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y直播app官方下载477tv

      砸门声持续了两分钟,突然安静了。

      施兰芳的房间在对面,她站在门口,静静看着徐有前发疯。

      徐有前呢,转身冷不丁的看见她在背后,惊了一跳,出奇的立马消停了。

      也没看她,小声骂了两句,晃晃悠悠的回了他自己的房间。走到拐角,确定她看不见了,一把扔掉被砸得断了个腿的凳子,“臭婆娘!”

      问他为什么在施兰芳面前不敢闹事?

      十年前,他还年轻,跟一群社会上的人混,在一个饭局上,他们闹得欢吹了好些酒。当然,里面掺了药,有点上头。

      后来在回去的路上,碰见了一群年轻人,起了点矛盾。徐有前药劲上脑,把那伙人给打了,住了半个月的院。

      当年这事闹得很大,当晚进了局子,第二天满镇皆知。

      说通知家属来,施兰芳当天晚上就来了,带了根棍子,大概有拳头那么粗。

      施兰芳,很刚的一个女人,徐有前一出来抡着棍子就上去揍。晚上警察有两个人值夜班,被打的家属也在,五六个人,硬是没拦住她。

      最后徐有前进了医院,伤的程度不亚于被打的那伙人。

      徐有前肯定很呕,她打人这事可以起诉的。但他不敢,施兰芳是知道他嗑药的事的,逼急了说出来他也要坐牢,只能忍着没告。

      这么一闹,家属也不知道怎么办了,好在也没生命危险,赔了几万块了事。

      此后,那施兰芳算是在灵桥镇出了名,甚至男人提起她都发怵。所以许有前这么些年,尽管混,也不敢在她跟前生事。

      扫了眼对面被砸了个坑的门,地上还有几滴血,施兰芳也没管,关门回去睡了。

      安抚两个妹妹睡着,徐瑟瑟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失神。

      ——

      送宋稀回了民宿,远远就看见何文昭立在门口跟个柱子似的。

      覃欲真心觉得这保镖该撤了。

      一天挺闲的。

      柱子看见他俩,瞧见覃欲刀子般射向他的眼神,莫名心虚的摸了摸鼻子。怎么这眼神…他没干啥啊…

      自觉走到宋稀旁边,自觉接过快递盒抱着,“宋小姐。”

      宋稀嗯了声,看着覃欲,“今晚多谢覃医生的帮忙。”

      他又帮忙了?

      覃欲还没说话。“他怎么天天都能帮你忙…”,何文昭低头瞧着脚尖,碎碎念。

      覃欲:“……”

      装作没听见,“回去早点休息,今晚的事别担心。”

      宋稀听懂了,没应声。

      他指的徐有前。

      那个地痞流氓,指不定要纠缠好一阵。

      她倒不是想这事,她只是发现了。覃欲,也可以很狠厉。

      一边乖乖站着的何文昭听到这瞧了宋稀一眼,听他们话里的意思心惊了下,暗暗后悔没有悄悄跟着去,幸好没什么大问题……

      回到清河周村,已经快十一点。

      周唐这会正蹦的欢,中途去上厕所的时间给覃欲回了个电话,“怎么样啊?找着刺槐了吗?”

      覃欲上楼回了房间,手机连着电脑,在键盘上操作了一会儿,“没有。”

      周唐把电话夹在肩上洗手,听到这关了水龙头,语调正了些,“消息有误?不可能啊”

      “东街那边我去了,没有可疑的。”

      “啧”,周唐哂笑了声,恢复了吊儿郎当,“消息是老六给的,他小子不行啊”

      正说着,电脑屏幕上出现了一个人,二十岁左右,跟周唐差不多,渣里渣气的。

      他喊了句,“四爷。”,语调拖的长。

      他就是周唐口中的老六。

      懒得听周唐闲扯,挂了电话。

      ——

      次日是周五,今天宋稀起得早,跟何文昭一早去了店里收拾,过两天准备开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