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草新加盟

      “舜以子商均愚,故作围棋以教之。”舜是传说人物,造围棋之说不可信,但它反映了围棋起源之早。姜梅原本是不太喜欢围棋的,围棋变换莫测,需要不断变换思路,统揽全局,互相渗透,夺取阵地,远不如象棋来的直来直往,酣畅淋漓。但是这几年闲来无事便也专研了一番,虽谈不上大家,但也能看。

      观棋观棋风而观其人,如果说姜梅执白子是脚步稳扎稳打,稳重求胜,那顾望舒执黑子就是变幻莫测,但又仿若抽丝剥茧般层层深入,让防不胜防。竹林二君子,尽日竟沉吟。相对终无语,争先各有心。恃强斯有失,守分固无侵。若算机筹处,沧沧海未深。姜梅执子思考时,远处传来一声极细的响动,顾望舒手中的棋子微微一顿。姜梅自然发现了,虽然有些可惜这盘棋,,但是却也明显察觉到对面那人的神色变化。淡笑着放下棋子道:“今天就下到这里吧,有缘再完成此局。”顾望舒含笑落下一子,胜负已分,只看到原本散落在各处的黑子仿若活过来,将白子围绕起来,再无反手之力。

      “景亲王,好棋艺,是在下输了。”姜梅淡淡笑道便转身离开了,原本以为自己还有一拼之力,没想到却落入了对方的陷阱中,看样子他一直让着自己,不然早就输了,姜梅对子的棋艺还是有自知之明的,平常练习还好,对上擅长此道的毫无胜算,更何况听说景亲王足智多妖,姜梅内心感叹道,没有注意到自己走后,有双深邃的眼眸看着自己,看不清眼中何神色。

      待姜梅走远后,顾一上前道:“王爷,幽州传来消息,南疆王派遣使者前来楚京,尚不知何事。”南疆,有意思,有意思,还不知道还有谁将来,这楚京的水可真是越来越浑了。

      姜梅下山后便进了京城,并未回家,如今圣旨一下,齐国公府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盯着,如果现在回去,不消片刻,便能传遍整个楚京上层。她可不想成为整个楚京茶余饭后的谈资。

      夜色里,姜梅悠闲地漫步在充满脂粉气的街道上,街道两边喧喧嚷嚷,靡靡丝竹之音不绝于耳,悦雪边走边看,不一会就走到了街道尽头的一座楼阁—天音楼,到了这里,反而没有外面的灯红酒绿,而是流露出一种幽雅大气。

      要说京城十二阁,天音阁最妙。这里有天下间最香的酒,最好的曲儿,最美的人。但是天音阁的姑娘只卖艺不卖身,你可以尽情欣赏歌曲儿舞蹈,但是不能要姑娘们陪酒,更别说别的什么业余服务了。

      曾经有人不信邪,抓着一姑娘非常陪酒,结果被隐在暗处的护卫直接打折了一只腿,后来听说那人是户部侍郎的庶子,结果那户部侍郎不仅没有来闹,反而亲自来赔罪。都说这天音阁后台很硬是皇亲国戚,所以也没人敢闹事了。

      但是人啊,总是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青楼和这比起来总是这比较高雅一些,而且天音阁的美人当真是美人,一个个略施粉黛清秀佳人,琴棋书画无一不通。所以也被称为京城第一歌舞坊。

      姜梅一进去,王妈妈便迎了上来,道:“这位公子爷,可是要喝些小酒?”

      姜梅瞧了一眼王妈妈:‘“你可知这个?”一块玉佩放在跟前,王妈妈一看,瞳孔一缩,道:“少主,清雨姑娘等候多时。”

      “带路吧。”王妈妈在前引路,径直上了三楼,要知道三楼平常是不开的,一楼坐着的客人看有人上了三楼,都望去,只看到一个清秀绝伦的背影。不由纷纷思量,难道天音阁的主人在这?

      二楼雅间,两人听着小曲儿,突然出现一人,朝着其中一黑袍男子微微弯腰,语气恭敬:”王爷,有人上了三楼。”

      “是谁啊,王爷我可是一直想去三楼看看,可也上不去哎。哥,你知道这天音阁背后是什么人没啊。”一双漂亮的狐狸眸子勾魂夺魄,妖异的眼形和纯净瞳孔相互映衬更显得这人媚骨如丝。面几缕发丝垂下来安静地贴在男子脸上,这活脱脱一妖孽转世。一袭黑色的袍子,美丽中透着几分魅惑。袍子微微敞开,可以看到精致的锁骨和白皙细腻的皮肤,脸上挂着不怀好意的笑,看着对面的人。

      “五弟,你是想让御史弹劾你吗?”男子一身黑衣锦袍,黑琉璃般的晶莹的眼睛透着冰冷,眉宇间有着尊贵和傲气,英挺的剑眉斜飞,薄抿嘴唇。他垂眸看向对面之人,点漆似的墨眸半点波纹也无,唇边温柔的笑容给人疏远难以接近之感。

      “啪”五皇子顾廷江扇子一盒,抬头笑道:“我可不想,那些老头子真是吵的很。”

      “我只查出来天音阁好像和风伊阁有关,具体是谁还不知道,藏得太深了。”太子顾仁坤眼眸中多了一丝深思,显然这个天音阁的主人有些让他意外,以太子府的势力还查不出,说明此人背后的势力绝对不容小觑。

      顾廷江皱眉,此人也不知是敌是友,而且现在京城表面上一面平静,可是也平静不了多长时间了,而且那个姜家小姐也快进京了。想到景亲王府,顾廷江嬉皮笑脸的看着他,“大哥,父王当真要让姜顾结亲,父王这是把景亲王府放在火上烤啊!”

      “所以,以后京城可热闹了,你最近安稳一点,不要惹母妃生气。”

      “知道了,知道了。”顾廷江没好气的应道,随手扔了一颗提子进嘴里,说不出的妖孽。

      窗边一女子躺在贵妃榻上,手中玩弄的精致的玉笛,一身白色衣袍随风轻轻扬起,一头乌黑发亮的青丝随意散落在肩头,浅浅微笑的望着推门而入的男子,笑得那么璀璨。

      “清雨,你这样子出去,真是迷倒万千男子。”

      “那有迷倒公子你吗?”姜梅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看着她,“本小姐被赐婚了。”

      “嗯,我知道,公子准备嫁给景亲王吗?”清雨说完这句话看着姜梅,眸子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紧张。姜梅没有看她,看着窗外说道:“不嫁便是抗旨,我没有选择的余地,所以当然要嫁,还要嫁的风风光光,世人瞩目。”掷地有声的语气听的人心中震撼。风伊阁一百零八人随时听候公子差遣。清雨跪下说道。

      “清雨,世上再无风伊阁,莫要说胡话了,之后我会让你们散入各地,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准暴露身份,你和清风,东菱都跟在我身边吧。”

      “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