎没有了光辉,这其中,就有唐龙!”

      “难道你想说牛顶天是唐龙害死的?”钟神秀笑容玩味。

      “说害死有些过,但责任必然有……你要知道,武道家协会这个庞然大物存在时间这么久,内部自然有些……腐败,唐龙本身就是一位大佬的血脉,唐家在协会内很有势力,传闻,有人想要获得牛顶天突破武道家之后,武功依旧突飞猛进的秘密,因此对他进行了多次身体检查与精神审查……”

      “这……允许么?”钟神秀心里一凛,知道这种迫害的可怕。

      不提肉身,哪怕仅仅只是庞大的精神压力,就有可能将人逼疯。

      “因为有着大义,天魔之中,是有能寄生类型的,这次你也见到了……当年就有推测,会不会有潜伏更加深邃的天魔,隐藏于人类社会之中,因此严格审查,牛顶天当初也是被抓到一处破绽,情绪过于激动,做出一些事情,被列入严格审查范围……嘿嘿,规矩就是规矩,那帮人当年义正言辞得很,反正哪怕错了,最后也是严格按照规矩来,法不责众嘛,罚酒三杯也就过去了,至于因此死得人,崩溃的人,当真是死也白死……”薛涛人叹息一声:“小牛也是一条汉子,没有屈服,只是自愿申请上战场证明清白……可能是顾及影响,协会也就让他去了,那一次虫洞打开之后,涌出的天魔特别疯狂,而牛顶天死战不退……”

      钟神秀对此很理解。

      哪怕小心翼翼,武道家都可能随时战死,更何况心存死志。

      牛顶天因此就壮烈牺牲了。

      “我们好友圈当年,就是有人看到这一点,心寒啊,才不得不组成圈子,跟唐龙那一派系的人对抗,否则谁都有可能是下一个牛顶天……也是我们的存在,他们才不敢做的过分,再加上遇到了好周期,武道家协会如今看起来才比较和平。”

      “好周期?”钟神秀又听到了一个隐秘。

      “虫洞发生的规律,这么多年来,还是有人总结出来,大概二十年到三十多年为一个周期,出现频率从高发到低发……上一个二十周年,就是虫洞低发期,星盟一年才偶尔遇到一次,出现的天魔也不多,小心点就可以应付过去。”

      薛涛人面色忧虑:“这一次虫洞的出现,就是一个危险的信号,我怀疑到了下一个周期,虫洞高发,未来数十年,武道家的死伤会十分惨重,武道家协会必然会让大量注册武道家直接晋升,而唐龙那一系,为了活命,肯定会拼命打压我们,将不属于他们派系的武道家尽量派上战场,顶替他们去死!”

      “这争斗,真是血淋淋啊……”

      钟神秀摇头叹息。

      他当然不是偏听偏信的,薛涛人的话,他只信一半,剩下的一半还要自己调查。

      不过,牛顶天之死,大概与唐龙那个派系是逃不脱干系了,否则薛涛人也不敢如此肯定。

      “哈哈,老薛,听说你要介绍一个新人?”

      就在这时,会客厅大门轰然打开,一条铁塔般的大汉走了进来:“还是横练功夫的?这种能吃苦的武道家,最近可少见了。”

      薛涛人立即起身,笑容中带着一丝恭敬:“铁老,这位是华五!”

      他转而对钟神秀介绍道:“这位铁中天铁老,乃是我们好友圈的三位领头者之一,横练大宗师,曾经将铁布衫、铁头功、铁裆功、铁肩功、铁指禅、铁腿功等一系列硬功都练到大成境界,融汇于一,自创‘金刚不坏硬气功’,被称为武道家中横练功第一,曾经凭此硬接唐龙一十三拳,可惜速度上略逊一点……”

      “铁老。”

      钟神秀略微抱拳。

      “嗯……小伙子有眼光,进入我们这圈子,不会亏待你的。”

      铁中天手里把玩着两枚铁胆,似无意地道:“薛涛人是你的前辈,以后多多听他的话,不会有错的。”

      这就有些倚老卖老的意思了,不过在任何圈子里,讲辈分排资历都是寻常。

      薛涛人也看出来铁中天没多大恶意,就是单纯要给新人一个下马威而已,笑呵呵地打圆场:“咱们好友圈都是朋友,平等交流,交流而已啊。”

      ‘这薛涛人,怎么成软蛋了?’铁中天瞥了薛涛人一眼,有些不满。

      “是啊,武学之道,就是一横一竖,横的躺下,竖的赢了,凭你们好友圈这么不温不火地发展,还要多少年才能正式出头?”

      钟神秀可不惯这些:“练武的,就是要一点血性,这一点血性没了,就不是武夫,我倒要向铁老请教一二。”

      “哼!”

      铁中天听到这里,怎么还坐得住?他掌影一闪,两枚铁胆就破空飞出,他有信心,近距离之内,这一手暗器哪怕比枪械,威力也不差了,足以给新人一个教训。

      当当!

      两枚铁胆砸在钟神秀身上,发出敲击洪钟大吕一般的闷响。

      钟神秀不闪不避,甚至都没有退后,反而一步跨出,来到铁中天面前,一巴掌甩了出去。

      啪!

      清脆的声响之中,铁中天整个人倒飞而出,撞破墙壁,不知道飞到了哪里。

      “抱歉……砸坏你家墙壁了。”

      灰尘漫天中,钟神秀收回手掌,淡然道。

      薛涛人望着墙壁上的大洞,一时间完全失去了语言能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